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被迫和敌国太子联姻的日子 >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7章 第 17 章

        “奴婢不敢!”

        湛祯眼神带着冷意和怨气,月华和如意都不敢违背,湛祯收回视线,再次抬手,手指从咸笙胸前划过,眸子暗了暗。

        如意转身朝外走,月华给了她一个眼神,下一秒,她忽然一脚踢到了凳子,砰的一声摔了下去,桌子都被推动,发出好大的声响。

        湛祯手指一顿,咸笙却已经皱着眉悠悠醒转,身后,月华急忙将如意扶起:“可有受伤?”

        “没……”如意疼的额头溢出冷汗,但也不敢回头看湛祯,被月华搀着,先行跟着逃了。

        屋内,湛祯的手指还停在咸笙胸前,然后被他抬手抓住,四目相对,湛祯脸上涌出怒意,蓦然施力,一片雪白的肩膀露出来,咸笙按住胸口,眼神仓皇。

        湛祯在那精致的锁骨上看了片刻,听他道:“君子怎可乘人之危?”

        “孤只是看看,又不会动你。”

        咸笙咳嗽,血迹从唇边溢出,苍白虚弱的仿佛随时会撒手人寰,湛祯心里一抽,蓦然帮他整好衣服,解释道:“只是看你身上脏兮兮,所以想帮你更换。”

        咸笙说不出来,细细的喘息,湛祯站起来看他,半晌又道:“你别生气。”

        咸笙不吭声,屋内只有轻咳和喘息,他万万没想到湛祯居然想趁他昏睡的时候那样,秦易今日害他吐血,湛祯这样又跟秦易有什么区别?

        湛祯估计也想到这一层,脸上浮出羞愧,但转念又觉得荒唐,还有隐隐的委屈,便转身走了出去。

        门外,如意和月华急忙跪地,湛祯的目光沉沉落在她们身上,手指捏的咯咯作响,最终拂袖而去。

        两人爬起,月华进屋。咸笙最后的力气都用来阻止湛祯了,声音轻的几不可闻:“他走了?”

        “出府了。”月华心疼极了,扶着他帮忙把刮破的外衣脱下,含泪道:“如意去准备吃的了,公主先吃点东西?有没有不舒服的?”

        咸笙没回答,摇头的力气都没了。

        他被喂着吃了东西,又喝了药,不久,有太医匆匆赶来,说是受太子之命来给太子妃诊脉。

        咸笙没有拒绝,纤细手臂伸出床帷,人已经又昏沉起来。

        门外,湛祯抚着自己坐骑的马鬃,高轩试探的开口:“殿下想知道情况,何不进去看看?”

        “等也一样。”

        太医很快出来,一眼看到他,就露出苦不堪言的表情,但还是硬着头皮回复:“太子妃身子太弱,想是受了惊,脉象紊乱……”

        “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她有没有事?”

        太医斟酌道:“若心情好点,加之药膳调理,应当无事。”

        “若心情不好呢?”

        “只怕……”太医悄悄看他一眼,犹犹豫豫:“难熬过冬日。”

        湛祯眸色沉郁,最终还是命人把他送了回去,他又朝府里看了一眼,翻身跨上马背,奔着江府去了。

        江钦刚被父亲逼着练完晚功,在寒冷的夜里躺在床上,美滋滋的还没睡去,就有小厮来通报:“太子殿下砸门来了,让少爷陪他去喝酒。”

        “你跟他说我睡了。”

        “老爷让来喊你,食君之俸,忠君之事,太子之命不得不从。”

        江钦瞪他,小厮默默低头。

        一盏茶后,江钦跟这位半夜不睡觉的太子殿下来到了屋顶,他裹着棉被,叹出一口薄薄的白气:“殿下何必折腾自己,暖阁喝酒它不香吗?”

        “孤为何折腾自己?”

        “是因为秦易?”

        “呵。”烧酒下肚,湛祯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公主连他一粒米都不愿吃。”

        江钦神色复杂:“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因为秦易突然在上京闹事,殿下操心国事才如此郁闷?”

        湛祯瞥他一眼,江钦懂了,“殿下天纵奇才,岂会因国事烦恼?看来是因为公主了。”

        “嗯。”湛祯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伸手把他身上的被子扒了下来:“北国男儿岂能怕冷?”

        “我穿的少!”

        “让人给你拿大氅,见孤却衣衫不整,小心治你一个君前失仪。”

        江钦不敢违背,哭丧着脸离开被子,裹好大氅,决定快狠准的直奔主题:“是因为公主身子不好?”

        湛祯垂眸,忽然安静了下来,慢慢道:“……女子,会不会因为对容貌自卑,而不给人看?”

        “那是自然,谁家姑娘脸上有疤不蒙面纱?”江钦说完,觉得不对,“大梁长公主国色天香,岂会因容貌自卑?殿下这是……有别的女人了?”

