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华娱从老婆倒追我开始 > 第八十九章 2003年的第一场雪(甜蜜温馨日常)高甜慎入

第八十九章 2003年的第一场雪(甜蜜温馨日常)高甜慎入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这是这条街上唯一的一家奶茶店,一推开们就自动响起圣诞音乐,屋子里面也到处都是圣诞节氛围的贴纸。

        屋顶还有一条红红的拉花,屋顶中央挂着一个大大的彩灯,照耀着屋子里面。

        扑面而来的除了温热的暖气,还有奶茶的香气。

        这个点的店里人不多,都坐在坐在角落里闲聊,看着张尚晋和单予馨进来了也只是下意识的看一眼,随后又投入之前的话题里。

        “您好,想喝点什么?”

        前台的服务人员也是穿着圣诞装带着圣诞帽,一股浓烈的圣诞感觉已经提前到来了。

        “喝...”

        单予馨看着上面的单子纠结了一阵,“草莓奶昔谢谢,再加一杯百香果绿茶。”

        “好的,稍等。”

        两个人找到一个靠这窗户的座位坐下。

        窗户上有小彩灯正在闪烁着,照射在单予馨的脸上让她整个人都有些梦幻了。

        单予馨没有说话,一只手拄着下巴,透过窗户上的圣诞节贴纸,静静的看着窗外。

        店里还适宜的放着一些关于圣诞节的歌曲,别有一番氛围。

        张尚晋不忍心打破整个安静又舒适的氛围,跟着也看着窗外。

        外面的街道上行人开始渐渐变少,留下的只有色彩斑斓的灯光和偶尔穿着圣诞老人服装的商贩推着小车经过。

        “真没想到,这个小城市里,就连圣诞节的氛围都这么强烈,我以前怎么没发现,简直太舒适了。”

        单予馨拖着下巴,眼睛里闪着些许光芒,相比之下沈城的快节奏,她更喜欢这种小城市的氛围,适合生活。

        “我以前也没觉得,可能咱们这次回来感受不一样了吧,更加珍惜每一天了,自然也就能发现不一样的乐趣。”

        说话间,两杯奶茶上桌了。

        单予馨轻轻的拿着习惯插入被子里,喝着最上面的一层奶油,头发随着动作全散在了额头前,看着头发后面隐约可见的那张脸,张尚晋的心突然温柔了。

        如果没有这一次的经历,两个人此时可能就天各一方了吧,她或许成为明星,他也就沦落为一个普通人。

        张尚晋发现他现在特别喜欢用过去来衡量现在。

        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在作怪。

        “在想什么呢?”

        “没有,一会去哪?回家吗?”

        单予馨摇摇头,这里的圣诞氛围比十多年以后还要强,她还挺喜欢这条街的,打算多停留一会。

        由于天气比较冷的缘故,街上开始有卖糖葫芦的小车经过了,时不时的还喊一句,“卖糖葫芦~好吃的糖葫芦~”

        单予馨停下脚步,眼巴巴的看着张尚晋,宽厚的围巾挡住了她半张小脸,只剩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露在外面。

        不过即使这样,张尚晋也能知道她的想法,彼此实在是太了解对方了。

        “老板,买糖葫芦啦!”

        张尚晋大喊一嗓子,急忙像马路对面跑去。

        “你慢一点,看着车啊!”

        单予馨在后面大喊。

        张尚晋摆摆手,跑到对面买了两个山楂糖葫芦和一个草莓的糖葫芦。

        这个时代草莓的糖葫芦还是个稀罕玩意,一般很少人买,而且还贵,买一串糖葫芦的钱都够买半斤草莓的了。

        老板看张尚晋挑了一个最贵的,喜笑颜开,还赠送了一个山药豆。

        “谢谢老板了。”

        张尚晋拿着包装袋跑回来,递给单予馨,“给,吃吧,你喜欢吃的草莓的。”

        “嘻嘻,你真好,都记得我喜欢吃什么。”

        单予馨眉毛弯弯,眼睛里充满了笑意,看着诱人通红的草莓外边包裹着一层晶莹剔透的糖浆,用手把围巾往下扒开一些,忍不住咬了一小口。

        “咔嚓。”

        顿时糖衣开始崩裂开,顺着牙齿咬过的地方裂开一条小裂缝,然后充足的汁水充斥着味蕾,又酸又甜,就是这种享受。

        两个人走到护城河上边的小桥上,河边倒影着月色,波光粼粼的,一阵风吹过,打破了这份平静,圆月渐渐被吹的稀碎。

        单予馨靠着护栏,看着这美好的月色,心情舒畅极了,她突然扭头,把草莓递到张尚晋嘴边,“你也吃一个,很好吃的。”

        “我不爱吃,你吃吧,我吃这个就好。”

        张尚晋晃晃手里的山楂糖葫芦,轻轻的咬了一小口,如此美丽的月色之下,感觉整个人都被洗礼了一遍。

        “哼,你吃!”

