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我那荒唐狗血的三十一年 > 第三十五章 难道这是上天的安排

第三十五章 难道这是上天的安排

        曾经,存在于梦里,回归于现实

        消失,殆尽,直至灭亡。

        回忆,搁浅,变成轻叹。

        我们无暇惋惜,我们无故缺席。

        错失在,本该互拥彼此的人生里。

        我姗姗来迟,你却早已满身荆棘。

        伤人伤己。

        是多久,要多久?

        忘多久,努力多久?

        才会从我的世界,

        走进另一个属于你的世界。

        —————————林佳诺in

        ………………………………………………

        ……………………………………………………

        十一点的钟声刚刚敲响,表哥便回来了。

        他推门而入,此刻我正坐在窗边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他坐在床边,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栽倒过去,脑袋重重的摔在床上。

        我先是一惊,回过神时发现表哥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天花板。他双手紧紧攥着拳头,浑身上下都较着劲。

        “你咋了这是?”我爬到表哥身边,看着他红肿的双眼,心中莫名的心疼。

        他没有回答我,眼里的泪水噼里啪啦的落到被子上。豆大的泪珠,落地生花,将床单打湿一大片。

        我轻叹一声,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安慰他,便随口问道:“见到了吗?”

        表哥点了点头,泪已成河。

        “那就好,至少没有遗憾了。”

        表哥猛地坐起,浑身颤抖着,拼命在兜里翻找什么,看起来十分着急。

        “怎么了?找什么呢?”我询问。

        “烟,快给我根烟!”他的情绪很不稳定,沙哑的声音之中带着些许迫切。

        “这……这有!”我转身,从窗台上将昨夜抽剩下的烟递给他。

        他接过烟时,双手依旧有些颤抖,脸色惨白,嘴唇黑的发紫。

        他将烟叼在嘴里用牙齿狠狠的咬住,抬手将烟点燃。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如释重负的吐了出来。接着,他又是一口,仅仅用了三下,一根烟就只剩下了烟蒂。

        他渐渐冷静下来,双眼依旧红的厉害。布满红血丝的眼球里,看不出一点生机。

        表哥微微仰起头,泪水已不再落下。随即,再一次向后瘫倒在床。

        他静静的望着泛黄的天花板,安静了许久,终于开口,“她走了!”

        “我知道。”

        “他把我的青春也带走了。”

        “你今年才十九岁,青春怎么可能那么早就结束?”

        他微微一笑,笑的牵强,笑的苦涩,笑的令人心疼,“可是,从她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时,我的青春就已经结束了!”

        “别这样说。”我劝他道。

        “你知道吗?我太自私,太没用了。”他咬着牙,紧紧攥拳的双手狠狠砸在了床上。

        我问他为什么,他摇了摇头。

        又陷入了一阵沉默,他说,“昨晚,一夜没睡,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像疯子一样冲了出去。”

        “我今天也是。”我插嘴。

        表哥似乎并没在意我的话,自顾自的说道:“我一路向前疯跑,居然忘记了打车。我总觉得自己的跑的很快,快到可以追回丽丽。我拼命的跑,越跑越快。快到,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快到,早已忽略了身边的一切。我一路飞奔,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冲进了火车站。”

        “然后呢?”

        “然后?”表哥冷笑,“然后,我就傻了。我根本不记得丽丽坐的是哪趟火车,跟她在一起那么久。我后知后觉的发现,竟然,我都不知道她老家具体在哪儿。”表哥略显苦涩的摇了摇头。

        “身份证上不是有吗?”我提醒他。

        他点头,“我知道。可是,以前拿在我手上的时候,根本从未留意过。等我想留意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从未想要了解过。”他情绪再一次变得激动,坐起时,又随手点燃一根烟。

        “少抽点吧!”我劝他。

        他无力的摇晃着尖尖的脑袋,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直到一根烟抽完,他才继续开口说:“你说,为什么从来我就没在意过这些事情呢?”

