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奇怪的先生们 > 08 太岁汤(我要闹了。...)

08 太岁汤(我要闹了。...)

        为了洗去脸上那些墨迹,罗玉静在溪边坐了半日,苦生都没敢催促她。

        “我什么都没做错,诛邪剑,你说是也不是?”

        “我没扔下她不管,还为她做了安魂香!”

        “在脸上画符有何不对,我从前诛鬼不都是如此做的,你说对吗诛邪剑?”

        “……”

        他蹲在附近一个高高的大石上,背对着下面溪边清洗的罗玉静,对插在自己脚边的诛邪剑念叨。

        突然,他抬手拔出诛邪剑挥出去“诛!”

        诛邪剑飞射而去,扎中一块大石的缝隙处,那处阴影中扭曲一阵,冒出黑烟,消散在空中。

        诛杀了一只躲藏在阴影里寻机噬人的山妖,诛邪剑嗡嗡震响,被苦生召回手中。

        他将诛邪随手插回鞘中,继续接着先前话题说道“那墨迹非是洗不干净,只是需要多洗几次罢了,衣服虽被撕破,我也为她买了新衣,还有甚好气?”

        “诛邪剑,你好好管教她,像之前威胁我那般威胁她。都是你对她太过纵容,才会变成这模样!”苦生指责诛邪剑。

        这场没有回应的指责结束于罗玉静把自己洗干净站起来。

        “终于可以走了!”苦生跳下大石,看见罗玉静脸色苍白,在山风中颤抖。新衣服是在锦川添置,那里最多的就是素色衣衫,因此她还是一身的白。不怪许多人都将她认作女鬼,着实是因着她身上看不到生气。

        “你……”苦生迟疑一下,“满脸死气。”

        罗玉静冷冷地说“哦,恭喜。”

        这个“冷冷”并非指她的语气,而是指她这个人此时的状态――初冬时节,这地界天气寒冷,在山间清洗这么久,可不就是快要冻死了。

        苦生一噎,转头寻个地方,生起火堆让她缓一缓。

        裹着被子瑟缩在火堆前的罗玉静,面色仍然难看。苦生皱眉点上一根安神香,蹲在她面前说“拿着。”

        罗玉静迟钝地接过那根香,袅袅白烟飘在她周身,往她鼻子里钻去,那股淡淡香味让她逐渐停止不自觉的颤抖。

        “你在此处等我。”将诛邪剑留下,苦生扭头大步走出去,没过多久,他头发乱糟糟,带着一身草屑,提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白萝卜回来。

        苦生在那越积越多的杂物堆里翻找,翻出锅和米等物,那根被丢在他脚边的白萝卜忽地一翻身爬起来,颤抖着白胖水灵的身体,想要逃跑。从它扭动时灵活的姿态来说,很难说这究竟是不是萝卜。

        罗玉静“……”

        提上那扭动的萝卜再度走出去,而后苦生又风风火火端着锅回来,将锅往那火堆上一放。

        罗玉静看见那锅里有什么在动,想要将锅盖顶开,两根白嫩根须从锅缝里钻出来,又被苦生粗暴地塞了回去。那动静和煮没绑的螃蟹也没甚区别,他从袖中摸出两道符将锅盖贴上防止逃跑。

        饶是吸安魂烟,吸得整个人不由自主变平静的罗玉静,都有点维持不住自己哀莫大于心死的神情,心中生出些不好的预感,主动问道“你在炼丹?炼药?”

        苦生说“我自然是在给你做吃的。”

        罗玉静说“我知道了,你是在封印妖魔鬼怪。”

        苦生说“我在给你做吃的。”

        谁要吃这种东西?她刚才可是眼睁睁看着那怪东西还在扭动,就连现在它还在那里敲锅盖!罗玉静苍白的面容上浮现一丝激动的红色,她咳嗽一声说“我不吃。”

        苦生怒道“我放米前洗过手,洗了两遍!”

