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我那荒唐狗血的三十一年 > 第六章 那一年的风雨难以同舟

第六章 那一年的风雨难以同舟

        谢谢大家的收藏,推荐,我会努力把这本书写完。

        虽然,我知道自己在写作上有很多不足。但是,我会认真对待,绝不敷衍。

        在这里,先行谢过大家了。

        还望,大家多批评,多给一些中肯的建议。

        上一章的内容写的是奶奶,这一章写的便是我的父母。

        关于父辈的婚姻,我无权评价。但是,心里却有些话想说。

        说实话,我挺羡慕奶奶那一辈人的婚姻。却觉得,父母那一辈人的婚姻都很不幸福。

        这些,我想都是社会大背景酿成的吧。

        奶奶他们那一辈人,对于婚姻的理解很保守。说的直白些,就是那一代人不敢离婚。离婚这两个字,对于那一辈的老人来说,是种笑话。每一个不幸福的人,对生活的态度都是得过且过。嘴上讲着全是为了孩子,能将就便将就着一起生活。他们那个年代的思想状态,一直还停留在改革开放的初期。

        当然,我这里说的是大多数人,不能一概而论。

        父母那一辈人,多数是靠相亲来组成家庭。两个人看对眼了,双方家长一见面,把婚事一说,钱一谈,婚就结了。

        所以,他们有选择的权利。却没有,自主选择的能力。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的进步,人们的思想开始有了巨大的改变。

        我上初中那会,到处都在提倡自由,婚姻自由,恋爱自由。

        人自由了,想法也就随之变多了。

        想法多了,面对的诱惑也就大了。

        诱惑大了,人的心就开始不定了。

        心不定了,问题自然也就出现了。

        所以,随着时间的变化。人们渐渐把婚姻,看的不再那么重要。

        很多人,开始更加看重自己的利益得失。却忽略了,自己本身拥有的。

        直到今日,许多人活得越来越自私。没有人愿意迁就,没有人愿意妥协,更没有人愿意得过且过。

        所以,离婚率变得越来越高。

        因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离开谁都一样活。却没有人愿意,多想想两个人在一起怎么能更好的生活。

        ——————————-

        ———————————-

        弟弟安静的趴在我的后背上,我脚下踩着一路的泥泞往家回。

        临走前,奶奶劝我们晚上住在她家。可是,弟弟哭着喊着要回家找妈妈。

        “林佳谦!你干嘛又勒我的脖子?你想把哥哥勒死吗?”我蹙眉对着身后的弟弟说。

        他在我的背上,咯咯咯的傻笑。“哥哥,我要掉地上了!”

        我腰部跟手同时用力,把他向上提了提,他这才肯把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你变重了,林佳谦。”我借着微弱的月光,躲避着地上的积水。雨后的芳草香气,总是让我贪婪的想多吸几口。

        “哥哥!我长大了!”他边说边傻笑着。

        “嗯,林佳谦长大了!哥哥就快背不动你了!”我喘着粗气,继续往前走着。

        “等我长大了,我背哥哥骑大马!”他的脚在我的后背上乱蹬,似乎,又要掉到地上。我再次用力,把他提了上来。

        “等你长大了,哥哥就老啦!”我感叹到。

        “嗯!”他晃动着小脑袋,在我的肩膀上用力的点了点头。

        “别晃了!一会又要掉了!”我把腰弯的更低,生怕他掉下来。

        他双手用力抱住我的脖子,双脚拼命的往上蹬。

        “你这真是想勒死我呀!林佳谦!”

        他在我背上又咯咯咯的傻笑。

        我们走出奶奶家的胡同,沿着大路继续向前走。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路边的屋子,大多数已闭灯。

