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替身女配,养狗出道[重生] > 第三章(江晚荧有这么好心?...)

第三章(江晚荧有这么好心?...)

        第三章

        宴太太一直都不太喜欢江晚荧,不仅因为江家门槛低,配不上宴家,还因为江晚荧是不知在哪个旮沓长大的黄毛丫头,就算披着江家小姐的名头,到底不是从小培养大的,内里的粗俗没见识骗不了人。

        她矜持的在一旁沙发上坐下:“恢复得怎么样?有这么多医生护士照顾,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我看你这会儿情况也不差,什么时候出院?”

        “医生说再观察一下,就可以回家休养了。”

        “嗯,尽快吧,在哪儿不是养。”宴太太矜贵的扬着下巴,眉眼疏离,“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你和我儿子宴衡的婚约问题,你也知道你自己现在的情况,现在的你无法担负起作为宴家少奶奶的职责,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这事儿我已经和江德运、李佩兰说过了,他们同意解除婚约,希望以后有人问起的时候,你不要乱说话。我也不想外人道是你的问题,对外统一都说是你贤惠识大体,自觉配不上阿衡,自请解除的婚约。这也是为了你好,不然闹出笑话来,你将来更不好嫁。”

        到底是豪门太太,这连敲带打的几句话,说得情真意切,像是真的在关心江晚荧一般。

        要是曾经的江晚荧早该羞愧得无地自容,变得更加偏激、自卑、懦弱、疯狂,活在残疾毁容的阴影中歇斯底里、无法自拔。

        可她不是了。

        她重生回来,自然不能再重复上一辈子的老路,为了宴衡和江明珠把自己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解除婚约?什么时候的事情,没有人和我说过啊。再则阿衡说过会照顾我,又怎么会抛弃我不管?宴伯母,除非阿衡亲自来和我说,否则我不相信阿衡是这种薄情寡义的人。”

        “你说谁薄情寡义?阿衡自然不是种人!”宴太太皱起眉头,模样十分不快,“你应该考虑一下自身条件,到底配不配得上我儿子,以后难道你要坐着轮椅陪他去应酬?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宴太太放心,如果阿衡真的和您一样嫌弃我,我不会缠着他不放,我会还他自由。”

        “……”这话说得倒显得她很大度,自己刁钻刻薄,“反正话我就说到这儿,你自己好自为之。”

        宴太太十分不喜江晚荧的蠢笨无知,小门户长大的,头发长见识短,她要坚持就让她坚持,出去多受几个白眼就知道天高地厚了。

        一个残疾人而已,说话哪那么硬气。

        宴太太十分不高兴的离开了医院,临上车前,她突然想起了那只同样残疾的黑狗,还特地看了一眼,远远只能看见一团黑色,躺在那儿也不动弹。

        真是活该,都残了还那么多事,和江晚荧一个德行。

        宴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暗了,这会儿他不得不感叹这畜生的生命力就是顽强,都这样了竟然还没死!

        又想到宴太太对他的狠心绝情,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他不就是一条双腿残疾的狗吗,还病恹恹的,能有什么威胁?竟然那样对他!虽说她那样对待的是一条狗,可这条狗变成自己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难受,以及一种无法言说的失望。

        宴太太有那个闲心来医院,想必还不知道他出事了,又或者还没人发现他出事了?更甚者是真的有人占据了他的身体,伪装成他生活?

        他心情焦虑,浑身又疼得不行,这会儿却也顾不得了,因为一直被他故意忽视的饥饿感这会儿终于藏不住了,他饿,很饿很饿,甚至连眼前绿油油的草都变成了美味的食物,让他恨不得啃上几口。

        而青草的味道他闻起来竟然还挺亲切?看来这傻狗没少吃草!

        其实这两天来也不是没人喂他,来医院的人多,而第一医院又是a市最好的医院,守在外面的人更是不少,到了饭点就有小贩推着盒饭过来,好些人就蹲马路边吃,吃了的骨头也会往他身上扔,又或者没吃完的盒饭也会摆到他面前。

        可他不是真的狗啊,他是人,是晏家大少,怎么可能吃别人的剩菜剩饭?!

        饿着肚子撑到现在,是他意志力足够强大。

        他可以不吃别人的剩菜剩饭,吃两根草……不伤尊严吧,反正除了他没人知道,古时都有勾践卧薪尝胆,吃根草又怎么了?这也算是忍辱负重!

        妈的,什么味儿!

