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我的天才女友 > 第183章 激动人心!角色扮演!夏夏和小江如胶……

第183章 激动人心!角色扮演!夏夏和小江如胶……

        这一年的春节假期,    林知夏和江逾白没在省城过年。

        林知夏制定了一份海岛旅行计划。她和江逾白飞到了马尔代夫。

        林知夏小时候曾经看过一部名叫《麦兜的故事》的电影。电影的主人公心心念念要去马尔代夫旅游,那种执着的信念也勾起了林知夏的好奇心。

        终于,今年春节,    林知夏和江逾白抵达了马尔代夫的机场。

        三十多度的热带天气让林知夏忘记了现在是北半球的冬天。她和江逾白住进了一家酒店的海上套房,水波『荡』漾的浅蓝『色』大海包围着房间的四周。

        春节之前,    林知夏为了追赶项目进度,连续工作三个多月,    周末都不休息。现在她突然放松下来,    就像是被抽断了骨头,    软绵绵地躺在阳台的一张沙发椅上。

        江逾白还在收拾行李箱。

        他翻出一个粉『色』布袋,打开一看,    里面全是林知夏的泳衣。

        他们出来玩四天,    林知夏带了七套泳衣。多细心,江逾白就喜欢她这一点。

        江逾白把袋子系紧。他左手扣在纯黑的行李箱上,无名指的银『色』婚戒熠熠发光。

        林知夏喊他:“江逾白?”

        江逾白没应声。

        林知夏换了个称呼:“江江江江江逾白!”

        江逾白缓步走向她。

        江逾白穿着一条泳裤。当着林知夏的面,他飞快地跳入一座泳池,    灿烂的阳光照在他被水珠沾湿的身体上,林知夏都看愣了。

        她紧紧地握着扶手,    那扶手也烫得吓人。

        林知夏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江逾白面前,江逾白还以为林知夏迫不及待地要靠近他。然而,她却问:“你涂防晒霜了吗?”

        她指着天空:“紫外线很强烈的,    你在泳池里泡着,我怕你会被晒伤。”

        江逾白二话不说就把林知夏扛了起来。

        他把林知夏带到卧室里,拉紧窗帘,    又洗了个手,带着一瓶防晒霜回到她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林知夏问他。

        江逾白盯着她的眼睛,双手撑在她的左右两侧:“帮你涂防晒霜。”

        林知夏点头:“你先给我抹,    然后我再帮你。”

        “可以。”江逾白答应道。

        江逾白的指尖从她的锁骨处轻轻划过,沿着雪白皮肤下的浅『色』血管向上摩挲。他恰到好处地吞咽了一下,神『色』着『迷』却不沉『迷』,就像都市怪谈里专门引诱少女的英俊吸血鬼。

        林知夏提议道:“我们玩个游戏吧。”

        他像是早有预料一样轻笑道:“角『色』扮演?”

        林知夏使劲点头。她说:“刚才你『摸』我的脖子,就像吸血鬼一样,当然了,是很帅的那种。”

        江逾白确定了双方的角『色』:“我是吸血鬼,你是人。”

        “好的好的!”林知夏欢欣雀跃。

        她的脑袋里一瞬间涌现了大量的幻想中的画面,于是她十分期待又十分愉悦,江逾白的心情也极好。他设定了一个游戏场景:“天黑了,我走进你的房间,无论我做什么,你不能出声,否则……”

        “否则会怎么样?”林知夏小心翼翼地问。

        江逾白修长的手指已经覆在了她的唇上。

        他说:“嘘……天黑了。”

        林知夏彻底陷落于他的深邃眼神。她屏住呼吸,不敢吱声,直到这时,她才猛然察觉自己完全沦入了被动的境地。

        从前,林知夏和江逾白玩游戏时,几乎每一次都是赢家,她和他打扑克牌,都能把他的筹码全部赢光。

        而现在,她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

        好刺激,又好新奇。

        林知夏心想,只要她遵守游戏规则,从头到尾都不出声,那她一定是最后的赢家。

        江逾白解开了她的衣领扣子:“你在想什么?”

