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我在逃生游戏装NPC的日子 > 66、荒原(2)

66、荒原(2)

        ("我在逃生游戏装npc的日子");

        此后几天任逸飞又来了两次,

        主要是配音。通过邻里副本,点金后期工作室的人已经知道他会配音,但是真的站到配音室,

        他们还是惊讶到说不出话。

        他是专业的。

        他绝对是专业的配音人员。

        一站进录音室,任逸飞的表情就有了变化,他的头微侧,

        表情柔和腼腆,

        嘴里发出和平日完全不同的一种柔软清润的嗓音,说话方式也带上了不常与人相处的不安。

        不一样的脸,他却和副本里的‘宋博之’有着同样的表情。

        就连笑,都和日常状态的他截然不同。

        不好意思的时候,

        恼怒的时候,

        最后黑化的时候……不夸张的说,这些笑容完全就是真实的另一个人。

        不看画面,

        只听这声音,盲人青年的形象就已经跃然于纸上。

        “能成为大佬的人,

        果然都有许多超越常人的可怕之处。”阿金都不知道自己倒吸了多少口凉气,她喝风都要喝饱了。

        要不是不打听现实身份是荒芜之角潜规则,她都想问问,

        这个客人在现实中是否是骗术专家,一流演员。

        几次磨合和细节修整后,

        《邻里》的通关剪辑新鲜出炉,

        在某个普普通通的下午,

        某个不特别的时间点,

        静悄悄出现在视频论坛一角。

        没有名气的发布者,也没有事先的宣传,更无人推荐,

        它出现得太低调,以至于第一天没有一个人发现。

        任逸飞都没有心思关注它,入秋后,他的小花园就来了不少新客。整理院子里杂草的时候,他常常能发现一两只进入冬眠期的乌龟、青蛙,甚至一次还挖到一条蛇。

        今天他发现了一只蜗牛。

        清晨它出现在他家的墙角,趴在一片叶尖上,大口大口吃着,身后留下一道湿漉漉的黏液痕迹。

        任逸飞咬着面包片,看着墙上的蜗牛研究了很久:“这个季节它不是应该冬眠了吗?”

        话还没说完,一只黄鹂鸟飞过来,一爪子抓起蜗牛,飞高了,一松爪子,把蜗牛摔在岩石上,壳都摔裂了,它就飞下来,大快朵颐。

        嘴里面包片差一点掉下来,任逸飞捏着面包忍不住笑。

        “是呀,大家都在贴秋膘嘛。”

        用餐后,他打扫了屋子,又将睡了半月的床单等物拿出来,彻底清洗晾晒。为此任逸飞不得不增加了一处面积,加了洗衣机和晾晒平台。

        院子也扩大一些,栽了一株松树。任逸飞准备了一盘坚果,架着□□小心爬到松树顶上,将圆盘放在固定木架上面。

        “秋冬的鸟儿找不到食物,会饿死的。”

        他的坚果盘果然引来许多找不到食物的鸟儿,甚至吸引来一只松树,大尾巴像伞一样,在松树枝上跳来跳去。

        他给松鼠买了一堆松塔,自己也留下一堆。

        院子里的白色塑料桌上堆满了松子壳,任逸飞的手指剥红了,嘴里也全是松子香气。

        “亲爱的玩家。”引导精灵测试过宿主的心情指数后飘出来,努力平静道,“您,爆了。”

        “……嗯?”这没头没脑的,任逸飞都没懂他在说什么。

        “我是说,您发布网上的通关视频:《邻里》,爆了。”

        “进潜力榜,你够格吗?”

        这个挑衅似的标题后跟着一个小小链接,点击后直接就是‘邻里’通关视频,书者注解:潜星榜157的实力,碾压低端局两年三个月的‘邻里’通关!

        妥妥无脑粉。

        该视频前五分钟免费试看,后面两个多小时收费,一个白贝。在收费从0.1开始的低端局通关视频中,这算是相当高的价格。

        然而……

        只要一想到‘不够格’三个字,玩家的逆反心理反而出来了:你谁啊你说不够格就不够格?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又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幸运儿?

        潜力榜里头又不是没有运气开道的!

        不就是一个白贝么?咬咬牙也就出了,要是不值,回头骂死楼主。

        玩家们抱着羡慕嫉妒恨和不服气的心态打开视频链接。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

        “是我不配,是我不够格,粉丝去哪里签到?”第一批被勾引来看视频的玩家痛哭流涕敲下这几个字。

        真香。

        ‘邻里’通关视频火了,火得特别突然,屏幕上一片片的‘哈哈哈哈哈哈’,那么快乐奔放,拉都拉不回来。

        这界玩家是真有钱,花钱发‘哈哈哈哈’,说好的玩家把钱看得比命重呢?

        下面还有很多小评论,基本也都是无意义的吹:“这真的是一白贝就能看到的视频吗?”

        假的,你这不是还额外花了一个白贝评论么?所以一共两个白贝。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前方高能’和‘剧透’。

        收尾处还有人怜爱最后吐血崩溃的boss:“别这样,给我点面子,我好歹是个boss。”

        毫不意外,下面又是一群哈哈哈,简直快乐得不像是苦大仇深的通关视频评论。

        正常通关视频下的战术解析仿佛被吞噬了,只剩下一群魔性的哈哈哈哈。

        任逸飞托着下巴看着这个已经有几万点击量的视频:“我请人负责宣发了?”他是什么时候失的忆?

