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宗门大比之前,  诸峰会进行一次内部的选拔,像寒宁所在的玉璋峰,连师父带徒弟一共也只有三人,  倒是不需要那么麻烦,但其他峰上,亲传弟子加上内门弟子,少说也有数百人,要从这数百人当中挑选出一个人代表自己峰门参加大比,  可不就要内部选拔一次。

        因此这段时间的天擎宗可谓是热闹非凡,  还有人借此机会开设赌局,看最后哪些峰会选谁为代表参加大比。一时间宗门那些本就比较出名的弟子,  更是常常被人提及,还有人暗中下注自己,  为自己造势。

        百子堂虽然算是宗门的中间势力,甚至只是起到一个中转传输弟子的作用,但堂中也算是弟子众多,  因此也得了一个名额,  甚至相比较其他诸峰,  百子堂的竞争才更加激烈,若是能争取到这一个名额,在大比中脱颖而出,  得了某个峰的峰主青睐,说不定会直接被收为亲传弟子,这样好的机会,  只要不甘于现状的人,都会想要努力把握住。

        童飞自然就是不甘于现状的那一类人,他在百子堂的目的虽然是等着桓英的机遇,但也并没有放松自己的修炼,加上桓英的外公是丹堂长老,桓英这人又十分的心软好骗,因此自从跟了桓英之后,童飞倒是没再缺过修炼所需的丹药,但他资质也就这般,即便有上一世的经验打底,却还是进步缓慢,奋力修炼至今,也不过炼气八层。

        说起来童飞入门也没多久,也就十年左右,能在这短的时间内修炼到炼气八层,已经算是不错了,只要他能耐下心,好好在桓英身边当个灵仆,用桓英给他的资源努力修炼,筑基也是早晚的事,等筑基了,那才算是真正的踏上了修仙的道路。

        可是带着重生的记忆,童飞一直觉得他这一世的命运不该如此的,不说事事顺遂,至少绝不是十多年过去,他竟然还未筑基,甚至只是个灵仆的身份。他无法克制心中那些杂念,加上一次又一次的谋算落空,各种不甘加深,他的心态早就崩了。眼看着桓英指望不上,于是开始重新谋划,这一次的大比,算是机会。

        虽然时隔有些久远,但童飞对这一次的大比还有些印象,甚至一度幻想自己若是遇到了这般机遇该多好。

        上一世的这时候他在外门杂役堂,对于七大宗的交流切磋,外门弟子可以说是津津乐道了许久,虽然他们没有资格参与,却因为羡慕反而更加关注,因此他也听闻了不少。也是在这次的大比中,申屠沁崭露头角,在同阶修为的对手里格外出挑,大比过后,更是直接从尚玉峰的内门弟子变成了亲传弟子,之后更是一路奇遇不断,那滔天的气运连宗主都为之侧目,恨不能从尚玉峰峰主手中抢来当自己的嫡传弟子。

        而申屠沁的种种奇遇中,这一次的宗门大比就是其一。他还记得这次宗门大比是在上鹤城中举办,这最强的七大宗门汇聚,算是难得一见的盛况,因此诸多势力慕名而来,随之带来的还有各种稀缺资源的交易,每当有这种巨大盛会的时候,各大拍卖行都会趁机将一些压箱底的好东西拿出来,同时也有不少人看准机会,将一些比较冷门少见之物摆出来交易,所以哪怕不看七大宗的精英子弟比试,也有不少人专程来淘一些宝贝。每每这种盛会,都少不了霞丹堂的大丹师穆云峰。

        穆云峰少年成名,炼丹天赋绝佳,还是金丹修为的时候,就曾炼制出满霞丹,满霞丹是丹药品阶的一种统称,是极品中的极品,一些高阶的满霞丹出炉,甚至会引来天劫,这等丹药从来都是可遇不可求,能炼制出满霞丹的丹修,无一不是天赋卓绝的大人物。

        修仙之路,随着修为越高,子嗣便也越艰难,这穆云峰正是如此,好不容易有一独子,竟然从小便患有失魂之症,若想补足神魂,只有补天丹可治,但补天丹本就不是多么常见的丹药,所需要的药材也都是各种冷门,想要炼制出高阶的补天丹,这对药材的品级也要求不低,因此穆云峰除了罗列出他所需之药材广告天下,可以药材来换取他炼制的丹药之外,遇到这种盛会,他也会亲自前来碰碰运气。

