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我那荒唐狗血的三十一年 > 第四十二章 体检

第四十二章 体检

        十月二十日早,我蒙着头正呼呼大睡。母亲急匆匆的推门而入,然后毫不留情的掀开了我的被子。

        “几点了?还睡呢?”

        我揉了揉眼睛,望着墙上的挂钟指向七点。于是,不管不顾的把被子拽了回来,重新蒙在头上,“老赵!你要干嘛?想冻死你大儿子吗?”

        母亲一听急了,这次直接把被子全部拽开,在身前揉成一团。

        “好冷!”我卷缩成一团。

        “快起来收拾收拾,一会的去武装部体检。你这磨磨叽叽的毛病,啥前能改过来?”母亲将被子扔到一边,将一身新衣服丢到炕上,关门前嘱咐道:“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收拾不完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嗤之以鼻,心想:“又吓唬我?我是从小被你吓大的!你忘记了?”

        我舒了口气,刚要蒙上被子继续睡。

        弟弟从门外探出圆圆的脑袋,见我又躺了下来,便推门而入,挥动着那双肉嘟嘟的小手,张牙舞爪的爬到我身边。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心想,“这个小王八犊子要干嘛?”

        “啊…………………林佳谦!你个小王八蛋,手怎么这么凉?”弟弟把手伸进了我的胳肢窝里,一脸淡定的望着我。

        “你骂谁小王八蛋呢?”母亲的声音从屋外穿墙入耳。

        我高喊:“老赵,你宝贝儿子太欺负人了!你在不领走,我要动手了昂!”

        我双眼瞪着弟弟,他不慌不忙的说道:“哥哥,妈妈说,要我帮你清醒清醒。”

        我白了他一眼,无奈的说道:“谦哥,你果然,是你妈妈的好儿子。你真棒,你成功了!”

        弟弟咯咯的傻笑,跑出了房间。

        突然,一下子睡意全无。我无奈的摇头,只好起身穿衣服。

        一切收拾妥当后,发现母亲早已经在门外等候。

        “老赵,你们谁跟我一起去?”我问母亲。

        “你自己一个人去!”

        “你不怕,我一个人去,然后…跑了?”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撒欢的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到时候,不用我们找你,武装的人就会替我们找到你!”

        “为什么?”我满脸疑惑的看着母亲。

        “哪有为什么?你的对国家负责。懂吗?”

        我摇头,“我对国家负责,那谁对我负责?”

        这个问题,似乎问住了母亲。她思考许久,感觉自己无言以对,便没好气的说:“小王八犊子,你哪那么多废话?叫你去你就去。”

        我不情不愿的接过母亲手中的推荐信,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天天骂我小王八犊子,我要是小王八犊子那你就是老王八犊子,林佳谦就是小王八蛋,我骂林佳谦小王八蛋,那我爸就是老王八蛋。”

        “你嘀嘀咕咕啥呢?”母亲质问道。

        “没啥,没啥,我说你真棒!”

        走出家门,在马路边大概等待十几分钟,客车才行从山的另一头驶来。路上途经五个村落,历经四十分钟到达县城。一路客车走走停停,人来人往的车上,不断变换着新鲜的面孔。

        我下了车,便直接打车去武装部(找不到地方,最好的办法就是打车)。

        我在一栋高三层,四面临街的排楼前下车。门前挂着无数不锈钢材质的牌匾,牌匾上都是国家单位的名字。县武装部国家民兵连,县级武装部预备役部队………………

        顺着正门往里走,眼前便是一个篮球场。两个破旧的篮球架子,已经生锈掉漆。篮筐上面的绳网,早被雨水侵蚀的残破不堪。

        我望着满球场的人,心中有些迷茫。身处人群之中,却不知应该找谁。

        “那个,帅哥!”我站在一个年轻人面前,他身高与我差不多,浓眉,高鼻梁,标准的瓜子脸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他看我时,眼中异常的有神,“咋地了?”

        “你也是来体检的?”

        他点头,“咋了?”

        我从兜里把介绍信拿出来,“这玩意给谁?”

        他尴尬的笑了笑,抬手指向右侧二楼的窗户处,他说:“顺着那个楼梯上去,到二楼登记一下,然后领一张体检表就可以了。”

        我连忙道谢,临走前又问了一句,“你跟这等啥呢?”

        他淡然一笑,样子坏坏的。这不禁让我想起表哥,他说:“我也不知道,体检完了。见他们都在这站着,我也就站着了。”

        我哈哈大笑,跟他告别,一个人走去二楼。

        我顺着刚刚他手指的方向,来到二楼。

        来到楼上,便看见一张一米多长的红纸上,写着五个大字“新兵报名处。”报名处的两侧,还有两道横幅标语,“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登记员坐在门口,时不时探出头来左顾右盼。她是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女人,身穿绿色老式冬训服,鼻梁上架着黑边眼镜。

        她表情严肃,看着一点也不和蔼可亲。

        我将介绍信交给她,老女人扫了一眼,问道:“身上有没有纹身?”

        “没有!”

        “身上有没有疤痕?

        “没有!”

        “有没有犯罪记录,跟吸……毒史?”

        “没有!”

        “有没有心脏疾病?”

        “没有!”

        咣…她及其熟练的在信上盖了一个红章,又递给我一张体检表。

        她伸出又短又粗的脖子,喊道:“下一个!”

        我向后退几步,站在原地呆若木鸡,脑子里有无数个问号飘过。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干嘛。最终,又不得不厚着脸皮回到老女人面前,问道:“那…阿姨…我想问一下,我该去哪?”

        老女人头也不抬,瞪着抬头纹看着我,“跟着大部队走,他们去哪你去哪。”然后,又伸出又短又粗的脖子喊道:“下一个!”

        我小声的哦了一下,混迹进人群里。

        体检一共八项:

        第一项:身高体重。

        第二项:肘部外翻。

        第三项:检查视力。

        第四项:听力测试。

        第五项:鼻腔口腔。

        第六项:检查内科。

        第七项:尿检抽血。

        第八项:检查外科。

        所谓外科,是很多人都喜欢跟好奇的一件事。

        当年,进入外科室时,需要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再次称完体重后,会对你皮肤进行三百六十度不死角检查。随后,会有个一身白褂子,带着一次性手套的医生,进行肛门与生…殖…器的检查。合格后,他们会让你像个猴子一样,在原地又跑又跳,测试你是否胳膊腿脚有缺陷。

  http://www.zibibi.com/book/88777/320771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