紫笔文学 > 大唐:逆子,你想造反吗 > 第五百零九章 打破壁垒

第五百零九章 打破壁垒

        “其他人则会受到最重的刑法,”顾安南继续说道,“若是你不指证他们,而他们都指证你,那你将会受到最重的刑法。”

        “不过要是能互相指证,那你们将会受到较轻的刑法。”顾安南说完就静静地注视着卢合新。

        卢合新的脑袋里千回百转,他被抓来瀛东大队之前就和几个同伴沟通过这个问题。

        卢合新还记得当时王延春向他问过这个问题的细节,他也告诉了同伴们只要大家都不说话,那就全都不会被判有罪。

        顾安南见卢合新半饷都不做声,便对他说道,“我估计你可能有想过,如果没有人说话,那所有人就都是安全的。不过囚徒困境之所以无懈可击,是因为在审问的过程中,你们不能互相沟通,完全没有联系,你们没有谁能确保别人不会出卖自己。”

        “这只是我的猜测,我想郭伟是杀人凶手。”顾安南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而王延春应该是最不认同帮忙的,你应该是给他们出主意的人。”

        顾安南的话让卢合新心里一惊,他不知道顾安南是真的已经知道了什么,还是自己瞎猜的,这番话中寥寥几句却几乎说中了所有的事情。

        “眼光真的很老辣,”卢合新仍故作镇静,不过眼神已经微微有些慌张。而门边叉手而立的两个人中,习勇亮的耳朵抖了两下,朱春和则有那么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你觉得我的猜测怎么样?”顾安南在卢合新的眼睛里看到了慌张的神色,他注视着卢合新,等待这个男人的回应。

        卢合新没有说话,只是和顾安南继续对视着。

        顾安南见他半饷都不做回应,于是起身带着朱春和跟习勇亮出了房间,接着让手下把其他三个嫌疑犯分别带去了隔壁的几个审讯室。

        他又来到了关押王延春的屋子里,进门之后便朝那个看上去有些焦虑的嫌疑人说道,“结束了,你的同伴已经自首了。”

        见王延春的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朱春和跟着走上去说道,“你也有同样的机会。”

        “你认罪吗?”顾安南坐了下来,习勇亮摸了下巴站到了他的身后。

        “这不可能,”王延春说道。

        “郭伟杀了人,他说服你们帮他把尸体埋在田里,还要我继续说嘛?”顾安南说到这抬起头来注视着王延春。

        王延春的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顾安南等了他几秒钟之后见他并没有开口,便转身又离开了这间房子。

        出去之前,朱春和朝王延春说道,“你自己选择吧。”

        “等等,”不知道是不是朱春和离开前的话起了作用,王延春突然喊住已经走到门口的顾安南等人,“我说。”

        顾安南转过身,等待他的下文。

        “我要看其他自首的人签字按手印的认罪书,”顾安南没料到王延春接下来说出口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

        顾安南愣了一下,朱春和却突然说道,“不行,你没有这个权利。”

        朱春和的突然接话让他很是意外,嫌疑人王延春刚才的要求明显是在试探,顾安南不知道朱春和是不是刑侦经验不足,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朝朱春和望了一眼,目光里微微露出无奈的神色。

        “既然这样,我没什么想说的了,”王延春接下来的话果然不出顾安南所料。

        顾安南带着习勇亮和朱春和离开关押王延春的房间之后,朱春和突然一拳锤在这间屋子的铁门上,他的神色十分懊恼,应该是想明白了自己刚才的失误。

        “你是傻吗?”习勇亮朝朱春和说道,语气有些过激,刚才明明是可以很好利用的一个机会,王延春要看其他人签字画押的认罪书,这个东西可以很容易的伪造出来,而且上面的签名以及手印也不难从其他几个嫌疑人身上骗到。

        “别说你很懂,”朱春和的职位没有顾安南高,如果刚才骂他的人是顾安南,可能还会忍一忍,现在见习勇亮一点都不给自己面子,心里也有些火大。

        “你认为他们会互相出卖吗?情况完全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朱春和一脸愤愤之色。

        “你说得对,”顾安南说完接着又去了关押郭伟的房间。

        “你可以走了,”顾安南朝他说道。

        “什么?”郭伟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他心里一直在告诫自己按卢合新说的不要说话。

        “我们已经确认你不是凶手,你可以离开了。”

        “那其他人呢?”郭伟问道。

        “其他人被关起来了,我们认为他们几个是强迫你来干这件事的,现在都结束了。”

        郭伟一脸惊讶地望着顾安南,听到他接下来继续说道,“你可能被吓到了,但这很正常。”

        “送他出去,”顾安南朝习勇亮吩咐道。

        习勇亮上前来准备带郭伟离开,不料郭伟突然说道,“是我。”

        “是我,”他又再次强调道,“不关他们的事,他们什么都没做。”

        郭伟的话将顾安南正欲离开的步子吸引了回来,“全都是我做的。”

        顾安南朝他问道,“凶器呢?在哪?”