        就在这次的盛会之中,穆云峰身边出了内鬼,意图绑架他那失魂症的儿子要挟于他,这中间的过程外人知晓的并不多,童飞只知道,上一世正是申屠沁遇到了孤身一人的穆晗昱,见他心智似有些不太正常,还有人在后面追杀,于是出手相助,救下了穆晗昱,等穆云峰解决了身边居心不良之人后,追赶上来见儿子被人所救,大大松了口气的同时,还给了申屠沁许多极品丹药相谢,甚至还允诺他,只要是申屠沁所求,且在他能力之内,可为他开炉三次炼制丹药。

        童飞这一次就是盯上了这件事,如今申屠沁早已不知身死何处,定然救不了那穆晗昱,而他已经掌握了先机,完全可以提前防备,若是计划顺利,他甚至可以跟在穆晗昱身边入霞丹堂。穆云峰这般宝贝他的儿子,只要他将那失魂的傻子哄骗好,何愁今后没有资源。退一万步来说,即便计划不顺,但只要救下那傻子,那些极品丹药和三次开炉的承诺应该也会给,他怎么都算是能有利可图,说不定还会因此一举筑基。

        三个月的时间稍纵即逝,因为担心黎羽可能会将灵池一口气吸干的体质,琅霖真人没舍得给他灵池修炼,于是打发他去了宗门的万灵山与妖兽厮杀,三个月可谓是战果累累,刚好可以等去了上鹤城后,摆个摊子卖点妖兽的皮牙骨血。

        天擎宗出行,自然是声势浩大,这次随行的除了需要参加大比的弟子和主事长老,每个峰还多一两个随行的师兄弟,随随便便就有数百人了。即便是一众人群,寒宁还是一眼看到了跟在人群中的童飞。

        童飞身为灵仆,还只是百子堂弟子的灵仆,这种场合别说是他了,就是桓英都未必有资格来,想来那桓英应是被童飞的一些花言巧语哄骗的去求了自己的外公,才能随行。

        寒宁扫了一眼后便收回了目光,却不由的开始思索,这次大比当中会发生什么事,若是无事发生的话,童飞不会费尽周折的也要参与进来。

        寒宁的细微变化都逃不过黎羽的眼睛,下意识也跟着往人群里看了一眼,可是并未看到什么熟悉的面孔,于是凑到寒宁身边:“师兄,可是有何不妥?”

        寒宁看着黎羽没吭声。

        黎羽被寒宁这样看着茫然中又带了些莫名的心虚:“师兄?”

        寒宁道:“我刚看了一眼,与你一般元婴期修为的,都是宗门里未来可期的弟子,且不论其余六大宗门的参与者,你想要获胜,怕是不太容易。”

        黎羽连忙道:“师兄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努力!”

        寒宁闻言嗯了一声,淡淡道:“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

        黎羽顿时忘了继续探究刚才师兄走神的原因,满心都是要夺得第一好给师兄长脸!想到刚才听到的一些八卦消息,黎羽道:“师兄,你说我那些用不上的丹药,是在船上的小集会出手掉还是等去了上鹤城之后再出手?”

        他之前在海底宫殿得了不少的好东西,后来又跟凌宜人合作,从洞府里也取了不少的好东西,其中就有一些他用不着的丹药,尤其是一些下品中品的丹药,跟在师兄身边这么久,他也有些刁了,上不了品的丹药他都看不上了。

        寒宁道:“这种事你自行决定就好。”随手从储物戒中丢了一件黑色的斗篷给黎羽:“这个可以隔绝气息,与人交易时,切记隐藏好身份。”

        黎羽连忙将斗篷接过抱在手上:“谢谢师兄。”

        等全员都上了船之后,寒宁才终于想到了一件事情,若无意外,这次童飞打的注意怕是未来的丹王穆云峰。上一次也是这个时候,不过参赛的是申屠沁,那时候众多势力汇聚上鹤城,闲来无事之时,申屠沁喜欢去各种集市上淘宝,即便淘不到什么宝贝,多少也能长长见识,后来意外遇到被人追杀的丹王独子。

        这童飞怕是记得此事,这一次想要做那个救下丹王独子的幸运之人。

        想到这里,寒宁忍不住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来,要如果不是上一次这童飞跟申屠沁走的太近,牵扯颇深,逐渐的与他气运相连,而童飞本身又是个惯会装腔作势的,十分懂得如何讨好申屠沁,才会那般的气势如虹的硬生生改变了原有的剧情,否则就这智商,真是死一百次都不够。

        他怕是只看到了申屠沁当初得了那穆云峰的青睐,却没想过,就凭当时申屠沁只是筑基的修为,是如何对付得了那些杀手的。

        果然没直接一掌将童飞拍死是对的,留着这人好好看戏也挺不错。,,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http://www.zibibi.com/book/44332/177546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