        “没有。”引导精灵很负责地说,“就是自来水。”

        “或者暗中潜伏着一个准备先炒熟我,再从中得利的宣传团队?”他忍不住阴谋论,娱乐圈常规操作。

        甭管背后有什么团队参与其中,赚了钱可是实打实的。丁零当啷,无数贝壳币从天而降,点击、下载、评论,任逸飞的私人存款短短几日累积到近五万。

        他玩了一场百人团的福利副本也才两万。

        这钱来得太快,就像抢银行。

        “玩家的钱那么好赚?”坐在小院子里喝着柠檬汁,一边看数字飞涨,任逸飞十分迷茫。虽然赚钱是好事,可是这么突然,让人胆战心惊。

        扪心自问,就他这运气,天降横财这种事,真是他配享受的?

        “有阴谋。”

        “因为是‘邻里’啊。”引导精灵深沉道。

        一代副本一代神,邻里毫无疑问就是低端玩家的一道门坎一代神,将玩家按在地上反复□□长达两年,提起来都是辛酸泪。

        现在居然有人攻破邻里大门,将其拿下,怎么能让人不看?

        不,他们不但要看,还要看得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我的个乖乖,被boss欺压那么久,何时见过玩家欺压boss?

        玩家们忍不住一刷二刷三刷,甚至高价下载。

        别问,问就是感动,问就是情怀。

        如此这般数日后,任逸飞的存款已经涨到六位数,大部分玩家一辈子也无法拥有的数字,假设他们有一辈子。

        “这么说,再过几天我能买地了?”

        任逸飞指尖捏着一粒没开口的松子,心情悄悄上升0.01的愉悦值。

        “不,”引导精灵声音低了一点点,“您……爆了,也,黑了。很多人在抵制看您的视频。”

        指尖松子‘啪’一下被捏碎,他轻轻笑了:“谁?”

        无望海,七星岛。

        “老大,事情办好了,就算最后他们发现什么,线索也全在年天喜身上。不过,您对这个新人玩家,是不是有些过于关注了?”

        下属不明白,他老大身为‘十大’,为什么要关注一个才进入荒芜之角的新人?

        说一句不好听的,没长成的天才什么价值都没有。

        “第一局是新手局第一名‘喜丧’,第二局是低端局第一名‘邻里’,第三局是百人团中端福利局‘春日宴’,他不是在升级,他是在跳级。”

        长着墨色卷发的成熟姐姐托着脸:“而且,你以为,这些副本真的都是随机的?官方特意关注的,怎么会是普通人?不只是我,你看着吧,这水,浑着呢。”

        地下城,黑铁堡。

        地下城是荒芜之角最神秘的地方,玩家虽少,却都极端又团结,是荒芜之角出了名的邪神信徒。

        而柯北就是这里的神。

        他掌管着整个地下城,是此地的王,地下城唯一的信仰,是这些玩家的主。

        “我要有个自己的小兔子,下一场他的游戏,你跟着去。玩不死,就留着。玩死了就算了。对了,不要透露来历,万一影响以后的同僚之情就不合适了。年天喜,太自大了。”

        “是,大人。”跪在地上的青年人低垂着头,眼眸里是压抑的狂热。

        地下城的玩家,全员邪/教/徒。

        “点金后期?让他们把真人影像调取出来,找一找这只小兔子的真实世界信息。”

        柯北看着屏幕上的‘宋博之’:“评论区继续找人下场,荒芜之角的真实,还是让他早点体会到更好。太天真的人,通常都活不长。这么个人才,可得好好‘珍惜’。”

        浮空界,天空之城。

        卷发女孩激动地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姐姐,你看到了吗?就是他啊!原来他就是黑兔子!姐姐,我们快去招揽他,免得被人抢先了。”

        冷艳的像个神女的玩家冷静看着视频:“小花,你被他抢了‘春日宴’副本的首杀,不恼?”

        “技不如人,有什么好恼怒的?”卷发女孩托着脸,冒起无数粉红色小泡泡,“你不知道,他最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撕下npc面具的时候……啊啊啊啊啊,是我吃不起的菜啊!”

        荒芜之角这地方,人均慕强。

        冷艳神女看着‘黑兔子’这一个月的副本,正要说什么,一个新的私人短信传进来。

        她点开看过信息,眯起眼:“柯北进场了?他又想做什么?”

        “姐姐?”

        “有人想要借我的手打乱柯北的计划。”冷艳玩家敲击着桌面,笑得意味深长,“为什么不呢?”

        “……通知小七,这段时间他就等着黑兔子进游戏,跟进去。不要去走剧情,搅浑了这团水。”

        “怎么说?”卷发女孩一秒收起花痴脸。

        “惹人厌的豺狗来了,替我向我们的小新人问个好。”

        作者有话要说:  老玩家:嗨,小兔子。

        嗨,前浪。

        感谢在2021-04-07

        17:03:54~2021-04-07

        19:44: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沉默的人

        30瓶;33、弓上长猫、繁星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我在逃生游戏装npc的日子");

  http://www.zibibi.com/book/92226/350246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