        单予馨执拗的把草莓放到他的嘴边,她知道,张尚晋什么好吃的从来都是留给自己的,其实他也是个很爱吃的家伙,不过这个臭家伙,总是这样,为什么好吃的就不能两个人一起分享呢。

        可能这就是两个人付出爱的不同方式。

        一个人喜欢全给你,另一个人喜欢一起分享。

        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爱,但是,目的却又是相同的。

        只不过表达方式有些诧异,但是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心意,那就足够了。

        至于草莓?

        那当然是一大口咬下去啊!

        张尚晋也感受了一下汁水在嘴里爆开的感觉,加上冰糖的甜味,确实很好吃。

        “这才乖嘛,你的糖葫芦给我吃一个。”

        单予馨眯着眼睛,张开小嘴,“啊...”

        “啊....不给!哈哈哈哈。”

        张尚晋贱嗖嗖的,在单予馨即将咬到山楂的时候把糖葫芦拿走了。

        “哎呀,你敢骗我!”

        单予馨追赶着张尚晋跑下了桥。

        “咦,下雪了?”

        天空中飘下一片冰凉的雪花正好落在单予馨的脸上,她诧异的抬头看着天空。

        随即一片片的大雪花从天空洒落,铺满整个人间。

        “尚晋尚晋!”

        单予馨惊喜的叫了一声,“今年的第一场雪!”

        “昂,都下雪了。”

        张尚晋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刚想看看雪花到底是不是六角形的,雪花就化成了一滴水。

        “嘻嘻,第一场雪我们是一起看的哦,好开心。”

        单予馨张开嘴接着一片雪花进嘴,“咦,没什么味道嘛。”

        “你想要什么味道,还能是草莓味的?”

        张尚晋笑了笑,“别看雪花很白吗,但是可不干净,别傻呵呵的用嘴接着吃。”

        单予馨没说话,雪花越下越大,从一粒米的大小变成了一粒黄豆的大小,不到十分钟,就给地面盖上了一层洁白的地衣。

        灯光晃在上面,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冰晶,闪闪亮亮的。

        单予馨的小脑袋上都挂满了雪花,张尚晋轻轻给她拍了拍,示意站到树下去避一避。

        不过单予馨不停,依旧站在雪中,用她的话讲,这是浪漫。

        确实,这是一幅很美的画卷,时间也仿佛定格在这一刻。

        护城河边,一盏路灯散发着温柔的光芒,片片鹅毛大雪经过灯光的折射,反射到另一边去,逐渐在路灯下形成一团橘黄色的雪景。

        路灯下,少女抬起手接着调皮的雪精灵,头顶和围巾上铺满了一层白色。

        旁边的少年一脸的爱意,目光灼灼的盯着少女美丽的脸庞,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笑意,眼底有藏不住的欢喜。

        “尚晋,我们明天是不是能堆雪人啦?今晚下了好大的雪啊!”

        单予馨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蹲下,用手指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心性,在里面写上了两个名字,张尚晋和单予馨。

        “你画的这个心一点也不好看,看我的,给你画一个一箭穿心。”

        “哎呀你的才丑呢。”

        两个人在地上趁着雪刚薄薄的一层,开始乱写乱画,玩得不亦乐乎。

        俗话说得好,下雪不冷化雪冷。

        单予馨玩的有些热了,索性把围巾摘下来,顿时脖子一圈都散发着热气。

        张尚晋见状,立马把围巾围了上去,责备的说:“不能摘,小心感冒了。”

        “噢那好吧,咱们往回走吧尚晋,时间也不早啦。”

        “好。”

        两个人吃着糖葫芦,抬手接着雪花,在洁白的雪地里留下一串串脚印交错。

        回到家已经十二点了,两个人悄咪咪的开门,蹑手蹑脚的走进卧室里开始换衣服。

        从外面一回来,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开始发热,脸上也红扑扑的,张尚晋索性脱的只剩下小裤衩,把窗户打开透透气。

        “尚晋,我去洗澡啦。”

        “嗯,你先去,我歇一会。”

        张尚晋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烟“吧嗒”一下点着了,他好像好久都没抽烟了,以前烟瘾挺大的,现在也没有那么大了。

        白色烟雾随着窗外的风飘散,张尚晋的目光停留在天空的月亮上,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是个好日子。

        “尚晋~”

        卫生间突然传来单予馨轻轻的呼声。

        “怎么了?”

