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我那荒唐狗血的三十一年 > 第三十四章 放开不能在相爱

第三十四章 放开不能在相爱

        上天赋予我们两种能力

        一种叫做遗忘,一种叫做追忆

        两者之间永远无法得到制衡

        更多的时候

        我们总是在遗忘之后

        试图追忆过往

        又在追忆之后

        将那些无法遗忘的伤痛在心中铭刻

        该留下的,都没留下

        留下的

        却只有那残存不灭的执念

        还有,那满目的悲凉

        我将这些,全部归结于成长

        —————————————林佳诺in

        …………………………………

        …………………………………

        第二天,丽丽姐来找我,她一身素衣,面容看着有些憔悴。她把表哥所有的东西都交给了我。实际上,除了一个皮箱子,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

        我问丽丽姐:“表哥这会估计还没醒酒,要不要我叫他。”

        丽丽姐摇头,说:“不必了,你替我把这些东西交给他。”

        我问,“万一,表哥有话想对你说怎么办?”

        丽丽姐说,“已经不重要了,该说的昨天都已经说过了。”

        我说:“你俩就这样结束了,不会觉得可惜吗?”

        丽丽姐沉默不语,转身向后走去。最后,消失在人海之中。

        我回到出租屋,发现表哥早已经不在,我到他工作的地方找他,可是,那里还没有开始营业。

        最后,我在江边的石阶上找到了他。

        他身边摆放着两厢啤酒。我当时很好奇,他是如何搬来的。还没等我细问,他先发现了身后的我。

        “怎么?怕我想不开呀?”他醉眼迷离,脚下堆满了空瓶。

        “没有,我就是路过而已。”我在他身边坐下,从箱子里拿出一瓶啤酒。“帮我打开,昨晚喝的太多,醒醒酒。”

        表哥没有转头,接过我手中的酒。用他那不太整齐的牙,轻易的将瓶盖磕开了。

        “你这样,也不怕牙磕掉了。”我蹙眉,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他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连死的心都有了,还会怕自己的牙掉吗?

        我无言以对,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说道:“表哥,今天丽丽姐来过了。”

        表哥哦了一声,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

        “她来送还你的东西。”

        表哥点头,“我知道。”

        “你不去看看她吗?她看起来似乎并不太好。”

        表哥看着远方,喝下一大口酒,“看了又怎么样?留不下的,终究只是遗憾。”

        “至少,你应该去送送她。”我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送了又怎么样?她始终还是要离开。我想,躲着不见,就是对她最好的道别。”

        “可是,她都主动找你了呀。我想,她肯定是还想见你一面的。”我反驳。

        “或许吧。”表哥叹了口气,转头皱着眉头,眼睛半睁半闭式的看着我,“你知道,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

        我心中已经猜到一二,还是假装不知的摇了摇头。

        “我以前觉得,我跟丽丽之间最大的问题是性格。于是,我为了她改掉我的脾气,什么事情都愿意多为她想想。后来,我学会了多为她着想,却发现我们之间的问题是年纪。我好恨自己,如果我能早生十年,是不是我们之间就不会分开了呢?”

        “或许,你早生十年,你就遇不到她了。”我看着平静的江面,竟发现没有一点波澜。

        表哥哈哈大笑,笑中带泪的看着我,“是不是,你哥我太不勇敢了?”

        我不太确定的摇了摇头,“可能,换做我,也会跟你一样吧。”

        “真的?”

        我点头,“不过,如果我真的爱她,就不会轻易放弃。况且,我觉得这件事情上,丽丽姐牺牲的应该比你大。”

        “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或许是感觉吧!”

        “你不是说,感觉是最不靠谱的东西吗?”

        我略显尴尬的回避着表哥质疑的目光,“有时候,也要分人分事对待。谁又不是傻子,我家养两年的狗死了,我都难过了好久。更何况是一个活脱脱的人,一个陪你吃喝拉睡的女人。可想而知,你得有多难过。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爱不爱她?”

        “爱,很爱。”他没有犹豫。

        “那爱跟年纪哪个更重要呢?”我一脸认真的望着表哥,等待着回答。

        他迟疑了许久,似乎有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却又说的不太肯定,“爱?”

        他痴痴的看着我,似乎想要从我的眼中寻得答案,“你这样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呀!”

        一整个下午,我们都坐在江边,有意无意之间说上几句废话。

        江风渐起,岸边行人匆匆而过。没有人会在意我们,就像没有人会理会比自己不好的人一样。

        他们虽然同情弱者,却从不把弱者放在眼里。

        直到晚上,表哥都不肯回去。

        我知道,他是刻意的想躲避丽丽,怕回到那个出租屋后,里面满满的全是两个人的回忆。

        我收留了他一晚,可是,他睡到凌晨一点,就醒来,怎么也不肯再睡。

        他坐在窗户边,一个人遥望着星空。月光将他孤单的背影拉长,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失恋了而已。”

        表哥的笑容淹没进黑夜之中,“说的好像你失恋过一样。”

        “没失恋过,不过单单看你。我感觉,那滋味肯定不能好受。”我对着黑夜里的表哥笃定的点了点头。

        “想知道什么感觉吗?”

        我摇头,“不想。”

        表哥不解,“为什么?”

        “有些事情就好比书本上的道理,你扯着嗓子说再多也没用,人总是要自己经历了以后,才能把道理理解成真正的道理”

        “谁跟你说的?这话你肯定说不出来。”

        “我奶奶说的。”我回答。

        “难怪。”表哥转头,无力的叹了口气。

        “表哥,你真的不去送丽丽姐吗?”

        表哥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地摇头。

        “天一亮,她就走了。可能,你们俩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一辈子那么久,想想蛮可怕的。”我略显惋惜的说。

        “是呀,一辈子那么久。”表哥又叹了口气。

        “那你到底去不去?”我在次追问。

        “睡觉吧。明天再说。”表哥转身背对着我躺了下来。

        我见他似乎不想理我,只能闭上眼睛,没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表哥已经不在了。我抬头看了看身边的闹铃,此时已经是上午七点多。

        我慌忙的起身,套上了衣服就往外跑。一路狂奔冲下了楼后,接着,又向前跑了三百多米。

        最终,在原地停了下来。

        我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神经病呀!跑什么呢?”

  http://www.zibibi.com/book/88777/318799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