        湛祯没有反驳,道:“除了容貌,身材呢?”

        “若身材干瘪,自卑也属正常,到底是女儿家,殿下可得多怜惜。”

        “身材干瘪?”

        “就是还没殿下……还没我的胸大。”江钦不敢调侃他,挺了挺健硕的胸膛,发觉湛祯看着那里若有所思,又缩了回来,心里奇怪:“殿下已有公主那样无一处不完美的娇妻,怎会看上脸上有疤,还身材干瘪的女子?”

        “她身子太弱,孤舍不得伤她,总得寻别的乐子。”

        江钦点头,忽然又觉得不对。这位殿下素来眼高于顶,不可一世,青楼名妓都被只得他一句‘不过如此’,在遇到咸笙之前,也就只有湛瑾的母妃,曾让晋帝捧在手心里的梅妃才得他一句‘堪堪入眼’,当年晋帝听他小小年纪,对美色要求如此之高,还笑他日后只怕娶不到媳妇,湛祯便果真如他所料,屋内连晓事丫头都不设,因为嫌弃人家庸脂俗粉。

        江钦想过,他对咸笙一见钟情,不可自拔,与他多年未曾接触女子也有关系,简单来讲,克制太久,憋不住了。

        可就算咸笙不能让他尽兴,他也不该另找啊?原本就挑嘴的宁愿饿死,怎又会在有了珍馐之后跑去吃家常菜呢?

        江钦百思不得其解,湛祯却又沉默了下去,喝了两坛烧酒,他终于放过了江钦:“回去睡吧。”

        说罢,也不走路,直接飞身踩在院里的松树树梢,身影矫健,出了江府。

        江钦从屋顶下去,看到老爹在前厅正襟危坐,问:“您怎么不睡?”

        “他来找你想是为了今日冰湖事件,为父在等太子吩咐。”

        “……您误会了。”

        湛祯策马回府,一路走回新房,在外面的炉子前烤去满身寒气,把手脚都暖热,才走进内室去看咸笙。

        咸笙躺在那里,脸上因为暖意而泛着淡红,湛祯缓缓在床边蹲下来,伸手把他颊边碎发拂开,然后凑过来,在他嘴唇吻了一下。

        咸笙睡的很沉,毫无所觉。

        一觉醒来,湛祯又不在屋内,咸笙实在疲惫,喝了药便又睡下了。

        到了日上三竿,宫里来人请他进宫,咸笙心里很不想去,但又无法抗旨,只得让如意帮忙收拾。

        月华给了那老太监银子,笑吟吟问:“敢问公公是奉宫里哪位贵人之命来宣太子妃的?”

        公公油盐不进,她只好收回来,走回咸笙身边:“只怕来者不善,我命人给太子送信儿。”

        咸笙点头,踩着脚踏上了马车。

        等到停下来的时候,他探出头,才发现这里是太皇太后的寝宫,不禁困惑起来。

        “阿春这个臭丫头,怎么还没把水晶虾饺拿来!”湛瑾宫里,湛茵正趴在桌子上抱怨,然后扭头看向湛瑾,她额头缠着纱布,神色淡淡。她无疑是很好看的,湛茵看得大为喜欢,道:“你待会儿多吃几个,我可是专门跟南梁来的厨子学的,为了报答你昨日舍身相救。”

        “若非是辛皇后良善,我早已与母妃一起被处死,救你是应该的。”

        “哎,你总喜欢把这事挂嘴上。”湛茵笑道:“你我出生只差一日,又是血缘姐妹,母后救你也是应该的。”

        湛瑾淡淡一笑,湛茵倒也习惯了,门外,阿春端着虾饺走进,同时也带回了一个消息:“方才太子府的马车进宫了,很奇怪,没去看皇后,却朝着太后寝宫去了。”

        湛茵疑惑,忽然意识到不对,湛瑾也想起来:“清容手筋被秦易挑断,你亲眼所见?”

        “皇祖母那般疼爱清容,定然是要问罪的!”湛茵也急了,“阿瑾,你快想个办法!”

        这厢,咸笙刚走进去,便发现这里除了太后之外,还有一个冷面如霜的女子,看服饰,当是贵妃,他福身拜见,太后却忽然冷下脸,一拍桌案:“跪下!”

        咸笙平静的跪下,“敢问皇祖母,咸笙犯了何罪?”

        “你勾结梁人,废了清容一只手,还炸伤六皇子,还敢问哀家犯了什么罪?来人,掌嘴!”