        “我丢在良种场村的池塘里。”

        “我们走,”顾安南说完便和习勇亮以及朱春和离开了屋子。他安排习勇亮去郭伟说的地方寻找凶器,自己则回办公室想了一会之后又回到关押卢合新的屋子。

        “你的计划很不错,”此时进屋的只有顾安南一个人,他对坐在桌子另一侧的卢合新说道,“但是你还是输了。”

        “郭伟已经认罪了,我很惊讶你没有猜到自己的朋友会为了你们之间的感情而自首,”顾安南继续说道,“我真的很惊讶,他不但承认了自己杀人的事实,还将丢弃凶器的位置告诉了我们,这下人证物证都齐了。”

        卢合新听到顾安南前半句话的时候脸色已经变了,不过顾安南接下来的那句“还将丢弃凶器的位置告诉了我们”让他又由惊转喜。

        卢合新还记得郭伟杀死劳宗成之后找到自己要求帮忙埋尸的情景,当时他在问到杀人的器具时,郭伟说用的就是普通的水果刀,而且还清洗掉了血迹,并放回到普通的位置。

        这么一想,卢合新原本差点因为顾安南告诉自己郭伟已经认罪的事而准备打算放弃,不过接下来他已经从顾安南的后半句话里知道了真相。

        “妈的,”习勇亮气冲冲地推开门走了进来,“良种场村根本就没有池塘。”

        他和朱春和一起去的关押郭伟的房间,两人都是怒气冲冲一副被人戏耍了的模样,朱春和更是气的一拳砸在旁边的墙壁上,忍不住朝郭伟大声吼道,“凶器到底在哪?”

        隔壁正在卢合新对视的顾安南听到墙壁上传来的响声,眉头微微皱了皱。

        “我也很惊讶,”卢合新用顾安南先前的话反讽了一句。

        四名嫌疑犯仿佛都有了默契,每一个人都拒不开口,最后顾安南没有办法,只得以证据不足将这几个人释放。

        夜幕降临的时候,顾安南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沮丧的情绪在他的身边弥漫,习勇亮几次过来喊他去吃饭他也没有动。

        今天这件原本在他看来尽在掌握的事情却出乎意料的以这样一个结局收尾,这让顾安南很受打击,也没搞明白囚徒困境失败的原因。

        此时就在瀛东的北边,良种场村的一间屋子里,五个人正在那觥筹交错着。

        “来,朱哥,我们几个敬你一杯,”卢合新举起杯子,朝朱春和示意道。

        “敬朱哥,”郭伟等人一并站了起来,向村里的这位治安队长敬酒。

        “呵呵,你们干着淘金的活,我收了你们的水钱,自然得帮你们遮着风挡着雨,”朱春和端起杯子一饮而尽道,“不过下次做事可别这么莽撞,那个姓顾的不简单。”

        “嘿嘿,那个顾队长,他的囚徒困境其实无懈可击,在没有沟通的情况下,囚徒们往往会互相出卖,”卢合新一脸得意道,他是个游走在灰色边沿的人,习惯性做所有事都会用点作弊的手段,“可惜我们作弊了。”

        “哈哈,作弊,你这个词用得好,”于进海笑道,“这他妈才是你的风格啊。”

        “说到底,这还是多亏了朱哥想办法帮我们传递了消息,让大家都知道其他人并没有开口出卖朋友。”卢合新在朱春和这把保护伞的面前不敢居功。

        “这不算什么,”朱春和摆了摆手,但是脸色却表明他对卢合新等人的吹捧十分受用。

        “原本我主动开口引导顾安南选择心里素质最好的于进海作为审问目标,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临时将人选换成了卢合新,不过老卢你聪明,我也不是很担心。后来顾安南在诈王延春的时候,我故意露出一个低级的破绽,让王延春看出端倪,并在离开房间之后借出气的理由锤了一下铁门,当时我就是提醒王延春,其他兄弟们都没有出卖你。”

        “嘿,我当时就明白了朱哥你的意思。”王延春笑了起来。

        “郭伟你的反诈也很不错,让我有些刮目相看,”朱春和想起审问过程的那步步惊心斗智斗勇的细节,对面前这几个人的表现都颇为欣赏。

        “看到朱哥你在姓顾的旁边,我心里的底气就足得多,”郭伟说道。

        “我在关郭伟的那间屋子锤墙的声音你听到了吧?”朱春和转过头又朝卢合新问道。

        “当然,”卢合新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

        “哈哈,来,咱们干,”朱春和端起刚被倒满的酒杯,和其他几人手里的酒又碰在了一起。

  http://www.zibibi.com/book/101141/43972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