        她闭上眼睛。

        江逾白却说:“看着我。”

        林知夏睁开双眼,和他对视,他还没对她做什么,她的脸颊就泛起绯红『色』,那颜『色』像极了仲春时节的明艳桃花,也像是盛夏池塘里的粉荷花尖。

        江逾白就像把玩珍宝一般抚『摸』她的脸颊,她暗忖:真是一只温柔的吸血鬼。

        他稍微低头,含住她的耳垂,用力吸吮。她心下一惊,好想叫出声,手指把床单攥得死紧。

        江逾白从她的耳垂往下吮吻,路过她的脖颈时,他的吻又轻又缓,没有像他这样做吸血鬼的,虽然林知夏也不知道真正的吸血鬼是什么样,但她的心跳还在加速,那心脏的『射』血力量可能也在加强,这么一想,江逾白的所作所为也是有道理可循的,他们双方都应该遵守这一次游戏的设定。

        “你怎么这么香。”江逾白自言自语道。

        他附在她的耳边说:“吃起来是甜味。”

        林知夏轻咬嘴唇。

        江逾白在她的锁骨处印下吻痕,他的右手还在抚『摸』她,指腹仿佛带了一丝电流,所到之处,带来舒适又战栗的感触。

        林知夏的意志极其顽固。她很配合江逾白,但她就是不出声,江逾白问:“这个游戏能持续一整夜吗?”

        “不行!”林知夏马上说,“那样我就不玩了。”

        话音刚落,她恍然反应过来:“我说话了,我输了?”

        江逾白点了一下头。

        林知夏摇头:“你问我问题,我总不能不回答你。你单方面地暂停了游戏,我也可以出声,这样才算公平。”

        江逾白却说:“我刚才问的是一整夜。”他埋首在她的颈肩,闻着她身上的香气:“还是游戏的情景设定。”

        确实。

        江逾白说得很对。

        林知夏主动认输:“那就是我输了。”

        林知夏喜欢追求新奇的体验,但她对“输”并没有太多领悟。她的学业和职业发展道路都很顺利,除了平常的工作比较繁忙以外,“输家”这个词几乎与林知夏绝缘。

        因此,她认输也是大大方方的。

        江逾白让她回忆一下游戏规则,现实中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就在她脑中重演。江逾白掀开一床轻薄的被子,把他自己和林知夏都盖住了。这一天的阳光灿烂,海水清澈,林知夏和江逾白无暇欣赏风景,从下午到深夜,他们都没再踏出房间的正门。

        *

        第二天清晨,林知夏和江逾白吃过早饭,沿着一条漫长的海岸线散步。

        林知夏戴了一顶遮阳帽,帽子上还有一朵蝴蝶结,垂下两条浅『色』的丝带。她穿着长裙,裙摆在风中扬起弧度,飘到了江逾白的怀里。

        她回头看他。

        他的目光却不在她身上,只留给她一个侧影。他望着东方升起的朝阳,眼底倒映着云影和霞光。

        林知夏心血来『潮』道:“你好,交个朋友吧,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号给我?”

        江逾白瞬间理解了她的意思。他装出一副不认识林知夏的样子:“我不用手机。”

        “为什么?”林知夏质问他。

        江逾白说:“因为我……”

        林知夏帮他想出一个设定:“因为你是渔夫。”

        江逾白继续补充:“一个人出海捞鱼,海上没信号,买手机也没用。”

        “你一个人出海,会寂寞吗?”林知夏追问,“孤独吗?”

        在这个世界上,孤独和寂寞都是人生的常态,陪伴与理解才是罕见而珍贵的。江逾白微微抬头,眺望更远处的海景。

        林知夏还以为,江逾白要讲出很有哲理的句子,接着和她探讨人生的意义,江逾白却说:“我光想着捞鱼了。”

        林知夏“哈哈”地笑出声。

        她牵住江逾白,拉着他往前走:“你不是一个人,我会一直陪着你。”

        她反复摩挲江逾白的手掌,直到他的掌心微微发热。

        灿烂的朝阳之下,海风伴着海浪吹出声响,林知夏背对着大海,长发也被海风吹『乱』了。江逾白帮她理了理头发,她踮起脚尖,又落回原地,目光凝住在江逾白的脸上。

        江逾白很想吻她。他并未犹豫,俯身就和她接吻。他们的影子落在铺满了细沙的海滩上。那影子和海滩仿佛融为一景,镌刻在他们关于旅游的共同回忆里。

  http://www.zibibi.com/book/64944/319315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