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西境统帅江策丁梦妍 > 第945章 给爷笑

第945章 给爷笑

        王恩炳的行为动作,差点没把在场那么多的看客给惊掉下巴,刚刚大家还觉得王恩炳是一个非常厉害了不起的角色,到头来,居然如此卑微下作的跪在蒋依芸的跟前。

        真是丢人现眼!

        蒋依芸问道:"王恩炳,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我们恪守之家的大主管啊?什么时候升上去的。我爸知道吗?"

        王恩炳额头的汗水哗哗的往下掉,刚刚他就是吹下牛,谁知道正主儿在啊?

        "大小姐,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还请您不要生气。"

        "我哪里是什么大主管,我就是一个看门的。"

        "我愿意一辈子给恪守之家看大门。"

        蒋依芸又问道:"那你觉得,我跟你比起来,谁更了解龙脉?"

        这不是废话?

        王恩炳连连磕头。"我一个看大门的知道个屁?龙脉,那是您蒋家的秘密,我怎么知道?"

        "算你识相!"蒋依芸继续说道:"龙脉,只有蒋家的人才知道,你一个看大门竟敢在这里胡说八道、信口雌黄,败坏我们蒋家的名声。王恩炳。你可知罪?"

        "知罪,小人知罪。"王恩炳磕头如捣蒜,蒋依芸说什么他就应什么,不敢有任何忤逆的话。

        "既然知罪,那就回去领罪吧。"

        "那个……大小姐,我该领什么罪啊?"

        "混账!看来,你还是不知罪啊?"

        "不不不,属下知罪,知罪,我这就回去领三十鞭,大小姐您看还满意吗?"

        鞭刑,是恪守之家从古流传下来的刑罚。

        是蒋家的家规。

        一般小罪10鞭。大罪20鞭,重罪30鞭。

        这30鞭下去,人就不能动,不会把你打死,但十天半个月你就别想下床。

        王恩炳主动去领30鞭,这也是为了让蒋依芸出出气,只要是能让蒋依芸满意了,那后面什么都好办。

        "三十鞭?哼,真是便宜你了,滚吧。"

        "诶,小人这就滚。"

        那王恩炳灰头土脸的回到了车子上,然后命令司机立刻赶回恪守之家,一秒都不敢耽搁。

        今天他为了赚这10万块钱,差点连命都搭进去。

        早知道蒋依芸在这里吃饭,甚至对食药馆进行包庇。那王恩炳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闹事啊。

        别说十万了,就算是一百万,他都不敢来。

        大意了!

        在王恩炳离开之后。蒋依芸对所有人说道:"大家请冷静一下听我说,刚刚我们家看大门的信口雌黄,我在这里给大家赔个不是。食药馆并没有建在龙脉之上。这一点还请大家放心,不要再多担忧。"

        听了蒋依芸的话,众人才终于放宽心来。

        "原来王恩炳是胡说八道啊,吓死我了,还真的以为食药馆是在吸收龙脉、壮大自身。"

        "要是龙脉被毁,那燕城可就完了。"

        "谁说不是了?好在只是虚惊一场,龙脉没事就好。"

        从众人那紧张不安的样子来看,都对龙脉非常的在意,可以看出这绝不是简单的封建迷信就能解释的。

        江策眯了眯眼睛。看来,燕城还藏着很多有趣的事情啊。

        蒋依芸走了过来,看着江策说道:"我帮你解了围。你要怎么感谢我?"

        感谢?

        江策呵呵一笑,"是你的人栽赃污蔑陷害我,你帮我解围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不对你多加追究就算不错了,你还要我感谢你,真是脑袋秀逗了。"

        "你!!!"

        几句话差点没把蒋依芸给气炸了肺。

        从小娇生惯养的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江策这么蛮不讲理的男人。

        别的男人都对她客客气气,就算是老天尊,也会给她三分薄面;怎么这个江策就如此之狂?真真是岂有此理!

        蒋依芸嗔怒道:"你真是一个不讲道理、素质低下的混账!"

        江策耸了耸肩。是吗?那你以后还吃混账做的饭吗?"

        这……

        蒋依芸无语了。

        打蛇打七寸,蒋依芸的软肋被江策死死捏住,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冷哼一声,转过身去,"卢叔叔,走!"

        蒋依芸大踏步离开。再也不想看到江策。

        卢文耀苦笑一声,冲着江策竖起大拇指,佩服啊佩服。天底下能降服住蒋依芸这个坏脾气大小姐的,江策是唯一一个。

        随后,卢文耀跟蒋依芸也离开了食药馆。

        众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焦殊也想混在人群里面溜走,岂料,还没走出去几步,就被双鱼一把抓住了脖领子,给拎了回来。

        "哪儿跑?"

        焦殊还想挣扎,结果双鱼上去两个大耳刮子,就把他给打的服服帖帖。

        "跪下!"

        双鱼直接把焦殊给摁在地上。

        江策冷冷看着跪在地上的焦殊,问道:"我跟你远日无仇近日无冤,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焦殊尴尬的挠了挠头。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他之前被肖庚花钱收买,来对付江策,结果反而被江策给收拾了一顿。所有的小弟被抓走。

        这一回,他特意喊来了王恩炳,就是要狐假虎威。借用王恩炳来对付江策。

        实际上,如果不是蒋依芸刚好在的话,江策今天还真的不好收场。

        "你这人,欠收拾。"

        江策抽出一根银针,趁着王恩炳不备刺了下去,瞬时间,王恩炳感觉不对劲,咯咯咯的不停笑了起来。

        他就像是被人一直挠痒痒,根本就笑的停不下来。

        "哈哈哈。"

        "哈哈哈哈。"

        "江老板…哈哈…请…哈哈哈…饶了我…哈哈…吧…哈哈。"

        江策把一块牌子丢给他,说道:"挂着我食药馆的牌子,站在门口招揽客人,等日落黄昏,我再来帮你解了。"

        "不…哈哈…不要啊…哈哈哈哈!"

        在焦殊那绝望的笑声之中,江策转身走进了食药馆,上了三楼。

        双鱼拍了拍焦殊的肩膀,说道:"你啊,罪有应得,好好的给我们招揽顾客,如果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的话,那就一辈子笑个不停吧。"

        说完,双鱼也走了进去。

        焦殊非常痛苦的笑着,挂着牌子,按照江策所说招揽顾客。

        这样一个臭名昭著,在燕城人人避之不及的大祸害,总算是有人收拾了!

  http://www.zibibi.com/book/49591/315887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