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西境统帅江策丁梦妍 > 第454章 被算计在内的执行者

第454章 被算计在内的执行者

        第454章被算计在内的执行者

        “江经理,怎么了这是?”司机不解的问道。

        江策倒是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看了一下周围,指着不远处一家面馆说道:“对不住啊各位,我今天早上没吃饭就出来了,现在饿得肚子疼,加上车子颠簸的厉害,有点吃不消。所以,还请大家多担待,稍微休息会儿。”

        “这样,我请大家吃面,大家跟我一起来吧。”

        这会儿也快到午饭的点儿,每个人的肚子里头都空的很,一个个也都饿了。

        既然江策都让休息休息,吃会儿面,还请客,那这些打工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于是乎,众人跟随着江策来到了面馆。

        每个人都来一碗热腾腾的面,加两个蛋!

        江策吃到一半,出去解手。

        趁着众人不注意的功夫,他悄悄回到了大卡车的旁边,对三辆卡车进行检查,一定要弄清楚为什么突然之间原石的品质变高了。

        他通过体内的气进行感应。

        第一辆车跟第二辆车都没有问题,当来到第三辆车旁边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这辆车上的原石跟自己的呼应非常强烈。

        有问题。

        绝对大有问题。

        这辆车先是开得很慢,跟前面两辆车拉开了距离,随后又突然出现原石品质更改的情况,这要说没问题谁信?

        也就是江策,换成一般人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察觉到这里头的手脚。

        趁着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江策继续感应。

        他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排查,最终在车子的中间一块察觉不对劲,伸手将表层的原石给拨开之后,惊讶的发现,在这一大堆原石的底下竟然还藏着一个黑色的大箱子。

        而那让江策体内炁发生紊乱现象的,就是这个箱子。

        有古怪。

        江策小心翼翼的打开箱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又一块原石。

        他伸手拿起一块进行感应。

        很奇怪,是有回应,但是这种回应却跟自己当初的感应完全不同,不像是纯天然的回应。

        江策好奇的摸索着,这才发现在原石的底部有一道细不可见的裂痕。

        他沿着裂痕将原石扭开,里面是中空的,填充满了泡沫,而在泡沫之中则是一块翠绿的玉石!

        这是一块已经加工完成的玉石!

        江策点点头,喃喃自语:“难怪感应会有所不同,虽然品质很高,但已经不是原材料了,而是加工过的。”

        他又拿起一块,跟第一块原石的处理方式一模一样。

        由此推断,这一箱的原石全部都有问题。

        全部都是被处理过的,有私货的原石。

        看来,是有人特意将这一个箱子藏在了车上,还是在江策采购完毕之后送上车的,这出了问题,就是江策全责。

        一想到这里,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要是把这一箱原石送去海关检查,呵呵,判个十年八年都是轻的。

        “袁崖伟,你为了对付我,真是有够处心积虑的。”

        “你啊你,要是把这份心思放在正道儿上该有多好?”

        拍了拍手,江策将原石丢进了箱子。

        盖上。

        几分钟后,江策回到了面馆,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笑着跟众人吃饭。

        最后,江策买单,众人继续上路。

        不知道的人,依旧什么都不知道;心怀鬼胎的人,则继续心怀鬼胎。

        一切如旧。

        心境变化的,只有江策。

        ......

        邵英珠宝,总经理办公室。

        侯阳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灌了好几杯水。

        维斯乐呵呵的看着他,等到他喝的差不多了才问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侯阳点点头,“都处理完了。”

        “确定?”

        “确定!”侯阳得瑟的说道:“我买通了司机,把那一箱私货都藏在了江策的车上,哈哈,这一下,我看那江策要怎么辩解。”

        维斯很满意的点点头。

        侯阳追问道:“但这走私吧,不是江策一个人的事,总经理您不是还安排了一个替死鬼吗?就是跟江策接头那个,一个负责出货,一个负责运送,都安排的怎么样了?”

        维斯笑了笑,“放心,已经安排的妥妥帖帖,一丁点儿的问题都没有。”

        侯阳拍了拍巴掌,“太棒了!对了,总经理,您方不方便透露一下,是哪个倒霉蛋当了替死鬼,跟江策一起完蛋啊?也是恒星珠宝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维斯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一动不动的看着侯阳。

        这目光就像是毒蛇一般,看的侯阳浑身不舒服。

        侯阳咽了咽口水,“那个,不方便说就算了,我也不想知道,我只要江策完蛋就行。”

        维斯却冷冰冰的说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况且,我已经说出这个人了啊。”

        侯阳愣住了。

        说了吗?什么时候说的?