        太难吃了,还有灰尘,这得有多少细菌啊?

        这要是在以前,他连想都不敢想。

        短短两天时间,宴衡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他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些?

        忍着恶心把草咽下了肚,闭着眼睛啃了第二口,他也不敢嚼,囫囵吞下去,跟吃屎没什么区别了。吃着吃着,身为狗的敏锐感知让他感觉到有什么在看着自己,他一顿,浑身羞耻心都生了起来,惊慌的看了过去——

        妈的,他竟然看见了江晚荧!

        那个女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就在不远处看着他!

        ………………看见他吃草了???

        这女人怎么回事,大晚上不好好在病房待着,又来找平衡的吗!

        草!

        宴衡干脆把脑袋埋进了土里,眼不见为净。

        隐约间,他听见护工的声音:“……这狗看起来怪可怜的,江小姐,要不要送它去医院?”

        宴衡耳朵立刻竖了起来,送他去医院?能够治疗倒是好事,可去了医院短段时间内他就没办法见到明珠了。

        不对,江晚荧有这么好心?

        他曾亲眼看见江晚荧疯狂的叫喊着“为什么残疾的是我不是你们”这种恶毒的话,她诅咒着身边的每一人都去死,自己不好了便见不得别人好,心思何其歹毒,她可能巴不得这世上多几个和她一模一样的残废。

        可就是他看不上的江晚荧,坐着轮椅出现在了他面前,用那张丑陋的嘴脸看着他,拉锯一样的声音刮痛了他的耳膜:“嗯。”

        宴衡的狗嘴上还挂着草叶,趴在地上的他只能仰望她,豆豆似的狗眼震惊的眨了眨,可惜天色昏暗,帽檐宽大,他看不清她眼底此刻有着怎样的神色,只是声音里听不出几丝同情和温柔。

        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真的愿意救他?

        虽然他满心都是不可置信,但他确实被送到了医院,接受了治疗,洗去了一身脏污,还吃到了……纯正的狗粮!

        草!竟然说他肠胃不好,不给他开罐头,只给喂狗粮!

        虽然狗粮的味道没好到哪里去,但也好过吃草,也就他是狗,要是人的话,不知道会吃出什么毛病来。

        他终于睡了变狗以来的第一个好觉,因为江晚荧有钱,他受到的待遇都是最好的,江晚荧还给他买了个毛茸茸的狗窝,躺在上面软绵绵的,唯一不好的,是他宴衡……竟然要被关在铁笼子里!!

        这样的耻辱他是真的忍不了了,汪汪叫了起来,可那大大的铁笼子一关,他叫破喉咙都没人理。

        江晚荧就在铁笼前,安静的看着他:“它为什么叫得这么厉害?”

        “应该是在害怕,动物对于陌生环境都会感到害怕和抗拒。”

        “刚才没见它叫。”

        “……可能脑子坏了,比较迟钝。”

        ……你他妈才脑子坏了!宴衡越发感到耻辱难堪,尊严扫地,又确实不会被放出去,干脆转了个身埋进狗窝里,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其实现在的情况对他并没有什么不好,身体得到了治疗,也不用再挨饿受冻,江晚荧又是江家人,跟在江晚荧身边,可以打听到关于晏家的情况,还可以见到明珠。

        这么一想,他决定勉强忍耐下如今的情况,当然更好的,是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去了。

        宴衡在动物医院待了一周,每天吃药换药吃狗粮,忍受着周围猫猫狗狗的乱拉乱叫,身体肉眼可见的好转了起来,但江晚荧却没有再来看过他,这让他有些焦虑,如果江晚荧只是救助他,不带他回家怎么办?

        他每天只能从医生的谈话中知道一些关于江晚荧的情况,因为医生加了江晚荧的护工的微信,两人只在微信联系、交付医疗费用。

        他有听他们谈起过他的去留问题,说是他这样双腿残疾的土狗几乎没人愿意领养,大概只能交给动物救助站。

        他可不想去什么救助站,他要去江家!

        医院已经开始联系救助站那边,还准备给他的后腿安装一块带有小轮子的木板,这样他爬起来就方便多了,不用太费力也不会摩擦到伤口。

        后来木板给他安装上了,几个医生还特地将他放出了狗笼,招呼着让他爬两步看看。

        笑话,他宴衡又不是学表演的!

        一边还有人在录像,说是拍给江晚荧看。

        宴衡:…………

        草!

  http://www.zibibi.com/book/92403/350246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