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港片宇宙之靓坤 > 第74章 缘

第74章 缘

        对于马可转述的消息,“白老虎”怀特并没有太过于愤怒。

        江湖中人都是快意恩仇的;但是,江湖上的“成功人士”,都不会被仇怨蒙蔽双眼的,他们的眼中只有利益。

        就像著名特工谢若林说的那样:

        “什么都是假的,黄金白银那才是真的。你看看,那些为官的人,嘴上都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只要你一枪打不死我,我活过来了,我还能和你做生意,只要价格公道。”

        “你能偷到那是你的本事,我偷不到,所以只好交易。”

        ……

        靓坤回到四季酒店,就接到了“白老虎”怀特的电话。

        “白老虎”怀特有交易渠道,靓坤手里有货,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双方还是敲定了分账比例:靓坤拿三成,“白老虎”怀特拿七成。

        ——没办法,在销赃这个领域,始终是“渠道为王”。

        谈成这笔生意之后,靓坤的喜悦之情却没有人可以诉说。

        跟秋生,他说不着这些。

        跟叶颖文说,她听都不听这种违法的事情。

        至于马丽当娜,已经收拾东西搬出去了。

        ……

        此时的马丽当娜,正在一个人驾驶着敞篷法拉利跑车,游览旧金山的街景。

        人生何处不相逢,说的就是马丽当娜和李联捷。

        自从以“小学同学”的名义,在阿友那里住下之后,李联捷就每天跟着阿友一起,帮他打理杂货铺。

        在叶颖文介绍的律师的帮助下,李联捷已经跟旧金山警察局说清楚了:那个钱包和警察的死没有必然联系,李联捷也不是警察局要找的杀警察的凶手。

        当然,在“说清楚”的过程中,靓坤花出去的几千美金也起了不少作用:有些进了律师的口袋,有些则进了办案警察的口袋。

        ——这就是律师的作用!没有律师在中间牵线搭桥,警察根本就不会收靓坤的钱。这并不违法,因为在美国是有《游说法》的,这都是合法的。

        警察局撤销了对李联捷的通缉令。

        李联捷虽然洗脱了罪名,但是在这桩案子完结之前,李联捷还不能离开美国。

        旧金山警察局已经给胡娜威发布了通缉令,但是仗着自己那张在美国人看来没有任何特征的黄种人的脸,胡娜威仍然大摇大摆地生活在旧金山。

        ……

        李联捷不像胡娜威那样喜欢钻营,这一点从“汽车驾驶”这一项技能上面就可以看出来。

        在这个年代的内地,司机或者说驾驶员,绝对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

        有这么一句顺口溜就是说这个情况的:马达一响,黄金万两;车轮一转,一天一万。车行千里,欢欢喜喜;路走八方,顺顺当当。开车的本是有福的人,左边金,右边银,中间放着聚宝盆。四只轮子四只宝,走到哪里哪里好;四只轮子四只船,走到哪里都安全!

        在武术队的时候,胡娜威就通过死磨硬泡拍马送礼等手段,成功地从武术队司机那里学会了汽车驾驶技术,想的是退役以后当个司机。

        只有李联捷,一天到晚只想着练功。

        所以,阿友认为李联捷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学会开车。

        阿友说道:“美国是一个‘车轮上的国家’。在美国,不会开车,就相当于不会走路,哪里都去不了,泡妞就更加不用想。所以,你一定要学会开车。”

        李联捷心说:你会开车,也没看到你泡妞成功过啊!

        如果阿友能听到李联捷的心声,一定会泪流满面地说:“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能不能就不要再拆穿?”

        阿友用杂货铺那台进货送货的厢型车教李联捷开车。

        李联捷人年轻,学东西快,很快就学会了开车。

        ……

        阿友展示给李联捷的,除了“讲义气”这一面,另一面就是咸湿!

        对于这个评价,阿友说道:“在美国,不管你有没有工作都好,只要你有子女,就可以拿失业救济金,老虎蟹都要拿,这些就是资本主义的好处。不泡妞,哪来的子女呀?”