        罗玉静听到锅里那东西敲锅盖的动静越来越响,忍无可忍大声道“是你手的问题吗!那东西根本不能吃,那是妖怪对不对!你让我吃妖怪?”

        “有毒的蘑菇、带石头沙子的米、毒蛇蜈蚣、尸油……这些就算了,你现在连妖怪都想让我吃!”

        用手指堵住耳朵,苦生道“这并非普通妖怪,冷静!莫让戾气冲脑!迷失神智!”

        罗玉静“你不让我吃这种东西我就很冷静,只要你不折腾我,我都冷静的不说话!”

        苦生又点了两支安魂香,将烟气朝她那边扇,把这地方弄得活像是个吸烟室,罗玉静又慢慢安静下来。连锅里的萝卜妖怪都安静了,可能是已经被煮熟。

        “吸烟”的罗玉静神情超脱,还说道“我不会吃的。”

        苦生抱着胳膊,老大不高兴的样子,等到锅里飘出一股奇特的香味,他撕开符咒,打开锅盖。铺天盖地的浓香瞬间与热腾腾的白汽一同涌出,普普通通的白米汤竟然煮成了金色。

        将木勺伸进去搅动,浓郁靓丽的金色荡漾起涟漪。苦生往锅里捞了捞,将那根小一圈的“白萝卜”从锅底捞出来,丢进一边的水盆里。

        “不吃你,赶紧走。”苦生臭着脸说。

        水盆中的白萝卜从水盆里翻出来,哒哒哒跑出去。罗玉静看着这妖怪跑走,目光移动到那锅不知该称作“萝卜汤”还是“妖怪洗澡水”的东西上。

        苦生给她盛了一碗,先前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会吃的罗玉静,被那股奇特的食物香味吸引,接过碗,埋头喝了一口。

        一瞬间,她死去多时的味蕾被唤醒,她口中迸发出从未有过的鲜香滋味。

        从那些事发生后,她一度无法吃下任何东西,食物失去了滋味,为了不让姐姐担心,她努力想要吃东西,但最后往往都是在姐姐离开后又吐出来。

        来到这里,不管苦生给她吃什么,她都无所谓,因为什么她都尝不出滋味。

        这一刻,她清晰感觉到饥饿,忍不住更大口地吞咽这一碗汤。随着汤落进腹中,她不知不觉流下眼泪,并非痛苦的眼泪。一些细微的快乐和满足感从身体里涌出,这都是她已经失去了很久的情绪。

        等到回过神,罗玉静发现那一锅汤已经快被她喝完,苦生正将最后一碗倒进她的碗里。她的身体不再僵硬和冰冷,仿佛沐浴着阳光。

        “这是……什么?”她听见自己漂浮的声音。

        “太岁汤。”苦生将锅丢进水里刷刷,“太岁不是普通妖怪,是一种灵物。虽无传说中延年益寿百病全消的效用,但对凡人也有益处。”

        现如今厉鬼越发少了,这种本就稀少的灵物自然更加难找,先前巧合在溪边察觉到太岁气息,本不想扰它,若不是看这人样子实在可怜,他也不会折腾这一遭。

        罗玉静忽然明白先前误会了他,这大约是珍贵的药。她将手中最后一碗汤推到他面前“你喝。”

        苦生“我面上戴着封印,喝不了。”

        罗玉静第一次用心平气和的语气,主动问起他“不能暂时取下来?”

        苦生“诛杀厉鬼一千三百,功成圆满才能取下。若现在取下,岂不是功亏一篑。”

        罗玉静“你不用吃东西,也不会饿?”

