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逍遥战神江策丁梦妍 > 第819章 两千万?烧给你!

第819章 两千万?烧给你!

        谭家别墅内。

        谭永胜已经得知了现场的情况,这一次他倒是没有生气,而是有些无奈的摇头。

        “我就说,事出异常必有妖。”

        “江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被我们如此轻易的耍了?”

        “他之前的一系列举动都太愚蠢了,那就一定是有问题的。果不其然呐,原来这小子早就把我安排的人给撤掉了,偷偷换上了他自己的人。”

        “不光如此,还给我们挖了好大一个坑,等着我们跳。”

        “我们都上了那小子的当了呀。”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谭永胜一开始是生气,现在渐渐的变成了无奈。

        甚至他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就算是被江策给击败,谭家彻底落寞,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样的错觉,是以往任何时候他都不会去想的。

        江策,真的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恐惧。

        谭永胜一根又一根抽着烟,心里烦乱的很,难不成谭家的百年家业,就要断送在自己的手上?

        绝对不可以!

        此刻,他想起了被他关在地牢中的那个疯子。

        如果是那个疯子的话,或许有能力力挽狂澜,击败江策。

        问题是,那个疯子跟江策一样,对谭永胜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不跟江策联起手来对付谭永胜就算是不错了,怎么可能帮助谭永胜对付江策?

        这是万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谭永胜心底烦躁。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把江策这个碍眼的混蛋给干掉?早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当年他就不该跟那个臭女人乱搞,还生了孩子。

        如今的局面,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

        怨不得别人啊。

        这时,管家带着姜宗全走了进来。

        “老爷,姜宗全来了。”

        姜宗全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往前走了两步,怒吼道:“谭永胜,你个老王八蛋,你怎么搞的?不是说一切都已经搞定了吗?为什么我去了现场,所有都跟你说的不一致?你tm是不是要故意玩我?让我出丑?!”

        谭永胜此刻正烦躁的很,根本就没有心思跟姜宗全废话。

        而且,他也用不着跟姜宗全解释。

        就姜宗全这一路货色,本身就没有任何价值,如果不是看在他曾经是姜家的人的份儿上,谭永胜见都不会见他。

        谭永胜掸了掸烟灰,说道:“出了点意外。”

        “意外?就是你故意耍我!”姜宗全仰着头说道:“我不管,我要你赔我的损失。”

        谭永胜的眼神之中已经带着怒气。

        “你还要赔偿?”

        “好啊,我听听,你要我怎么赔偿你的损失啊?”

        姜宗全老脸一横,说道:“首先,我要你赔偿我精神损失费,五百万。其次,我要你赔偿我名誉损失费,三百万。最后,我要你赔偿我失去了繁星阁的经营权,一千两百万。总计,两千万。”

        “谭家主,这么一丁点小钱,在您眼里,根本就不叫事吧?”

        确实,这点钱在谭永胜的眼中根本不叫事。

        问题是……他为什么要给你?

        本来计划失败就让谭永胜相当不爽,你还敢来要钱?而且姜宗全你一个没权没势的糟老头子,有什么资格来要钱?

        谭永胜心底的怒火彻底燃烧了。

        他阴冷的说道:“两千万?你确定?”

        “确定,就要两千万。”

        “好,我给你。”

        说着,谭永胜站起身走向姜宗全,慢慢走到他身后,摆出一副要掏出支票本的动作。

        岂料,他趁着姜宗全不留神,顺手抄起裁剪盆栽的小剪刀,从后面勒住姜宗全的脖子,然后高高举起剪刀,对着姜宗全的心脏直接扎了下去。

        “爷爷!”一旁的谭国栋吓了一大跳。

        他根本没有想到谭永胜居然会杀人,就算要杀人,也不应该这么直接啊。

        怎么能在家里,由谭永胜主动出手了?

        太狠了。

        也说明谭永胜实在太生气了。

        一剪刀还不够,谭永胜连续扎了好几刀,刀刀致命。

        姜宗全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其实都不用那么多刀,一刀就已经死了。

        谭永胜发泄完了之后,松开手,姜宗全的尸体就倒在了地上。

        他随手将剪刀扔在姜宗全的尸体上。

        “两千万?”

        “我烧给你!”

