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极品贴身家丁 > 第1529章 调虎离山

第1529章 调虎离山

        燕七火冒三丈,眼睛都红了。

        杀良民冒功,古来有之。

        毕竟,武将就是靠军功来升迁的。

        没有军功,屁都不是。

        军功靠什么证明?

        人头!

        杀多少敌人的人头,就可以升迁对应的武将官阶。

        有些武将打了胜仗,人头多多。

        升迁顺利!

        可是,有些武将战绩平平,不仅不能升官,还无法交差。

        他们就会铤而走险,杀良民冒功。

        这种风气,在军队之中,屡禁不绝。

        可是,廖先功可恨之处在于,他杀的是大华子民。

        这点才是让燕七最为痛恨和鄙视的。

        你要杀突厥子民冒功,虽然可耻,但还勉强过得去。

        可是,你杀大华子民冒功,这简直是人神共愤的狗屎行径。

        燕七恨得后槽牙都痛,问涛神:“廖先功后来如何了?”

        涛神面容冷厉:“廖先功敌我不分,卑鄙龌龊,凶残暴戾,罪大恶极,焉能留之?别说我不能饶他,殷方、霍荣也不能饶他,八百铁甲营也不能饶他,杀害那几十口大华子民的阴魂,也不能放过他。当夜,我就在那二十几口死去的子民坟头前,执行军法,砍了廖先功的头。”

        “砍得好!”

        燕七一拍桌子:“似这等丧心病狂之辈,砍头都是轻的,应该给他凌迟一万遍。”

        涛神叹了口气:“廖先功被我砍了头,我的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了。”

        燕七眯着眼睛:“我现在终于明白廖战为何要控制你了。”

        涛神眸光凝重:“廖战恨死我了。”

        燕七道:“廖战恨你不假,但我想,他还会装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悲壮之举,还会说你砍得好。”

        涛神一愣:“燕大人竟然猜得这么准?”

        燕七心如明镜。

        廖战能做到兵部尚书,情商非同一般的高。

        廖先功触犯军法,罪大恶极,不容辩白。

        他身为廖先功的叔叔,都会受到牵连。

        唯有,表现出大义灭亲的模样,方才能躲过一劫。

        涛神道:“我砍了廖先功的头,随后亲自前往大营,和廖战将来龙去脉说清楚。”

        “廖战当场就发飙,怒斥廖先功的罪状,极为愤慨,并且赞我砍得好,匡扶了正义。”

        燕七冷笑:“廖战果然会表演。”

        涛神道:“我当时不知道廖战是在表演,还信以为真,以为廖战真的一位有担当、明事理的监军。”

        燕七问:“然后呢?”

        涛神道:“廖战不仅没有责怪我,反而赞赏我军纪严明。他还建议我立刻赶往京城,向京城传达捷报,并且亲自写书,为我、殷方、霍荣三人请功。”

        燕七摇摇头:“这分明是调虎离山之计。”

        涛神叹气:“我当时没想到廖战会暗算我,但是,在我赶到京城之后,还未等请功,后脚,廖战就压着殷方、霍荣回京,并且将殷方、霍荣二人押入了死牢。”

        “他们的罪名,便是玷污妇女,先.奸.后.杀。我一听,就觉得无比荒谬,殷方、霍荣喜好男风,哪里会玷污妇女?我头皮发麻,更加来不及请功,立刻前去拜见廖战,请求见殷方、霍荣。”

        “但是,却吃了闭门羹,廖战只是将殷方、霍荣玷污妇女,奸.杀妇女的证据和证人找来,给我个交代,这两人,却不许我探视。我虽然知道此案疑点重重,但是,因为表面上证据确凿,想要回天,却有心无力。”

        燕七道蹙眉:“廖战此人果然阴狠。不过,我想廖战真正想要对付的人,根本不是殷方、霍荣,而是涛神你吧?”

        涛神长出了一口浊气:“燕大人所言不差,廖战真正的目标,就是为了对付我。”

        “几番试探之后,廖战露出了马脚,他让我假死,并且囚困在兵部,做最下.贱的杂役,干最没用的活,以此,换得殷方、霍荣两条性命,苟活于牢狱之中。哎,这一番煎熬,就是十年。”

        燕七听了,心里很痛。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

        廖战此举,简直是对大华的军队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十年之中,大华遭受了多少欺辱?

        若是涛神大权在握,麾下将士骁勇善战,哪里还会被突厥欺负的这般惨烈?甚至于割地赔款?

        廖战此人,为了一己之私,不仅报复了涛神,更加报复了大华。

        更何况,廖先功的确不是个东西,就是个人渣中的人渣。

        这种人渣,留着也是祸害,非杀不可!

        燕七沉默许久,感慨万千:“殷方、霍荣乃是大华骁勇战将,为大华立下汗马功劳,焉能乾坤倒转,阴阳颠倒,让有功之臣成为阶下之囚?”

        涛神起立:“大人,有您这句话,我便放心了。此事,还请燕大人从中斡旋。”

        燕七一字一顿道:“此事,我管定了,正义虽然会吃到,但终究会到来。廖战,你给我等着。”

        涛神闻言,大喜过望。

        高兴之后,却又十分担忧:“燕大人,您是工部尚书,如何插手殷方、霍荣一案?廖战那边可是有切实的证据呢,哎,我这十年,思来想去,惆怅百倍,也没有什么渠道和办法营救殷方、霍荣!”

        “我甚至于想去找冷万山帮忙,但是一想,冷万山遭受排挤,已经下野,哪里什么势力过问此事啊。”

        “直到最近,我已经按耐不住,甚至于想去劫狱,暗中,也规划好了劫狱的路线。”

        燕七摇摇头:“廖战囚困你十年,不仅是为了折磨你,更是要让你按耐不住,铤而走险。你要是去劫狱,正中了廖战下怀,不仅你救不出人,连你也会被抓进去。到那时候,廖战将你们兄弟三人一同斩了,岂不快哉?”

        涛神一阵后怕:“大人所言,我竟然没有想到。哎,我也是百无一计,殷方、霍荣蹲了十年牢狱,遭受折磨,我却无能为力,岂能不急?”

        “更郁闷的是,廖战势力越来越大,久拖下去,就再无回天之力了。”

        燕七拍了拍涛神的肩膀:“不用急,我自有办法对付廖战,能压住他的人,虽然不多,但不是没有!”

        “谁?”涛神期待的问。

        燕七道:“张勇武。”

  http://www.zibibi.com/book/43069/27585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