        苦生奇怪道“谁说我不会饿,只是一直饿着已经习惯了。”

        罗玉静“……”

        苦生将东西收拾好放进随身杂物堆,抱着胳膊蹲在罗玉静面前,说“每日自己吸安魂香,控制自己的戾气,不许再大哭大叫,不许再滥用我的诛邪剑……若你配合,日后再给你做太岁汤。”

        罗玉静听着这话,隐约觉得耳熟,似乎还是她读小学的时候,姐姐跟她说过这类似的,什么“好好学习,下次再考前三名,就给你做好吃的。”

        她有点恍惚,怎么还有人会对她说这种话。

        初冬,天上飘着小雪。

        罗玉静坐在藤椅上,左右两边都是高高堆起的杂物,恰好挡住寒风,营造出一个避风的位置。一把伞撑开,固定在藤椅上,挡在罗玉静与苦生头顶,只是苦生走得快,那雪斜斜飞来,都落在他身上。

        苦生不在意这风雪,他最喜欢的便是大雪,尤其喜欢大雪覆在身上的感觉。

        抱着一根点燃的安魂香,罗玉静进行着每日的“吸烟”治疗。每日嗅着那股淡淡香味,罗玉静看上去确实好了许多,也会主动和苦生说话,譬如

        “前面有个田庄,快天黑了,去借宿一晚吧。”

        苦生说“晚来小雪,天气正好,最适合连夜赶路。”

        罗玉静“我要闹了。”

        苦生“可恶!”

        前去田庄投宿,一个老翁带两个庄客来开门,苦生一看便道“你庄上有邪祟,我能诛邪。”

        老翁大喜,将他迎了进去,诉苦道“我有一个女儿,这一两年总是缠绵病榻,每日噩梦不止,吃了许多帖药也不见好,还望道长仔细看看,究竟是何处出了问题。”

        苦生手拿诛邪剑,连多的解释也不必,感觉到这屋舍内邪祟气息,直接找上门去。他走在前面,老翁看他无需指引,径直冲着自己女儿的房间去,忙提着衣摆跟上。

        见他一脚踢开女儿房门,老翁脸一皱,想说点什么,又不好开口。

        “这是怎么了,爹爹?”床上满脸病容的女子才刚说完一句话,苦生便要将诛邪剑朝那女子刺去,骇得那老翁面色大变,扑上来按住他的手,大喊“不可啊!”

        苦生皱眉,另一手捏出一道符纸仍然朝床上打去――却不是打那女子,而是打向她的枕头。

        只见符咒挨上枕头,霎时间烧起来,火焰中一团黑色发球从枕中滚出来,又从窗户滚了出去。

        “放开!”

        听得苦生一声喝,发觉误会的老翁忙不迭放开。苦生握着诛邪剑直冲窗户,一直被他背着的罗玉静在他翻窗户时,自己熟练地从藤椅上跳下来。

        ――若不跳下来,就会被窗沿卡住,或者被扫下来。

        她不走窗户,从门出去,在小院一角找到苦生。

        那样一个小精怪,以苦生的能力,早该解决回转,可他只是抱着胳膊蹲在台阶上,望着不远处的一口石头砌的井,分明是还没杀死那作祟精怪。

        “刚才那东西,躲进井里了?”罗玉静问。

        “嗯。”苦生闷声不乐。

        他狠狠望着那边的井,一步也不愿意靠近。

        罗玉静清楚,那是因为他怕井。两人在一起相处这些时日,罗玉静早便发现了他这毛病。她们风餐露宿,偶尔歇在破庙旧宅,总会遇到水井,他看到水井就要避开,无论如何也不会接近。

        “就这么等它自己出来吗?”

        “……嗯。”

        罗玉静走到井边往下看,发现这井早已荒废,而且比她想象中要浅许多,底下尽是落叶,那团黑发球就在底下滚动。

        她回头喊“诛邪剑。”

        诛邪剑一阵震颤,飞到她手中,罗玉静拿着诛邪剑跳下井。

        苦生“!!!”

        他也跳了起来,但是往前走两步,又不敢继续接近,抓着头发大喊“做什么!诛邪剑你为什么听她的!”

        没等他怒多久,罗玉静从井口钻出来,手中诛邪剑插着那只黑发球。

  http://www.zibibi.com/book/76586/319315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