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战气凌霄 > 第5497章 阴阳相隔

第5497章 阴阳相隔

        “怎么试?”白宸看向苍雀,不明白他要怎么确定这里的阵法又没有被破解。

        苍雀没有马上回答白宸的话,而是看了那大门一眼后突然出手,一道神兽异火突然飞出,射向那石门之中。

        这一举动让白宸几人皆是脸色微变。

        但出乎预料,火焰飞进石门后,并没有对石门造成任何伤害,石门内也没有任何反击力量出现,甚至,在火光非进石门的时候,白宸他们还看清楚了石门内的景象——

        “里面的景象应该很大,如果这里真是圣墓的话,那里面应该就是墓室了。”火孩儿说道。

        “苍雀前辈这么做,是不是可以证明一点,石门内已经没有危险了?”火孩儿则是说道。

        白宸闻言微微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若石门内的阵法机关还在,或者神道、地脉异常的话,苍雀的火焰应该没办法进到其中,就算进到其中,他们也无法借助火光看清楚门内景象,或者会有其他的力量来抵御苍雀火焰。

        毕竟,苍雀火焰不仅仅是探视用的,还带着攻击力量!

        若石门内有怪异力量的话,必然也会应对苍雀的火焰力量。

        但现在石门内没有任何异常,那恐怕也就证明了苍雀的猜测,石门内已经没有了危险!

        而石门内的阵法机关必然是被白宸的前世破解的,因为除了他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有这个能力。

        “石门内的确没有危险了。”苍雀收回火焰淡淡说道。

        “那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纪慈看向白宸。

        白宸微微点头:“我们进去!”

        说着,他便打算往石门内走去,但脚步还没迈动就被火孩儿拦住:“让我先走。”

        白宸看了他一眼,而后微微点头。

        火孩儿率先朝着那石门走去。

        尽管已经确定石门内没有了危险,但几人还是走的小心翼翼,手上的玄兵也紧紧握着,不敢有任何松懈。

        在白宸、苍雀和纪慈三人的目光中,火孩儿两只脚缓缓踏进了石门之中。

        在踏进石门的那一刻,他下意识停住了脚步,而后目光流转,往四周看去。

        白宸他们三个也齐齐望着火孩儿的四周。

        确定没有危险后,火孩儿才松了口气,继续往石门里面走去。

        白宸三人此时也已经走进了石门内——

        没有陷入黑暗,几人也没有分开,也没有感受到周围传来的危险气息。

        白宸几人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往四周看去。

        这里是一间密室,很大,很空旷,除了几根盘龙石柱外,便在没有其他东西。

        密室的两边依旧雕刻着壁画,内容还没有来得及细看,但看手法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尽头处则是一闪紧闭着的石门,与外面的石门不同的是,这扇石门的两侧个有一尊石像守护。

        “诸暨!”看到这石像,苍雀微微皱眉。

        “诸暨也是神兽吗?”纪慈好奇问道。

        “不,诸暨是凶兽,很强大的凶兽!”苍雀凝声说道。

        诸暨在凶兽中的地位几乎与麒麟相对等,且,因为诸暨并非是胎生凶兽,而是力量凝聚、交互之后自然形成的凶兽,其生性凶暴,好吞噬,且不分种族!

        因而,在凶兽的名气中,诸暨显得格外的大!

        若单纯以力量论,恐怕只有青龙、白虎这类的凶兽能与之相提并论。

        “这么厉害的凶兽石像摆放在这里是有什么用意吗?”火孩儿好奇问道。

        “吞噬进到这里的一切人?”纪慈也是一脸疑惑。

        “任何可能都有。”苍雀淡淡说道:“这两尊凶兽石像摆放在这里有着极强的威胁之意。”

        “其实不用这两尊凶兽石像,这座大墓本身对我们就有着极强的威胁。”白宸苦笑着说道。

        “先别理会这两尊凶兽石像,你们来看看这些壁画,跟外面的似乎有些不一样。”火孩儿站在一幅壁画前冲着白宸几人大声道。

        白宸三人连忙走过去,发现这副壁画的确有些怪异——

        空荡的世界,高耸的天际,但虚空之中居然有一明一暗两个圆球。

        而在这圆球的照耀下,世界也被分成黑白两个极端。

        “这是什么意思?阴阳相隔?”火孩儿疑惑问道。

        “这两个圆球是什么?”纪慈也是一脸狐疑。

        苍雀没有说话,他也看不出这图画是什么意思。

        倒是白宸沉默了片刻后淡淡说了四个字:“日月同辉!”