        “总经理,您别拿我开玩笑,我什么都没听见啊。”

        维斯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说了一句:“那个跟江策一起完蛋的倒霉替死鬼,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who?

        侯阳还傻傻的看着维斯,而维斯一句话不说,继续看着侯阳。

        许久之后,侯阳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总经理,您该不会说那个替死鬼就是我吧?”

        “bingo,答对了。”

        “总经理,您别开玩笑啊!”侯阳吓得站了起来。

        维斯摊了摊手,“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啊。你,侯阳,从我们邵英珠宝盗走了一批玉石,在国内无法销赃。于是就跟恒星珠宝的江策合作,进行分赃。”

        “具体的操作就是,你们先互相攻击,假装不和,让外人以为你们是仇敌,而想不到你们竟然是合作伙伴。”

        “然后,江策私下里将本次运送玉石的计划告诉你,故意让一辆车掉队;而你则按照江策的计划,将从我这偷走的一箱处理过的原石,悄悄放在了江策的车上。”

        “你们原计划瞒天过海,利用恒星珠宝运送原石的机会,将自己的私货悄悄转移到国外,走私之后在国外销赃,然后二人平分。”

        “可惜,你们被正义的海关识破计谋,双双被捕。”

        “最终,还在江策的办公室里面发现了走私账目,上面的合作伙伴正是你侯阳!!!”

        这一番话说的毫无破绽。

        维斯相当聪明,都已经提前替侯阳、江策安排好了结局。

        这时候,侯阳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

        他就觉得奇怪,其实将箱子送上江策的卡车,这件事并不难,随便找一个心腹去做就可以了,何必找自己呢?

        就因为自己跟江策有仇?

        现在侯阳明白了,维斯就是利用自己跟江策的仇恨,让自己替维斯办事,完了还要替维斯背锅,把走私的罪给顶了。

        维斯之所以不用自己人,就是害怕牵连自己。

        用侯阳多好,跟维斯一点关系都没有。

        侯阳,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当了替死鬼都不知道,人家把他卖了他还替人家数钱,纯属活该!

        维斯打从一开始就安排好了,走私账目的双方就是:江策、侯阳。

        这两个人之间的仇恨,也被维斯给算计在内。

        巧妙,精湛。

        侯阳彻底傻了,现在他才知道这个社会有多么的黑暗,那些真正的坏人有多么的厉害。

        他,只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而已。

        被那些大佬任意玩弄。

        “你、你敢耍我?”

        “我弄死你!”

        不等侯阳动手,三个保安冲了进来,一下就把侯阳给摁在了地上。

        维斯掏出一根香烟点燃,边抽边说:“估摸着江策的车队应该到了海关,正在接受检查,相信很快就能查出问题;到时候再去江策办公室查出走私账目。嘿嘿,侯阳,你就跟江策一起在监狱蹲个十几二十年吧。”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侯阳几乎快要绝望。

        “啧啧,你喊什么喊啊?你也知道的,这个计划必须要有一个牺牲者。侯阳,你不是说只要能铲除江策,你什么都愿意做吗?怎么这会儿又大喊大叫啊?”

        是,侯阳是什么都愿意做。

        但这个什么都愿意做的前提是能保全自己啊!他根本就不想跟同归于尽。

        如果他一开始就知道铲除江策的前提是奉献自己,那他说什么也不会答应执行这个计划的。

        维斯将烟灰弹到了侯阳的脸上。

        “侯经理,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你想要铲除一个人,势必得付出一点代价。”

        “就像我,付出的是价值好几千万的珍品翠玉,我很心疼呐;而你,就委屈一下,付出十几年的自由吧。”

        说着说着,维斯哈哈大笑。

        这一次,他确定江策肯定无处可逃。

        这一次的计划是相当完美,因为就连执行计划的人,都被维斯算计在内。

        最高明的计谋,就算连自己人都算计在内,任何人都逃不出维斯的算计。

        越想越高兴,维斯一边叼着烟,一边在屋子里面转圈圈,开心的就像是个刚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而侯阳,则哭成了泪人。

        说起来很讽刺,现在的侯阳想要得救,唯一的期望就是江策不能被查出来!

        之前他有多么希望江策遭遇灾难,现在就有多么希望江策化险为夷。

        讽刺而现实!

  http://www.zibibi.com/book/49591/180592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