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修罗战神 > 第1008章 是敌是友?

第1008章 是敌是友?

        警局内部,一间私人办公室里面,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  手机端:

        一个是江策,另外一个是区长焦学辰。

        他们一句话不说,就是干坐着,彼此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如今这个局面,实在是太难解了。

        许久,焦学辰主动开口说道:"江老板,这次的事情麻烦了。本来你搞出一个演唱会是要对画尚集团进行攻击。结果现在反倒是被肖庚给利用了,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

        这个问题问出来很简单,想要解决就很难了。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汪治的一切行为都是出于自愿的,并没有人强迫他。

        汪治肯定会被判处死刑。

        肖庚利用了汪治的疯狂报复心理,把钱氏父子当成祭品献给了汪治,利用汪治的手解决掉了钱氏父子。

        如此一来,罪就全部都在汪治一人的手中。

        而汪治所代表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人,而是整个演唱会的工作人员以及粉丝团体!

        现在媒体口诛笔伐,对演唱会的举办方大肆攻击。

        卢若怡,成为了被骂的最惨的那一个。

        区长焦学辰此刻把卢若怡给抓起来,一方面确实是因为卢若怡需要为此事负责,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卢若怡,避免她会被极端分子所攻击。

        江策依旧是保持沉默。他的目光不断闪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焦学辰继续说道:"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出汪治被肖庚利用的证据,然后把所有的罪都放在汪治、肖庚两个人的身上!"

        "唉……但太难了,肖庚那只老狐狸,我跟他斗了好几年,真的太难抓到他了。"

        "可如果不抓到他的把柄,那卢若怡作为主办方、组织者,她就要承担主要责任了,最短也得十年有期徒刑。"

        十年!

        一个花季少女被判十年,那她基本就毁了。

        这个时候。江策才缓缓开口说道:"其实,我举办这场演唱会也是在赌。"

        "赌?"

        "嗯。我其实也是在逼迫肖庚出手。如果他一直不动手,龟缩着,我们很难打到他。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这只老乌龟的手段如此歹毒,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要命啊。"

        能被江策如此评价,也足以看出肖庚的厉害之处。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不过,这既是一次危机,又是一次机遇!"

        "如果我们真的能够找出是肖庚绑架了钱氏父子,并且把他们送到了汪治的手上,那主要责任就落在了肖庚的身上。"

        "卢若怡他们,仅仅就只需要承担过失罪,面临的惩罚就会小很多。"

        想法是好的,但要怎么做了?

        想找出肖庚的毛病,太难了。

        焦学辰拿出一张照片摆在桌上,说道:"这两个衬衫男子,在演唱会的过程中跟汪治说了几句话,带走了汪治。其后。汪治就在舞台上进行了疯狂的一幕。这二人,有着非常大的嫌疑。如果能够把他们给找出来,说不定就能顺藤摸瓜,指认肖庚!"

        江策看了一眼照片,记住了这两个人的面孔。

        就在江策准备让手下的人去寻找此二人的时候,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焦学辰喊了一声。

        门推开,一名警员面色紧张的走了进来,说道:"区长,刚刚在护城河发现了两具尸体。"  www.(x81zw).com  m./x81zw/.com

        一边说,他一边把尸体的照片给拿了出来。

        江策跟焦学辰同时看去,看完之后,两个人的脸上满是失望的神色。

        完了个蛋!

        这两个人,正是穿着衬衫,在演唱会上跟汪治说话、带走汪治的那两个人。

        真是够了。

        没想到肖庚手段如此的狠毒,如何的快速。

        还没等江策跟焦学辰反应过来,就已经提前杀人灭口,把这两个办事的人都给处理掉了。

        这下好了,死无对证!

        "出去吧。"

        "是。"

        警员走了出去,顺便带上门。

        屋内。

        焦学辰尴尬的笑了两声,摇了摇头,说道:"老乌龟就是老乌龟啊,手段如此之快,真是令我大感意外。"

        现在怎么办?

        连唯一的线索都断了,这下。莫不是要让卢若怡来背锅?

        江策叹了口气,站起身说道:"区长,请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想对策。"

        "好。"焦学辰说动:"不过江老板你可得抓紧点,这件事非常严重。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民众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晚了,怕是会引起非议。"

        "明白。"

        江策走出了房间。

        屋内只剩下焦学辰一人,他深叹一口气,自言自语道:"难道连江策都没有办法跟画尚集团抗衡吗?这个怪物集团,真的要让他们一直猖狂下去?"

