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你外挂上线了 > 第7章 咱是不是亏了?!(求收藏推荐加书单)

第7章 咱是不是亏了?!(求收藏推荐加书单)

        年轻人指了指那边坐着的路川,又指了指自己。

        一路赶来的戴老就明白大概了。

        他推开年轻人递过来的口罩,顺势整理了下身上昂贵笔挺的西装,让他的仪容看起来干净得体:“我来的路上都是带着的,而且我的住宅连同车库,车都是对外独立的;至于店里……我也早就吩咐做好各类卫生消毒了;实际上这个时候压根没什么顾客。”

        一边说着,

        戴老一边坐到路川对面:“再者,你不带口罩了吗我还带什么。”

        路川:“……”

        靠,

        他说得好有道理。

        这位说完就自顾自用刚才小姑娘带进来的茶具开始沏茶,好像挺渴的样子。

        路川觉得有点难搞,

        这位刚来就暗不做声怼了自己一手,落了自己的气场。

        而之前那位年轻人这会儿站戴老身后正直乐,顺手也想给口罩摘了。

        戴老听动静一转脸:“你干嘛?”

        年轻人:“……”

        MMP!

        他给口罩重新拉上去就老老实实站后面当背景人。

        戴老沏茶动作行云流水,光看他动作都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好像那茶真很不错的样子。

        路川也不急,

        对面沏茶他就逛商城——商城里各类商品琳琅满目,他坐这儿看一天都不一定能看完。

        这时候拼的就是耐心。

        跟熬鹰差不多。

        谁先熬不住,

        那就算输了。

        戴老那边同样云淡风轻,就是后面当背景人的年轻人有点蛋疼。

        你们坐着,

        就我站着!

        等到茶过三泡,戴老才笑了笑道:“见谅啊,年纪大了就容易口渴,我听小王说你有件红钻,介意我看看吗?”

        路川扭了扭腰,

        好家伙,

        腰都给他坐硬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纸巾包裹的红钻递给对面,而年轻人也趁机把鉴定宝石的一套家伙什送到戴老身边,顺势活动了下身体。

        戴老一番鉴定后放下放大镜,感慨起来:“好东西啊。虽然色泽不如穆萨耶夫浓烈,略逊两筹,但净度上却更好一分;和三年前阿盖尔三年前展出的那一件各有千秋。而你这块在造型上更饱满,阿盖尔那块只能雕琢切割成方形,切工则是经过特别设计的,在出彩的同时尽可能保重。”

        说完,

        戴老望向路川:“你想怎么处理?”

        路川:“想听听您的建议。”

        戴老:“也就三种方式吧。一个是拍卖,一个是我司购买,还有就是我个人购买。”

        这三种方式各有优劣,

        戴老随后对这三种方式进行了详细说明。

        拍卖是三种方式中最有可能卖出高价的方式,但是周期长,手续繁琐;要是银瑞公司购买,需要走公账流程,而且必须走个税;个人购买见很简单了,价钱谈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是价钱可能不是那么高。

        等解释完,

        戴老又道:“当然,你要是想抵押也可以。”

        这是最不划算的方式。

        不等路川说话,戴老又就这块红钻的价格说了起来:“想必您也了解过行情;世界第一的穆萨耶夫红钻切割打磨后净重5.11克拉,举世无双;价格无可估量……”

        说到这里,

        戴老笑了:“说白就是拿住了。”

        “至于第二的阿盖尔永灿红钻行内估价是7000万;你这块成色和阿盖尔永灿差不多,形状可能还更好……”

        这下,

        路川就觉得自己心脏好像漏了一拍。

        他料想到这块红钻应该值钱,但是没想到这么值钱!

        按照种种附加值,这就是要过亿了???

        妈蛋!

        这下何止是单车变摩托?

        汤臣一品他都敢去看看!

        路川插在口袋里的手死死掐着,尽一切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就是不知道他脸上表情有没有崩……这也是他一直不肯拿下口罩的原因。

        乍然暴富,

        谁知道他能不能管得住自己脸上表情啊!

        万一控制不去表情扭曲了那可就全崩了。

        他转了转手腕,定了下情绪刚准备问对方能出多少价就又听戴老说道:

        “但是——”

        路川:“……”

        干梨娘!

        他怎么就忘了还有“但是”这么一说!

        一直观察着路川的戴老笑道:“你也知道,珠宝市场的利润向来很高,主要面向的群体除了婚恋男女就是一些上流人士;他们在意的往往不是价格,而是价值。”

        这个价值不仅有物品本身的价值,

        还有其上附加的“名气效应”。

        戴老举例道:“就是阿盖尔永灿红钻也是经过多方宣传,彼此哄抬后才炒到七千万价位的,更不要说他们还是钻石珠宝市场的规则制定者之一;就算这样,他们也没能把那块红钻售出。”

        说那老多干啥?

