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我那荒唐狗血的三十一年 > 第七章 那一年的误会不明不白

第七章 那一年的误会不明不白

        误会

        是一个人的说不清,

        另一个人的想太多。

        一个人的不愿解释,

        另一个人的自以为是。

        —————-

        ————————-

        中学的校门外,挤满了返校的学生。

        其他乡镇的住校生,下了车就飞快的向宿舍跑去。他们大包小包的拎着很多东西,男同学多数带着一些零食,女同学五花八门的带着很多东西,比如换洗的内衣,又比如安乐卫生巾。

        我跟涛哥两人站在校门外,看着缓缓向里移动的人群。他在身侧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我说,大林哥,你这双小眼睛都快夺眶而出了!用不用我给你配一副望眼镜?”

        “滚!”我回头瞪了他一眼。

        他不以为然的看着我,将右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略显担心的说:“话说,那个邋里邋遢的家伙靠谱吗?你也没打电话问问?”

        “我又没他的电话,要我怎么问?”我没好气的说。

        “那就没办法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不解的问。

        “刘—文——曦!”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

        我摇了摇头,一时间心里没了底,“我也是第一次,我哪知道怎么办?”

        “也是!”他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没关系,下次就有经验了!”

        “哪来的下次?”我推着自行车往里走。

        等我俩进入校园,锁好自行车后,身边已经少有几人。

        我俩拎起书包,脚下踩着红色方砖铺成的小路,快步向教学楼走去。

        此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左右。天色已经渐黑,教学楼里的灯也已经亮了起来。

        我在教室门前停住,这时涛哥在我身后推了我一把。我一个没站住,身子狠狠的撞到了木门上。

        “你要死呀!”我转头大骂!

        他丝毫不觉愧疚,反倒是嬉皮笑脸的看着我说:“怎么?你害怕了?”

        被猜中心思的我,躲避着他的目光,“没,没有,我有什么好害怕的?”

        “切!鬼信你!”他从我身边挤了过去,独自推门而入。他前脚刚迈进班级,便回头对我眨了眨眼,小声说:“去吧!皮卡丘!”然后,他满脸幸灾乐祸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大家都忙着整理自己的学习用具和书本,根本没有人在意我俩的到来。我恍惚间感觉似乎有人在向我招手,带着疑惑我侧过脸寻去。

        此时,坐在靠窗最后一排的刘向南,对着我比着ok的手势!而且,满脸得意。

        似乎,他想告诉全世界,他干了一件大事。而且,他是帮我干的。

        我给了他一个眼色,示意他低调点。谁曾想这家伙更兴奋了。一手比划五,两手比划十。

        我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驰而过,边对他点头边往自己的座位走。

        路过刘文曦面前时,还特意偷偷瞄了她一眼。她正低着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书,完全看不出跟往常有什么不同。我内心觉得奇怪,转念一想,“也是,大庭广众之下,人家小姑娘应该有什么反应呢?”这样一想我的心里又轻松了许多。

        像以往的日子一样,沈月月先是偷偷瞄了我一眼,看我脸色正常,才抬头看着我说了句,“你怎么总是最后一个到?”

        我放下书包,将里面的文具拿了出来,看着她那张“肥而不腻”的脸说到:“重要的人都是最后出场的!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将文具在木桌上摆好,一屁股坐了下来。

        “你就吹吧!还重要人物呢?少自以为是了!”

        “我说你,沈朋同学,我怎么一来,你就跟我找事情?”

        “有吗?”她一脸认真的看着我问道。

        “懒得理你。”我侧过脸背对着她,趴在了书桌上。

        她见我不愿理她,自觉没趣,又低下头开始写练习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窗外的天越来越黑。

        其他人,沉浸在学习之中,而我,却深陷忐忑之中。

        这时候,我的右眼皮开始狂跳,跳的我越来越心慌。我拿出作业本,从上面撕掉了一块。然后,啐了一口唾沫,贴在了我的右眼皮上。

        沈月月看着我,一脸嫌弃的说:“你怎么这么恶心?”