        我佯装思考,“可能,那时候你觉得她只属于你,永远不会离开你。所以,对于这些事情,也许就不那么在意吧。”

        表哥突然眼前一亮,似乎找到了心里的答案,他边傻笑边点头,“对…你说的对…虽然,我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分开。可是,我总抱着侥幸的心态,打心里觉得她不会离开我。”

        我又问:“那你找到她了吗?”

        “找到了,又好像没找到。”

        “什么意思?”我不解。

        “我只大概知道两条信息,一是她老家是黑龙江的,二是火车是七点多的。”

        “这不已经很明确了吗?”我显得比他还要心急。

        “我当时也这样想,可是,我却发现,七点之后同时段去往黑龙江的火车有三趟。当时,我脑子一下子就炸了。我开始到处乱窜,在候车室里来回疯跑。虽然当时是早上,可是好像老天刻意的刁难我,火车站里的人格外多。我在人群之中挤来挤去,边找边喊,眼看着时间马上就到七点了,我变得有些焦虑不安,冲着人群一遍遍喊着丽丽的名字。”

        我想象着当时的画面,有些心疼的拍了拍表哥的肩膀,“那,你到底见没见到丽丽姐?”

        “见到了!”他突然停住,目光变得呆滞。

        “然后呢?”我急切的问道。

        “我在检票口几米外的地方,远远的发现了她。她看起来有些失落,两步一回头的向前走着。”

        “她在等你。”我说。

        “我知道。”表哥点头,“可是,当时我深陷人群,根本就挤不过去。我在嘈杂的人群之中,拼命喊她的名字。但是,她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心好痛,像被无数根细细的针扎一般。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就要失去她了。于是,我发了疯一样挤出人群,跑到检票口时,丽丽已经不见了。”他眼中难掩失望,不停的摇头。

        “那怎么办?”我觉得应该还有下文。

        “我已经失去了理智,想要硬冲进检票口。却被安检人员拦了下来。我试图央求他们让我进去,可是,他们一个比一个冷漠无情。身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已经疯狂到完全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还好,其中一个好心的大姐提醒了我。”

        “她说什么了?”

        “她提醒我去买一张站台票,这样就能进去了。我顾不上许多,迅速向售票处跑去。我冲到队伍最前面,对身后的人不管不顾,我不在意排队的人怎么骂我。真的,我觉得,那一刻我就要死了,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就想立刻、马上、见到丽丽。”

        “我理解。”我说。

        “再次回到检票口时,还有一分钟车就要停止检票了。我慌忙的冲进站台,人们已经陆续上车了。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我突然有些害怕,害怕连想说的话都来不及说,她就这样从我的世界里消失。”说到此时,表哥有些更咽。

        我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继续等着表哥说下去。

        “我从最后一节车厢往前找,边跑边望着里面形形色色的人。我意识到,可能希望很渺茫。但是,我就是想试试,我不想留有遗憾。我拼命的跑,拼命的喊,拼命的寻找。正当我跑到中间时,所有人都已经上了火车。火车发出一声悲鸣,我的心再也无法冷静。我好怕,我好慌,我感觉自己快死了。我继续跑,继续找,继续嘶声力竭的喊。”

        “找到了吗?到底?”我在表哥的影响下,也变得急躁起来。

        “找到了!就在我跑到第二节车厢的时候,发现了靠近窗户的丽丽。我跳起来用力的拍打窗户,边拍边喊。丽丽发现我时,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她拼命的拉身边的窗户,可是,怎么也拉不开。我拼命的喊,她似乎怎么也听不见。最终,随着一声哨响,火车缓缓开动了。我追着火车跑,边跑边拍窗户。丽丽哭的越发厉害,她无力的看着像疯子一样追逐火车的我。最后,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她向被火车越甩越远的我挥手,最后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有些很不理解的看着表哥,“你当时喊的什么?丽丽姐她听懂了吗?”

        表哥摇头,“不知道。”

        …………………………………

        那一天,表哥追着远去的火车喊:“丽丽,我爱你。

        那一夜,表哥望着窗外的夜空说:“丽丽,我爱你。

  http://www.zibibi.com/book/88777/319554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