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极品贴身家丁 > 第2017章 琢磨不透

第2017章 琢磨不透

        燕七美滋滋的喝酒。

        听着田赋和巴塔作戏吹水,心情悠哉。

        他一点也不着急,就当田赋和巴塔在放屁。

        这种超然物外的境界很高明、很雅致。

        燕七自己都很臭屁。

        他不急。

        巴塔可急了。

        燕七不砸价,不上套,那怎么行?

        巴塔只好添油加醋,用田赋刺激燕七。

        他很热情的问田赋:“八贤王最近可好?哎,我去八贤王府上,也不知道带什么礼物?更担心我贸然来访,会不会唐突了八贤王。”

        田赋兴奋的眉飞色舞:“这个你只管放心,八贤王很看重巴塔先生的。实不相瞒,我这次来与巴塔先生会面,也得到了八贤王的大力支持呢。”

        巴塔兴奋的直拍桌子:“太好了,太好了,这么说,八贤王很支持我的生意?”

        田赋大放豪言:“那是自然,八贤王放话了,交易的权力下放给我。巴塔先生需要什么,只管和我说,不管任何东西,一律是成本价。甚至于,巴塔先生若有难处,我们的交易都可以低于成本价。”

        巴塔心中大喜:“哎呀,八贤王为何对我这般热情,我有些承受不住呢。”

        田赋道:“八贤王想和巴塔先生交个朋友,仅此而已。”

        巴塔大喜过望:“如此,真要感谢八贤王的美意了,我现在巴不得见到八贤王,我对对八贤王是如此的向往。”

        田赋一鼓作气,趁机说道:“那咱们还等什么?巴塔先生,不如移步八贤王府上,与八贤王同席,畅聊一番?相信一顿酒宴下来,巴塔先生想要的愿望,百分百都可以达成。”

        田赋说完这些话,很是得意的斜视燕七。

        燕七不为所动。

        巴塔也盯着燕七的一举一动。

        对于燕七事不关己的做派,巴塔有些诧异,有些泄气。

        看来,燕七是不打算参与角逐了。

        本来,巴塔是要燕七和八贤王两虎相争,他能占了巨大的便宜。

        但是,燕七明显对此很不上心。

        难道,他不考虑经济之外的政绩吗?

        他不觉得自己是个掌上明珠吗?

        看来,燕七的官场觉悟不是很高呀。

        巴塔心里有些失望。

        但是,也仅仅是一点而已。

        更多的,却是开心。

        虽然没有成功利用田赋打压燕七,但却成功的利用了燕七打压田赋。

        田赋这人的脑子,明显比燕七差了好几个档次。

        巴塔借着酒意,颇为自得的看着一脸猖狂笑意的田赋。

        心里,十分得意!

        田赋的表现,可以说糟糕至极。

        从燕七来了之后,被燕七羞辱,田赋的表现,就不像一个成功的商人了。

        田赋为了将生意谈成,提前掀开了过多的底牌。

        甚至于,一口一个八贤王。

        八贤王明明是王炸,是大boss,却被田赋频繁使用。

        这说明,田赋慌了。

        田赋一见到燕七,慌不择路。

        什么生意。

        什么利益。

        全不顾了。

        田赋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

        完成这笔生意,不管用什么办法,不惜任何代价。

        巴塔将田赋算得死死的。

        现在。

        巴塔已经决定,和八贤王合作了。

        因为,从这个局面看得出来,燕七很理智,姿态很高。

        他根本不参与角逐。

        想要在燕七身上赚到便宜,已不可能。

        而且,从田赋如此迫切的神情下,就可以断定,八贤王一定心急如火。

        刚好,趁热打铁,今天就把买卖契约签下来。

        大功告成矣。

        反正,巴塔做的只是买卖。

        能买到最便宜的东西,那就是最好的生意。

        至于燕七,丢弃他也无所谓。

        巴塔故意问田赋:“咱们何时出发?与燕大人再聊一会,咱们就出发吧。”

        田赋不屑的白了燕七一眼:“还聊什么呀,与八贤王聊天,不是比和某些人聊天重要得多吗?”

        “嘿嘿……”

        燕七狡黠一笑:“田老板这话说的对呀,不过,我建议你,不要说的这么委婉,还用某些人代替?太怂了。”

        “你就直说,与八贤王聊天,比与我聊天有意思。这不就结了?拐弯抹角,遮遮掩掩,小人一个。”

        “你说谁是小人?”

        田赋又怒了,蹭的一下站起来,冲着燕七极尽嘲讽:“燕七,我直接点你的名字又何妨?你与八贤王有竞争的潜力?八贤王是什么人?那可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你有资格与八贤王叫板吗?没有!你不过是家丁出身,地位卑微。也就是走了狗屎运,才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告诉你,在我眼里,你一文无名。”

        燕七眸光冷厉:“说得好,说得好啊,你把我看的太透了,我哪里能和八贤王比啊,我连你都比不了。”

        “算你有自知之明。”

        田赋看着燕七,笑容嘲讽:“外面传言,把你吹上了天,我看,也不过如此。你和我斗?凭什么?和我争夺巴塔先生?你有那实力吗?我把粮食赔钱卖,你能吗?”

        燕七摇头:“不能。“

        “我把铁犁赔钱卖,你能吗?”

        “不能!”

        “我把盐布匹赔钱卖,你能吗?”

        “更不能啊。”

        ……

        田赋一脸嚣张:“你什么都不能,你和我还竞争什么?你没有资格,懂不懂?”

        燕七哈哈大笑:“懂了,我懂了。”

        田赋道:“果不其然,燕七,你就是一头纸老虎,遇上我田赋,你算是被我一指头给戳破了。你啊,以后见着我,绕着走,记住了吗?”

        燕七像是看傻子一般,看着田赋:“绕着走是一定的,不过,谁绕着谁走,那就不好说了。”

        “还敢嘴硬,呵呵,不过是小刺毛,真是上不得台面,以后记住,八贤王的人,你是碰不得的,尤其是顾北,还有我,你敢碰一下,你就死定了。”

        燕七哈哈大笑:“哦?你和顾北都碰不得?为何呀。”

        田赋很不屑:“你连这个都不懂?你可真孤陋寡闻。”

        燕七点点头:“没错,我孤陋寡闻,你快教教我吧,你和顾北为何碰不得。”

        田赋高昂着头,很是得意:“我是给八贤王赚钱的,我就是八贤王的钱袋子,你敢碰我吗?顾北是八贤王的首席军师,甚为倚重,你敢碰他吗?”

        “我和顾北两人,就是八贤王的左膀右臂,可以这么说,我和顾北便是左青龙,右白虎,牛掰的很,在整个大华,就是横着走的存在。你啊,在我和顾北眼中,不值一提,哈哈!”

        “哈哈!”

        燕七也是一通狂笑,几乎快要笑的抽筋了。

  http://www.zibibi.com/book/43069/16846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