        谭永胜冲着管家招了招手,“等天黑了,找几个靠得住的,把这老东西的尸体给剁碎了喂狗,不要留下证据。”

        老管家也实在害怕。

        他练练点头,“知道了老爷,我这就去办。”

        谭永胜头也不回的走开。

        老管家跟谭国栋互相看了一眼,都感到胆战心惊,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谭永胜如此狠辣出手杀人。

        真的是太吓人了。

        ……

        在正式接手了姜宗志的繁星阁业务之后,江策心底的一块石头也总算是放下了,从现在起,盛乐科技跟姜家就是联合在一起的!  手机端:

        对付谭家的联盟,算是正式成立了。

        江策很高兴的回到了公司,一回到办公室,苗彤就将事先准备好的香槟打开。

        “干杯!!!”

        今天的苗彤相当开心,她再一次见证了奇迹的诞生。

        她说道:“江董,以后我们可算是有钱了,是不是该给我们涨点工资啊?”

        江策笑了笑,说道:“涨,一定涨。”

        他们正在有说有笑的时候,白羊推门走了进来,对江策进行恭喜。

        江策摆了摆手,问道:“先不说我的事情,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白羊,你可是当着上万人的面,向君娴求婚的。现在人家已经答应要嫁给你,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了人家。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啊?可得抓点紧。”

        白羊说道:“我孑然一身,君娴也没有什么亲戚,所以我们的婚礼不用请那么多人,好办。我已经在杰希顿大酒店定下了一个包厢,可以摆30桌,到时候就把公司的人都请过去喝喜酒。”

        “杰希顿?”苗彤眨巴眨巴眼睛,“那可是京城最大的酒店,在那办一场酒席,得花费上百万呐。白羊,你可真舍得花钱。”

        白羊笑了笑,“君娴她是不想搞得这么奢侈的,但我觉得,婚礼一生就一次,还是浓重一点比较好。”

        “时间定了吗?”

        “定了,五天之后。”

        “ok,那到时候我就带着全体公司的员工去参加你的婚礼。”

        “谢谢统帅。”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闷。

        在市人民医院的病房内,孟问善躺在病床上,手上、腿上都打着绷带,吃饭都需要别人喂。

        他心里苦啊。

        那一天,他本想向君娴求婚,结果却被狠狠的羞辱了一顿。

        最后更是被白羊一脚给踹下台,肋骨跌断了好几根,手脚都摔伤了,想想都觉得很窝囊。

        “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白羊,君娴,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时,一名属下过来说道:“少爷,刚刚我打听到消息,白羊跟君娴已经均定结婚,五天后,在杰希顿酒店举办婚礼。”

        孟问善一听这话就更来气。

        “我躺在这里受苦遭罪,他们喜气洋洋的举办婚礼?呵呵,美的他!”

        那手下问道:“少爷,那你打算怎么做?找人去修理他们?”

        孟问善抬起手,心中产生了一个非常坏的想法。

        他猥琐的笑着说道:“修理是肯定要修理的,不过,我得先恶心恶心他们。”

        孟问善说道:“去给我联系杰希顿大酒店,我也要定一个包厢,还必须在白羊他们结婚包厢的旁边!”

        “少爷,您也要结婚?”

        “呸,我结个屁的婚。”孟问善在手下耳边悄悄说了几句。

        那手下听了,眉头紧锁,说道:“这怕是不行吧?杰希顿可是大酒店,不会让我们这么胡来的。”

        “什么叫做不让我们胡来?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给我用钱砸!他们不是一百万一个包厢吗?我就用两百万、三百万、一千万去包。我就不信,有钱他们能不赚?”

        为了恶心白羊、君娴,孟问善也是豁出去了。

        就算是一千万,也会掏出来。

        “属下明白了,这就去办。”那手下得到命令,匆匆离开。

        孟问善冷笑着说道:“白羊君娴,你们还想结婚?呵呵,我让你们这婚结不成!都给我等死吧。”

        说着,他往后一靠,为自己的好点子洋洋自得。

        ……

        五天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白羊跟君娴的婚礼,即将开始。

        江策带着苗彤以及盛乐科技的大批员工,出席白羊的婚礼,30桌,足够坐下很多人了。

        看着富丽堂皇的婚礼现场,江策不禁想到了从前,想起了自己结婚时候的场景。

        当年,他的婚礼可比这还豪华。

        渐渐的,天快黑了,所有人也都到场了。

        按照流程,先是一段优美欢快的音乐,把大家的注意力给集中到舞台上,然后主持人上台,举着话筒开始正式说话。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婚礼的仪式都大同小异,虽然枯燥无味,但身处其内的人儿,都会感到无比的开心。

        本以为是一场欢快的结婚大典。

        但是,意外偏偏发生。

        就在主持人话刚说到一半的时候,从隔壁包厢传来一阵阵背上的丧乐。

        隔壁,也在举办大典。

        只是,隔壁举办的是丧礼!

  http://www.zibibi.com/book/49582/289686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