        我没好气的说:“又没粘你眼睛上!”

        “你敢!”她蹙眉看着我,身子向后移了移。

        “一看你就不懂,我妈说,眼皮跳的时候,上面贴一张白纸,这就叫白跳!”

        “你妈真人才!”她叹服的点了点头。

        我刚想还嘴,心想,“怎么能在这时候被她个小丫头片子欺负了!”脑子里刚组织好的语言,却被刘老师的推门而入,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刘老师黑着一张老脸,五官显得有些扭曲。

        此刻,他就站在门外。用他那尖尖的下巴,打量着所有人。

        最终,他把目光锁定到我身上。我深感意外,又有些心虚的转过身去。“最近,我也没犯啥错误呀!”我心里嘀咕着。“神经病,盯着我看干嘛?”

        “林佳诺!”

        教室里死一样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我这里。

        “到!”我回答的声音很小,不过,还是努力站了起来。

        “来我办公室一趟!”刘老师说完,独自转身就走了。

        此时,所有人都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我。下面乱哄哄的,不知道都在说些什么。

        沈月月拉了拉我的衣袖,一脸慌张的说:“我告诉你,你上次英语练习题,千万别说是我替你写的!”

        “啊?”我吃惊的看了她一眼。心想:“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呢?”我看了看眼前的沈月月心想:“放心!既然你这么仗义,做好事不留名。兄弟我也绝对不会出卖你的!”我坚定的对她点了点头。

        所有人随着我的移动,目送着我离开了班级。

        踏出教室,心里还是有些发慌,“会是因为没写作业,让别人替写这件事吗?”我回想起刘老师刚进教室时那张阴沉的脸,心中越发的恐惧。“能那么简单吗?似乎没那么简单吧!”

        我一步一步缓慢的走上了楼梯,可是,统共就三十节楼梯呀,一转眼的工夫就到了。我站在英语办公室门外,“铛铛铛!”我抬手敲门。

        “进!”里面传来了一个女老师的声音。

        我心想,“这下不怕了,有别的老师在,量他也不能太过分的骂我。

        我推开门,低头说了声,“老师好!”没等我抬起头,刘老师就站了起来。

        他气冲冲的从我身边而过,走出门外时,冷冷的说了句,“跟我过来!”

        他的脚步很快,出了办公室后,径直向右手边走去,我刚反应过来,他已经走出了十几步。

        我快步跟上,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他挨个办公室的门都扳了一下。最后,只有历史办公室开着,里面没有人。

        我们一前一后进了历史办公室,门重重的关上了。

        刘老师将身上的皮夹克脱掉,披在了木椅上。他坐了下来,而我远远的站在靠门边的位置上。

        “说吧!”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支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

        “说什么?说什么?”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我不停地反复思考着,却始终没有说出来一个字。

        “不说?是不是?”刘老师扶了扶自己的金丝边眼镜,又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说什么?说你妹呀我说!”我当时心里是这样想的。“万一,我说的跟你要我说的不是一回事,那我不又多交代了一件事?敌不动,我绝不能先动。万一交代错了,祸及别人怎么办?”

        “行,不交代是不是?”刘老师站起身来,将烟灰狠狠的弹到了地上,右手夹着烟卷,抬腿就是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向后退了三步,身子撞在木门上。只听咣当一声,我应声坐到地上。

        刘老师走近后,蹲在地上,“知道不知道哪里做错了?”

        我大口喘着粗气,右手用力揉了揉肚子。“知道,知道了!”我额头上疼出了几滴冷汗。

        “知道了,那就快交代吧!”他向后退去,又坐回椅子上。

        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努力让自己站好,“对不起,刘老师。”

        “对不起?你对不起我什么?”他冷冷的说。

        “对不起,我不该让别人替我抄作业!”我的声音很小,右手依旧捂着肚子,我依稀感受到,肚皮上火辣辣的炙热感。

        “放屁!”他狠狠的拍了拍桌子。“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啊?”我目瞪口呆的愣在了那里。

  http://www.zibibi.com/book/88777/31750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