        咸笙道:“若咸笙当真勾结梁人,也属于国事,当交由刑部处置,皇祖母越过父皇与刑部,私自对孙媳动刑,知道的是觉得您体恤父皇为国出力,不知道的,还当您是越俎代庖,蔑视帝王呢。”

        太后脸色大变,一侧荣贵妃也微微侧目,她挑了挑眉,缓缓站了起来,道:“大梁长公主还真是好一张利嘴,对北晋律法如此熟知,那敢问,若是本宫亲自掌嘴,单纯就是因为看你这梁人不顺眼,长辈打晚辈,你待如何呀?”

        咸笙微微一笑,“那贵妃可要想清楚了。”

        荣贵妃一笑,懒洋洋道:“本宫想不清楚,不如公主分析来听听。”

        “我乃大梁长公主,系关两国和平,贵妃今日此举,有蓄意挑起两国事端之嫌。”

        “哦?”荣贵妃道:“你是说……那个被湛祯连破二十城的小国么?”

        咸笙神色不变:“何止呢,我还是太子正妃,皇后儿媳,您亲自掌嘴,教育晚辈这个理由倒也说的过去,可要说,你我初见,并无旧仇,这是有意跟皇后过不去,似乎也十分有理。”

        荣贵妃眸子又冷了几分,“你当我怕她?”

        “您可以试试。”

        荣贵妃冷笑一声,猝然抬手,如意急忙扑上来抱住咸笙,结结实实挨了这一巴掌,“贵妃娘娘息怒,公主身娇肉贵,您若有气,请对着奴婢来。”

        咸笙瞥她,如意目露隐忍。

        荣贵妃啧了一声:“好一个忠心护主的丫头,只可惜在你家主子看来,你求饶只怕是折了她的傲骨。”

        咸笙抿唇,又听她道:“既然如此,本宫今日就拿你这个丫头开刀,杀鸡儆猴。”

        “来人!”

        “皇后娘娘驾到——”

        湛茵扶着辛皇后大步走来,荣贵妃缓缓收回手,下意识露出笑容,“姐姐来了。”

        辛美臣的目光跟她对视,然后低头看向咸笙,道:“阿茵,扶你嫂嫂起来。”

        湛茵上前,下一秒,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她心头顿时一颤。

        咸笙抬眼,听到辛美臣的声音凛冽如霜:“我儿好不容易讨来的妻子,娇弱的碰都碰不得,你胆敢对她动刑,其心可诛!”

        作者有话要说:  荣贵妃:我草你大爷!

        辛皇后:我杀你全家!!

        推下群里宝宝的文,有兴趣可以康康!

        文名《你的人设不太对》

        作者:戈南衣

        简介:

        沈清臣活了二十八年,第一次一见钟情,对象却是个小练习生。

        小练习生平日里作天作地,仇恨度高,黑红黑红。

        思考良久,沈清臣决定请对方吃个饭,见面后他发现小明星是个楚楚可怜的小朋友。

        “我父母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我在孤儿院长大,可惜我不争气,成绩太差没有考上大学,就去读了一个普通的艺术学校,后来迷迷糊糊进了娱乐圈,和公司签下了不平等条约,做了很多不想做的事,至今为止身上不过两万块钱……”

        楚楚可怜的小朋友委屈的说着。

        *

        叶峤是个认认真真的纨绔子弟,平日喜好吃喝玩乐,因为和狐朋狗友的真心话大冒险进了少年团当一个花瓶练习生,只待时间结束回归纨绔组织。

        忽然有一天,他收到了某个“潜规则”的邀约。

        叶峤怀揣着天凉沈破的想法赴约,不想推开门,对方微微抬头,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神颜,眼角下方,泪痣清晰,神态冷淡且禁欲。

        叶峤:“搞他!!!!”

        *

        陆清臣在以后的某一天才知道,他和叶峤的爱情,其实是一场可笑的单方面的欺瞒。

        得知真相的陆清臣扔掉了求婚戒指,面无表情推开了和叶峤的家门。

        却见小骗子淋湿了自己,穿着单薄的衬衫,抱着键盘跪在上面,磕得膝盖红红。

        “陆清臣……”小骗子哭得撕心裂肺,“你别不要我。”

        “我当初是对你一见钟情见色起意才骗你我是孤儿我艺术专科毕业我签不平等条约,我错了我发誓我以后改!”

        沉稳清冷霸总受,小妖精撒娇谎话连篇少女攻。

        感谢在2020-02-13  15:43:22~2020-02-14  10:43: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群刁民  4个;杠精不配拥有母亲、此彼绘卷、弯矩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群刁民  24瓶;盏秋秋秋、6666、扶苏  10瓶;炒炒炒炒米、魚崽、芝芝为不知、Leland  9瓶;婵亦舒  7瓶;月亮说它忘记了、亲后妈、Kreckle、随便晒晒吧  5瓶;南风催我奔向你、李歌止、阿殇啦啦啦  2瓶;37613020、今天还是非酋、一只笨蛋、0元我家的、随意、39785613、暮秋初五、4041703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www.zibibi.com/book/58950/15609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