        张尚晋原本想要把烟头顺手扔到楼下,想了想还是拿在手里。

        “没有毛巾呀,你帮我找一条。”

        “好。”

        张尚晋知道自己衣柜里就有新的毛巾,换一条就是了。

        “给你。”

        门开了,单予馨洁白如羊脂的手臂从门缝伸出来晃了晃,张尚晋笑呵呵的把毛巾放在她的手里。

        然后他脱下最后一道布料,扒开门缝想进去,却被推了出来,“哎呀你要死啦,这又不是就有我们两个,你正经一点!”

        听着单予馨恼怒又低声的抱怨,张尚晋咧着嘴笑了笑,穿上内裤又回床上了。

        今晚不让你好看,我就和你儿子姓!

        洗过澡之后,张尚晋躺在床上轻轻的哼着歌,单予馨坐在椅子上对着镜子摸护肤品。

        “你都这么漂亮了还摸这摸哪的,让别人怎么活。”

        单予馨穿着她带来的睡衣小短裙,窈窕的身段五一不勾引这张尚晋小腹的怒火。

        他现在只想手握着两个车灯,脚踩油门,和这辆车磨合在一起。

        “哎,不行啦,现在不知道包养,老了你就嫌弃我有皱纹了,你看,我现在都有黑眼圈了。”

        单予馨撅着嘴巴给张尚晋看,张尚晋左瞧瞧右看看,没看出来个什么东西,于是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嘴唇。

        “咦,怎么黏糊糊的啊,什么东西。”

        “嘻嘻,是唇膜啊,保护嘴唇的,让它变的更粉嫩~”

        单予馨眨着调皮的眼睛,拿着一个小罐罐:“你要不要摸一点。”

        “我才不要,我很爷们来着,又不娘炮。”

        张尚晋拒绝了,他走到单予馨的身后轻轻抱住她,“不早了,我们睡觉吧。”

        “哼,你又在想坏事了。”

        单予馨娇嗔一声,打掉张尚晋作乱的手,“不行,爸妈还在隔壁屋睡觉呢,我可不敢。”

        “哎呀没事他们又听不见,有什么不敢的,门关上不就行了吗。”

        张尚晋哪里管这些,他现在只想为自己的小兄弟着想。

        “不行就不行,你就忍一个礼拜,等我们去那边再说。”

        单予馨直接拒绝,然后扭过身义正言辞的盯着张尚晋正想作乱的那双手:“我可是认真的,你要是乱来,我就和你生气了!”

        “行行行,我出家行了吧。”

        张尚晋举起双手坐在床上,侧着身看她敷面膜,“你说,你突然消失一个礼拜,老汪改怎么想?”

        “我才不管,反正合同是他点头签的。”

        单予馨嘿嘿一笑,同样坐在床上,“尚晋,关灯吧,咱们一起睡觉觉啦!”

        “哦?你同意了?”

        张尚晋顿时精神了一下。

        “呸呸呸,安静睡觉,让我好好睡个美容觉。”

        单予馨扭过身不搭理她,只留给张尚晋一个勾人的背影。

        “妈的,你这个小妖精!”

        张尚晋狠狠骂了一句,然后用脚轻轻的踹了踹她,“你这就睡觉了?”

        “嗯,不然干什么。”

        单予馨根本不给张尚晋一点机会,说话都不回头。

        “不睡觉行不行啊~”

        “不行,不睡觉会猝死的。”

        单予馨依旧不为所动。

        “那你睡你的,我玩我的行不行?”

        “张尚晋你羞不羞啊你!”

        单予馨猛地转过身,拽着张尚晋的胳膊就咬了下去。

        “嘶...疼疼疼,疼啊,松口松口...”

        这一下咬的是真不轻,一下就浇灭的张尚晋的怒火,他只剩下疼了。

        “小娘皮,软硬不吃,今天你张爷爷就让你看看,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

        卧室里接着又传来一阵嬉笑打闹的声音,只不过后来,慢慢变成了低音,像在弹奏一首好听的曲子,还能听到有节奏的鼓点声。

        两个“作曲家”还在不停的交换位置,创造出新的歌曲,一时间,整个卧室里都是好听的曲目。

        我是你年少的欢喜,你亦是如此。

  http://www.zibibi.com/book/92877/358020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