        ——粤语“老虎蟹”,一是螃蟹的一种;二是“无论如何不顾一切”的意思。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阿友的老爸文叔看店,阿友和李联捷出去给顾客上门送货。

        按照两个人的分工,李联捷负责开车的时候,阿友负责把货搬到顾客家里去。

        从顾客家里出来,看到了一个前凸后翘的金毛大洋马从自己面前走过,阿友把手里装货剩下的纸箱扔到脑后,就凑上去和大洋马并肩走路,顺便还搭讪两句。

        阿友还特别给大洋马展示了自己外套上的“iloveu”,其中的“love”不是用写的,而是用一颗红心代替。

        大洋马倒是也不挑嘴,直接挽住了阿友的胳膊。

        阿友正在向四方神佛致谢许愿的时候,他背后有七八个手持棍棒的白人大汉跟了上来。

        坐在厢型车里的李联捷看到之后,摇了摇头,开门下车,向阿友这边走过来。

        阿友还不知道自己中了“仙人跳”,还在跟大洋马挨挨擦擦上下其手。

        大汉们包围住阿友之后,把大洋马拉到身后,就把阿友按到街边的墙壁上,掏走了阿友的钱包。

        阿友还想解释一下,用手点着自己外套上的“iloveu”。

        打开钱包一看,大汉们对阿友出门不带个十万八万的现金十分不满,抬手就给了阿友一耳光,骂道:““iloveu,too。”

        李联捷快步上前,一脚就踢翻了离自己最近的白人强盗。

        李联捷这一脚,正踹在白人强盗后背上脊椎和腰的交叉点上,估计这家伙以后一个腰椎间盘突出少不了。

        被踢翻的白人强盗的呻吟声,成功地引起了同伴们的注意。

        剩下几个白人强盗扬起手中的棍棒,就向李联捷围攻过来。

        其中,还有一个白人强盗用的是单支双节棍,那条双节棍在他手里舞得上下翻飞,围着他的脖子肩膀腰间打着圈。

        ——显然,这是一个喜欢李小龙的粉丝。

        李联捷心道:这棒也使得好了。只是有破绽,赢不得真好汉。

        李联捷虽然是赤手空拳,但是毫不慌张,面对这六七个白人强盗,有进有退,或左或右,通过跑位,让那些白人强盗自己人挡住自己人的攻击路线,而让自己始终只面对一个敌人的进攻。

        对上每个白人强盗,李联捷都是一招制敌,在很短的时间里结束战斗,充分体现了那句话:功夫是杀人技,没那么多花哨,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打倒敌人。

        很快,白人强盗就躺倒了一地。

        李联捷从一个白人强盗手里抢回了阿友的钱包,回头一看,阿友还在和那个大洋马在一边勾兑,手里比划着,嘴上“阿达阿达”地配音,向大洋马传播中华武学。

        “钱包都拿回来了。走啦!”李联捷拉着阿友的后衣领,把仍然不肯离去的阿友拽回了车上。

        车子开到下一家顾客家门口,这次换成李联捷送货,阿友看车。

        阿友一身懒骨,靠在车头上看着来来往往的美女直流口水。

        特别是一个身穿背心和短裙慢跑锻炼身体的美女跑到阿友身边,原地跑步,等着红灯。

        阿友站直了,脱掉自己的外套,又脱掉衬衣,光着上半身,眼睛盯着美女胸前上下起伏的波涛,还要勾着手臂,努力展示自己平庸得肱二头肌。

        轻蔑地看着阿友的一身排骨,运动美女嗤笑道:“无耻!”然后跑过了马路。

        看到阿友又吃瘪了,李联捷走上来,一边哈哈笑着,一边拥着阿友的肩膀,说道:“好了,走吧!”

        阿友拨掉李联捷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没好气地说道:“别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们是同性恋呢!说不定,我泡不到妞就是这个原因。”

        说着说着,阿友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后视镜,越凑越近,还把头伸出车窗看。

        李联捷一看,原来是另一个美女开着敞篷跑车路过。

        阿友一脚油门发动汽车,追了上去。

        终于在一个红灯前追上了,和跑车并排停在停车线前。

        跑车上的美女早就发现了后面那辆厢型车,摘下墨镜看过来,看到了李联捷。

        阿友俯身,隔着李联捷的身体,把头努力伸过来,跟美女打招呼道:“嗨,baby!”

        感觉自己和李联捷的动作有些暧昧,阿友又一拍李联捷,解释道:“thisismyfather。”

        李联捷也看过来,原来是熟人——马丽当娜。

        李联捷拍了阿友一下,说道:“熟人来的。不要开玩笑了。”

        李联捷向马丽当娜挥了挥手,说道:“马小姐,是你啊?我朋友开玩笑的。”

        马丽当娜轻蹙峨眉,说道:“我不姓马!”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模式!

        


  http://www.zibibi.com/book/82908/319315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