        “什么意思?”火孩儿几人齐齐看向他。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两个圆球代表日和月,日和月又意味着阴和阳,阴和阳本不该相见,但在这幅画中却同时出现,形成了阴阳相隔、日月同辉的景象。”白宸凝声说道。

        “可这副壁画到底想表达什么?”火孩儿问道。

        白宸微微摇头,他也不知道这幅画想表明什么。

        就在这时,纪慈又发现了异常的地方:“你们看,这里是不是有个人?”

        白宸几人闻言看去,果然在壁画的最下方看到一个不起眼的人影。

        出乎他们预料的是,人影除了小的几乎看不见以外,其位置居然是在阴阳相隔的交汇处!

        也因此,他整个人也是一半黑一半白。

        “这是什么意思?阴阳人?”火孩儿疑惑道。

        “看后面的壁画。”白宸也不明白这壁画是什么意思,便把目光放到后面的几幅壁画上。

        后面的几幅壁画依旧怪异,第一幅是日月同辉之景,而第二幅则是电闪雷鸣,满天的雷电之下,居然也有一人坐与其下,似乎是在修炼一般。

        “这两幅壁画画的是同一个人!”纪慈说道。

        这一点,火孩儿他们自然也能看出来。

        继续往后看,壁画内容虽然依旧不同,但描绘的都是各种毁灭版的自然之景,例如山海颠倒,天崩地裂,甚至连沧海桑田都有!

        以至于白宸几人都不由开始怀疑,这几幅壁画是不是有警告他们的意思。

        但看到每张壁画中都有个相同的人影在,白宸几人又觉得壁画中的含义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这时,纪慈的一句话提醒了白宸他们几个:“我怎么觉得,这些壁画像是在描绘一个人的修炼、突破过程?”

        “咦,你这么一说还真有些像,你们看这最后一张,此人立于云端之上,傲视下方,是不是表达他历经磨难,登顶巅峰的意思。”火孩儿说道。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倒是好奇这人是谁了。沙静思?应该不是吧!他是天人,出生就立在巅峰之上,不用经历这些磨难吧?况且,别的磨难也就罢了,沧海桑田的磨难都经历了……我怎么觉得这个人是某位帝尊啊!”纪慈沉吟着说道。

        一般人的确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经历沧海桑田,而能经历沧海桑田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恐怕就算不是帝尊,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们去看看那一面墙上的壁画吧!”眼见着几人在这里看了半晌也没有看出壁画上此人的内容,火孩儿便提议去看另一面墙上的壁画。

        白宸自然同意,一行人当即转身来到对面的墙壁前。

        这面墙壁上的壁画数量和另一面墙壁壁画的数量一样,画风也像是出自一人之手。

        在这些壁画上也有那个登顶云端之人的身影,不同的是,这面墙壁上的壁画内容远不及另一面墙壁上的内容来的凶险——

        这面墙壁上的壁画画的似乎是那人游离万界的景象,初看没什么特殊的,无非是从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罢了,但细看之下,白宸却是暗暗心惊!

        他之前推测画上的人应该是圣者,现在看来,自己的猜测还是保守了。

        “保守了?什么意思?”火孩儿不解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壁画上的这个人应该是位帝尊!”白宸凝声说道,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两个字:“至少!”

        “至少?也就是说,其修为应该还在帝尊之上?”火孩儿几人皆是一脸惊讶。

        “你怎么知道的?”纪慈问道。

        “你们看这几幅壁画,画上虽然是同一个人,但所处的环境却大为不同!这一幅描绘的是田间农舍,小溪河流……”白宸手指向了第一幅画。

        “这意味着什么?”火孩儿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忍不住打断了他。

        “意味着他现在是个凡人。”白宸淡淡说道。

        “凡人?”火孩儿和纪慈两人皱眉,越发不明白白宸话里的意思了。

        倒是苍雀眼镜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他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听白宸说。

        白宸指向第二幅画说道:“这幅画描绘的是水中之景……”

        “这表示什么?他在水中修炼?”纪慈好奇。

        那人端坐在水中,除了说其是在水中修炼外,他想不出其他的说法了。

        “不,这表示他现在是个水族!”白宸凝声说道。

        “什么?”纪慈和火孩儿闻言禁不住惊讶出声。

        “这明明描绘的是一个人,怎么就成水族了?若是这样的话,那这副壁画描绘的是什么?妖兽?”火孩儿指着另外一幅壁画问道。

        “没错,在这副壁画中,他的身份就是妖兽!”

  http://www.zibibi.com/book/45896/177484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