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寒门仕子 > 第117章 取财之道

第117章 取财之道

        在某酒家的一个小间内,正端坐着齐誉和殷俊二人。

        二人之前有一餐桌,桌上摆了四个清淡小菜,看起来很节约的样子。

        小酌了几杯之后,二人便闲聊了起来。

        齐誉先就殷俊委托的那封家书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又采用春秋笔法,把自己在永川府的经过提了一提。当然,进士及第牌坊的事不能讲,主要是怕殷俊听到了之后感觉牙酸。

        今天请他吃饭是有目的的,即,想让他给自己出个主意,若是自己显摆一番把他给气走了,这顿酒钱岂不是白花了?

        所以,在三言两语之后,齐誉就把话题转移到了自己的生计上来。

        依旧还是:取财之道。

        殷俊也是新来京的外地人,对这种生活上窘迫感同身受,所以,两人彼此谁也不会嘲笑谁。

        聊天进入正题。

        对于如何赚钱,齐誉首先排除了绘画彩绘画的想法。

        殷俊对此感觉挺纳闷的,彩绘画怎么了?为什么就不能用呢。

        但是,却见他愁眉紧锁,似有难言之隐,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齐誉幽幽一叹,道:“白面首,你说除了画画之外,还还能干点啥呢?。”

        殷俊抿着嘴,点头道:“不瞒你说,我还真想到一个可行的办法,只怕你碍于面子,不愿意去干罢了。”

        齐誉脸色一喜,笑道:“你且说说看,干不干是我的事。”

        殷俊还是不放心,依旧提醒道:“咱可先说好了,即使你不乐意,也不许出口骂人!”

        嗯?

        听这口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呀!

        不过,齐誉还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

        殷俊终于放下矜持,神秘兮兮道:“在留京的这段日子里,我也没闲着,只要抽出空来就四下逛逛,目的也是寻找赚钱的门路,你还别说,还真让寻到了一些。”

        “嗯,继续说。”

        “其实,这京城里的秀才人数特别多,大约占到了士子数量的九成,但是,平日里却很少见到他们的身影,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殷俊呵呵一笑,把悬念提了起来。

        齐誉对此很不耐烦:“我若知道的话还问你呀?少废话,快点说!”

        殷俊吃了个瘪,只得讪讪道:“京城这地可谓是人才如云,一个做馆先生都要副榜举人起步,这么一来,地位偏低的秀才们就找不到体面事来做了。不过,他们也有着自己的生存之道,比如说画些画本什么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

        连环画?

        齐誉恍然地点点头:“你详细地说一下。”

        殷俊嗯了一声,继续道:“流程上是这样的,他们先画出手稿来,然后就去寻愿意出钱买下的文社,最后再由文社印刷售卖,据说,这其中的收入还是很客观的,丝毫不亚于坐馆先生。至于画本的题材方面,像那些个《春宫图》啦,《欢喜佛》啦,是最受欢迎的。”

        噢……

        听明白了,小黄画!

        可是,自己是堂堂的鼎甲探花,如今又做了朝廷命官,若是被传扬出去的话,岂不是被沦为了圈内人的笑柄?

        齐誉担忧的摇摇头。

        殷俊斜了一眼:傻子了吧,你不会用笔名呀?

        齐誉会瞪了一眼:被扒了马甲怎么办?

        两人又东扯西扯了一阵儿,还是没得出个结论来。

        此事暂时作罢,换个话题。

        旋即,齐誉又聊到了自己入仕行太仆寺的事,对于此,殷俊也没能分析出个什么来,最后只得草草结论:圣意难测!

        席间,殷俊倒是透露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说工部打造出的狼牙筅在前线上大展神威,将士们在配备了此利器之后如虎添翼,连连打出了两场大捷,杀敌万余人。

        呵!

        真是实至名归的大捷呀!

        说到抗倭,齐誉就不禁想起老朋友戚景来,彼此两年多没有见过面了,不知道他现在混得如何了。

        殷俊还说,前不久,皇上已命礼部南下再次犒军,估计年前时就会赶回来,到那时,可以获悉到更多的抗倭信息。

        又聊了几句之后,二人便相互作别,各自离去。

        ……

        次日一早,齐誉利索地吃过早饭,在和家人们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走出了家门。

        他兴致冲冲的,这是干什么去呢?

        答案是:去搞调研。

        就在昨天夜里,他苦想了整整一宿,琢磨来琢磨去,最终还是认可了殷俊的建议。

        即:绘制小黄画。

        最起码,在现实中是行得通的。

        不管最终自己做还是不做,先了解一番总没坏处。

        现在距离上任之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必须充分利用起来。与其憋在家里苦思冥想,还不如多出去走走看看。

        首先,要先了解一下当下印刷行业的整体情况。

        这个并不难打听,很容易就能获悉。

        当下的大奉王朝属于是盛世,印刷行业十分发达,无论是官方的、还是民间的,到处比比皆是。

        也因此,带动了相关产业链的日臻完善。比如:松烟(传统墨)的工艺改良,活字印刷术的更加普及,造纸业的大幅拓展,等等。

        要知道,盛世和乱世的生活节奏完全不同。

        就乱世来说,一日三餐半斗米是生活上的全部追求;而身处于盛世的人却不一样,他们在除了吃喝之外,还需要一些精神食粮。

        因此,才有了画本这一类型的小行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属于是一种文化复兴的现象,更是盛世之中特有的东西。

        官方部门自然不能去寻,他们也不会印制那些带颜色的文册,如此一来,就只能去寻民间的文社了。

        文社有很多家,可以进行咨询和挑选。

        齐誉连问了几家,得到的回复大体都和殷俊所说的差不了多少。

        即:要想赚到钱,就必须要走‘通俗’路线。

        呜呼!

        想我齐誉乃是堂堂探花,难不成真要去画《春宫图》?

        镇定,别急,再问一家看看。

        若依旧还是寻不到其他出路的话,似乎也只能就这样认命了。

        于是,齐誉继续朝前走。

        一抬头,却见不远处正有一家文社,看起来还是有些规模的。再细看,那门幡上号曰:熊氏文社。

        不难猜出,这家文社的东家姓熊。

        嗯,再去这家问问。

        进了门,却见虚掩的账房里站着两个魁梧的汉子,其中一个昂首挺胸,看起来有些严肃;而另一个弯腰低头,看起来比较谦恭。

        小二介绍说,这两位是他们家的大小东家,模样上气宇轩昂的那位叫做熊文,绰号叫做熊大;而弯腰低首者叫做熊武,绰号熊二。

        还有就是,熊大负责洽谈买卖,并兼任编撰,即,编辑。

        齐誉拍了拍小二的肩膀,很和气地说道:“我就是来谈买卖的。”

  http://www.zibibi.com/book/90749/350246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