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西境统帅江策丁梦妍 > 第162章 打饱嗝

第162章 打饱嗝

        接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江策天天都往仁治医馆跑。

        辛子民也毫不吝啬的教,一方面他是为了报答江策的恩情,另一方面也在江策身上看到的自己儿子辛琦的影子。

        如果辛琦还没死的话,也跟江策一般大的年纪。

        每每看到江策,辛子民就会惆怅,他在教江策的过程中,时不时的会询问江策一些有关辛琦的事情。

        久而久之,二者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辛子民常常在想,如果江策还没有结婚那该有多好,跟辛韫是多么般配的一对?

        唉,苍天无眼呐!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苦学,加上江策在医学上的天赋,很快就将辛家炁术完全掌握,并将八卦炁针也掌握了五六分。

        辛家其他方面的医术,江策也都有所涉猎。

        现在的江策,虽然还不能能辛韫、辛子民这样大师级别的人相比,但也已经是相当优秀的医生。

        特别是他所掌握的八卦炁针,更是别的医生所无法掌握的。

        这日。

        夕阳还未落下,天边一片霞红。

        江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还没等坐下,丁梦妍就对他说道:“去换身衣服,出去吃饭。”

        “嗯?今天不在家吃?”

        “不。二伯跟二婶回来了,爷爷约了我们一家去吃饭。”

        “二伯?二婶?”

        “就是丁丰成的爸爸跟妈妈,他们一直在国外生活,今天刚回来。”

        “哦。”

        江策换了衣服,跟丁梦妍、丁启山、苏琴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饭店,进入了包厢。

        丁仲跟丁丰成早就到了。

        在丁丰成的旁边还坐着一男一女,四五十岁的样子,关系比较亲密。

        那就是丁丰成的父亲丁云镇,以及母亲梁蝶。

        互相客套几句之后,各自安坐。

        丁云镇瞅了瞅丁启山,语气略显讽刺的说道:“启山呐,刚我跟爸还在聊你,听说你最近还在水利局工作?”

        “是。”

        “我说启山,你都在那工作十几二十年了吧?怎么还只是个小主管啊?一个月工资才几个钱?你啊你,叫我说你点什么才好,浑浑噩噩一辈子,一点追求都没有,我们丁家三兄弟中,就属你最不长进。”

        丁启山没反驳,只是暗自生气。

        确实,跟丁云镇比起来,他一个水利局的主管根本就摆不上台面。

        丁云镇可是国外银行的分区支行长,身份、地位、金钱,应有尽有,一天挣的钱比丁启山一年挣的都多。

        在二哥面前,丁启山从来抬不起头。

        人都是势利的。

        同样是儿子,丁仲对丁启山就没什么好感,之前更是因为借钱而闹得不愉快。

        但他却对二子丁云镇非常看重。

        丁仲笑眯眯的问道:“云镇呐,你最近的工作怎么样,还顺利吗?”

        丁云镇笑了笑,“爸,您放心好了,我那工作清闲的很,也没什么要做的。不像有些人,每天忙死忙活,却还挣不到几个破钱。”

        这话明显是在针对丁启山。

        丁仲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只要

        二儿子混得好,他怎么着都好。

        这时,丁云镇身旁的梁蝶故意将筷子放了下来,弄出了一点动静,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然后她看向丁仲,阴阳怪气的说道:“老爷子,有件事我在外听说了,不知道是真是假,还请您告知。”

        “什么事?”

        “我听说,您把家族百分之五的股份划到了丁梦妍的名下,可有此事?”

        丁仲的脸上立刻刷了下来。

        这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非他所愿,但当时那种情况下,百分之五的股份跟家族的牌匾比起来,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此刻梁蝶问起,他微微摇头叹气。

        “是有这么件事。”

        “啊?老爷子,你糊涂啊!”梁蝶脸色不悦的说道:“这丁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好歹也是有些根底的,怎么能让一个女人掌握股份?我们家丰成可还一点都没有了!要知道,丁家以后是要男人来当家做主的,我们家丰成才是未来的继承人。老爷子你怎么能偏心一个女娃娃呢?”

        “老爷子你想好了,这丁家要是归了丁梦妍,她可是个女人,是嫁了人的。以后丁家可能就不姓丁,改姓江了!”

        在场所有人的脸都沉了下来。

        这么沉重严肃的话题,真的适合在这样的场合说吗?

        丁梦妍拳头握紧,她很讨厌这个二婶,但对方拿着国外绿卡,还是一位杰出的内科医生,收入、地位都要比自己高。

        讨厌又怎么样?

        还不是只能忍着?

        如果是其他什么人说这话,丁仲早就气得摔桌子。

        但此话从梁蝶的口中说出,他不但不生气,反而感觉很有道理,梁蝶真的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

        丁仲一直想要让丁丰成接班。

        只是丁丰成目前羽翼未满,还太嫩了,各方面能力都要比丁梦妍差。

        但他是唯一的男子!

        更何况,丁丰成的爸爸妈妈可要比丁梦妍的父母强的多,纵使丁丰成不行了,靠着丁云镇支行行长的身份,也能分分钟把丁家给扛起来。

        更何况还有个国外绿卡的内科医生母亲?

        二人的财富可比丁仲还要多。

        再看丁梦妍,唉……

        她的个人能力虽然有,无奈只是个女人。

        她嫁的是个窝囊废上门女婿,她妈妈是个没啥能力的家庭主妇,她爸爸是个在水利局混了一辈子的弱者。

        指望丁梦妍撑起丁家?

        简直开玩笑。

        丁仲心中一直是有打算让丁丰成接班,问题是怎么接?什么时候接?

        他摆了摆手,“好了,这些话题就不说了,咱们先吃饭吧。”

        丁仲刚拿起筷子准备夹菜,突然感觉肚子不舒服,一股气顺着喉咙就上来了,打了个饱嗝。

        他捂了捂嘴。

        “还没吃饭就打饱嗝,真是不好意思啊。”

        话没说完,又打了个饱嗝。

        一个接一个。

        丁仲苦笑着摇了摇头,“唉,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肚子里一直有股气,老是打嗝,难受。”

        一旁的梁蝶笑了,“爸,有毛病跟我说啊,我可是专业的内科医生。”

  http://www.zibibi.com/book/49591/76190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