        他又听不懂。

        反正他听这半天就听出一个意思:这老货想砍我价!

        想到这儿他笑了,轻松道:“那您说说您的想法吧。”

        戴老也笑:“我个人倾向直接你我个人交易;这样可以规避掉百分之二十的个税;至于价格……六百万…”

        “嗤…咳。”

        路川都笑出声了。

        戴老不以为意:“我是说,美金。”

        路川转了转手腕:“喔,那就这样吧。”

        戴老又道:“你要知道这个价格很公道了,虽然看似相比阿盖尔永灿折了差不多一半,但这是原石,后续的雕琢切工也是至关重要;更不要说之后的宣发造势……”

        这和电影上映前宣发一样。

        但凡有野心的电影哪一个不得拿出大把大把白花花的银子推广造势?

        钻石珠宝就更是了。

        你不给这珠宝带上举世罕见的宝冠,哪个大佬愿意过来为你这么一块石头买单?

        那些寡头大佬们看重的可不仅仅是这块好看的石头,其附带的知名度和舆论力量才是他们所看重的。

        路川听着对面叭叭,笑意都从眼角弥散出来了。

        他点点头:“我知道啊。”

        这让戴老有点摸不着头脑:“那你……”

        路川:“我说了啊,那就这样吧,六百万美金,你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戴老:“……”

        年轻人:“……”

        特么那句“那就这样吧”原来是这个意思?

        可你刚才那语气让人听着可完全不是这意思好吧?

        你玩这么一手到底是几个意思???

        这整得他情绪都不连贯了!

        这一刻戴老心眼子上跟堵着什么东西似的,那叫一个难受!

        他不喜欢讨价还价,所以六百万美金确实是他心里的底价,也是相当合理的价位;他前面那些说辞可不单是为了砍价,那都是珠宝市场的真实情况。所以他讲那么多就是为了抹去外界营销所渲染的浮华,希望眼前的年轻人可以踏实务真的评判市场。

        本来他都准备好好一整套话术了。

        那毕竟不是小钱,

        就是他再年轻些估计很容易陷入等待「高位出手」的状态。

        这种心理和股市里的赌徒心理差不多:

        当一支股票从高峰跌落时,很多人往往看不清现实一直拖着不愿出手——因为他们心理预期的价位还停留在最高峰,可往后市场每一次变动都距离最高预期越远……后面越是下调他们就越不想出手,总想赌一赌。

        万一回升呢?

        可真等回升的时候,他们又会想:是不是还能升更多?

        这放在婚恋市场也差类似。

        总有男女觉得自己还能遇见更好的……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随着时间推移他们本身的含金量在不断下降。

        于是,

        他们在麦田里找啊找……一直找到麦田尽头都还两手空空。

        当然,

        有钱另算。

        你要有钱不用你挑麦子,麦子会自己挂你身上。

        戴老没料到对面的年轻人竟然这么果决,果决到——竟然让他产生一种自己好像吃亏了的感觉!

        因此,

        他又摸过桌上的红钻看了起来。

        嗯,

        颜色,净度还有重量都没毛病……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那种感觉就好像你去小市场买衣服,看上一件好几百的衣服后喊价五十!

        没想到老板竟然一口答应了……

        他妈的,

        这时候不管自己砍了多少你都会觉得自己亏了。

        更不要说他准备的那一整套话术现在都堵嗓子眼呢,噎得他连喝好几口水。

        “咳咳。”

        戴老放下茶杯,好不容易给情绪整理好连贯起来就说道:“这笔金额不小,我需要一周时间筹备。”

        路川:“那好,一周后我再过来。”

        说着他摸过桌上那颗工作包进早就皱巴巴的纸巾里——嗯,洁柔质量果然不错,到现在都坚挺的很。

        等重新放进棉袄下外套拉链兜里,他站起来拉上棉袄拉链:“那下周见。”

        说完就走,干脆利落。

        而对面到现在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也相当识趣的没问。

        就是快到门口的时候,跟在戴老身后的年轻人跑出喊住路川:“先生,您稍等下。”

        跑到路川跟前他先递出一张自己的名片:“我叫王诗槐,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

        等路川接过他自己的名片后,

        他又递出一张黑色硬卡名片:“这是戴老名片,他说可以交个朋友。”

        路川接到手里,发现这名片竟然还挺沉的,质感很棒。

        他笑道:“名片不错啊。”

        王诗槐:“石墨的。”

        嗯……

        反正路川不是很懂。

        他拿着黑色硬卡名片看了下,上只有一行烫金数字,

        那是电话。

        数字下面则是「戴月臣」三个笔锋遒劲的行楷小字。

        这两人的名字……

        挺诗意啊。

        他收好名片挥挥手:“那走了。”

        王诗槐送到门口,目送路川远去后他才三步连做两步冲回贵宾室:

        “师父咱是不是亏了?!”

  http://www.zibibi.com/book/58953/156127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