        不停叹气。失望绝望。

        ……

        江策在回食药馆的路上,毫无意外接到了来自卢文耀的电话。

        兴师问罪的电话。

        "江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口口声声会保护好我孙女吗?现在怎么把人给保护的进局子了?满世界的人都在骂她!"

        "若怡的名声彻底毁了,毁了!"

        对于卢文耀的指责,江策不好多说什么,一直安静的听着。

        直到对方骂的累了,江策才开口说道:"卢先生,我一定会尽己所能,帮助若怡从困境中走出来;还是我之前说的那样,如果办不到,我会用性命抵偿。"

        "记住你所说的话!"啪嗒一声,卢文耀挂掉了电话。

        呼……

        江策看着窗外的风景,心中也很是烦躁。

        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这种被逼上绝路的感觉;不得不说,肖庚的这一手玩的真是绝了。

        人。确实是汪治杀的。

        汪治,也确确实实是崔莹的头号粉丝,而且还跟主办方有着很深入的合作。

        这两点是坐实了的。

        利用这两点,媒体就可以尽情发挥,把卢若怡给彻底抹黑。

        甚至还能趁机把画尚集团的形象给稍微抬一抬。改善一下之前众人对画尚集团的恶劣影响。

        事情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这是江策到燕城以来,遭遇到的最棘手的事件,处理不好,怕是自己都会陷在这里面。

        双鱼一边开着车,一边通过后视镜看着江策,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江策如此烦闷了。

        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为今之计,就是要找出一切罪恶都是肖庚在幕后操弄的证据。

        问题是,这样的证据怎么可能找得到?

        肖庚,可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更不会给你时间慢慢找;真的等你找到证据。卢若怡早就被判刑,进去蹲大牢了。

        双鱼没说任何一句话,开车带着江策回到了食药馆。

        他知道,今晚江策肯定不会睡觉了,即使局面再困难。江策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来拯救卢若怡。

        就在他们回到食药馆之后,正准备上楼,忽然从角落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板,点菜。"

        嗯?

        这都快凌晨一点了,怎么还有人坐在这里点菜?这可不是吃饭的点啊。

        而且,食药馆早就关门歇业了,也有保安看着,这女人怎么进来的?

        江策看了一眼保安。

        保安很为难的说道:"老板,这女人我们得罪不起,您自己去看看吧。"

        得罪不起的女人?

        江策迈步走了过去。发现是一个穿着风衣、戴着墨镜,甚至还套了假发的女人;如此伪装,生怕别人认出她来。

        "请问您是?"江策问道。

        "江老板,贵人多忘事啊,我们前天刚见过面。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嗯?

        江策脑子飞速转动,留下联系方式的女人就只有一个,是……

        "您是申宫熏小姐?"

        不得不说,申宫熏的伪装太成功了,即便是站在面前,江策也很难认出对方的身份;在一遍遍仔细确认之后才敢肯定。

        这个时间点,画尚集团的副董申宫熏伪装之后跑来见江策,什么企图?

        申宫熏说道:"叫我琳达就可以了。"

        连名字都需要伪装。

        江策点点头,"那不知道琳达小姐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

        申宫熏耸了耸肩,"来找江老板当然是饿了,想吃饭。"

        江策淡淡一笑,"稍等。"

        片刻的功夫,江策给端来了一碗蛋炒饭摆在桌上,"没有什么食材了,勉强吃一点。"

        申宫熏拿起勺子吃了起来,只一口,就停不下来。

        "嗯,都说江老板的厨艺举世无双,今天算是见识了!真的是太好吃了。"

        "江老板您别站着啊,坐下来。我们边吃边聊。"

        江策摸不准对方在想什么,只得按照对方说的坐了下来。

        画尚集团是死对头不假,但是,江策却从申宫熏的身上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敌意,更甚至。还有一些好感。

        吃了片刻,申宫熏这才抬起头说道:"我听说,演唱会出事了?"

        这还用听说?

        幕后黑手就是画尚集团的肖庚,作为副董的申宫熏怎么可能毫不知情?

        江策说道:"是啊,出了一点小麻烦。"

        "哈哈。怕不是小麻烦吧?"申宫熏说道:"直播杀人,麻烦大了去了,汪治被判死刑是板上钉钉,卢若怡怕是也得牢底坐穿。"

        江策神色一凝,问道:"申小姐就是特地来看笑话的?"

        申宫熏停顿了下,认真的看着江策,收起笑容,用微弱的声音回答道:"no,我是来帮你走出泥潭的!"

        :。:

  http://www.zibibi.com/book/49586/323054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