        夜,开始安静了下来。路旁的绿叶上,雨滴也在无声的滴落。

        此时,我家院子里的积水已经很深。因为住的离河边很近,每次下雨都难逃被淹的命运。

        我趟着水继续往前走。弟弟那双肉肉小手,在我的背上抓的更紧。生怕,自己掉进水坑里。

        大门向外敞开,屋里的灯还亮着。雨水从院子里汇成一条小河流,向大门外流去。最终,流进门前的小溪里。

        刚踏进院子,就听到了母亲的吵嚷声。

        我习以为常的往房门前走,到了台阶上把弟弟放了下来。

        弟弟站在门前想要开门,却被母亲如雷的咆哮声,吓得停住了手。他无助的回头,满脸难过的看向我。

        我右手拉起他稚嫩的小手,另一只手轻轻拉开了房门,

        母亲似乎并没有被我们打扰,继续在里屋破口大骂。

        我拉着弟弟走到厨房,打开木橱柜。里面摆着一盘撕好的烧鸡,我将鸡腿取了出来,递给弟弟,“一看你妈就是打麻将又赢钱了,吃吧!”我说。

        弟弟点了点头,从我手里接过鸡腿。我将灶坑旁边的木头板凳,塞到他的屁股下,从另一边又拿来一只板凳,坐在他旁边。他啃着鸡腿,我发着呆。

        里屋,母亲似乎骂累了,声音暂停了几分钟。

        可是,没过多一会,里屋的木门咣当一下,狠狠的撞到了墙上。

        父亲摇摇晃晃的从里屋出来,他光着脚,双眼迷离的看了一眼厨房。他好像发现了我们,又好像没发现我们。推开房门,一个人走了出去。

        “喝喝喝!早晚喝死你!”母亲穿着拖鞋从里屋追了出来,指着门外的父亲,继续骂道:“你忘了你爸是怎么死的了?你不想好好过日子,我还不想那么早守寡呢!你就天天喝,天天往死里喝,早喝死,我早带着孩子在找个野男人嫁了!到时候,我把孩子的姓全给你改了!”母亲站在门口,满脸的不依不饶。

        当她气鼓鼓的转过头来,看着我们两个坐在那里无助的看着她。随即,又换了一副嘴脸慌忙的跑到了弟弟的面前,“哎哟,我的老宝贝儿,啥时候回来的?”

        弟弟似乎还深陷在刚刚那一幕中,避开了母亲的双手,向我这边靠了过来。

        父亲提着裤子,摇摇晃晃的又从外面走了回来,边走边嘀咕,“你吹牛逼!你要敢把孩子的姓改了,以后咱们谁也别想好过!我就喝!我不喝干嘛?我以前不喝酒,我老丈人赵长德非逼着我喝。现在,我学会喝酒了,你又不让我喝了?”此时,他已经回到了屋里,就站在厨房的门槛上。可是,身体依旧不听使唤的摇晃着。

        “自己特么没点比脸,还总把事情赖到别人头上!我爸教你喝酒,我爸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着你喝了?”母亲背对着我们,面对着父亲又继续骂到,“怎么舔着脸说的,你瞅瞅在孩子面前,你哪有个当父亲的样子!整天回来都是醉醺醺的!你自己说,有没有一天是清醒着回家的?”

        “那也比你强!”父亲向前晃动了一步,离母亲不到半步的距离。可是,在母亲健壮的身躯面前,父亲显得太过瘦小。

        “你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打麻将,孩子从来也不管不顾!我喝酒,我喝酒好歹是出去赚钱了!你干嘛了?饭也不做,孩子也不管!你合格,你这个母亲做的太到位了!”父亲边说边竖起了大拇指。

        这时候,弟弟又往我怀里钻了钻。瘦小的身子,在我的怀里不停颤抖着。

        我将他抱了起来,他把头埋进我怀里,用自己的小脑袋,用力的在我的胸前蹭了蹭。我拍了拍他的后背,“不怕,哥带你去奶奶家睡。”

        我抱着弟弟,经过了父母的身边。弟弟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始终没有多看父母一眼。

        我趁着夜色,抱着弟弟往奶奶家走。

        弟弟趴在我的怀里,偷偷的抹着眼泪。远处,父母的吵架声渐行渐远。

        月光下,弟弟突然抬起头。将手中的鸡腿拿到我的眼前,那张稚气的脸上,硬挤出一抹笑容,“哥哥,你要不要吃鸡腿?”

        我摇了摇头,继续抱着他往前走。

        他手里紧紧握着那半只鸡腿,却再也没吃一口。

  http://www.zibibi.com/book/88777/317503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