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柯南里的捡尸人 > 第369章 懂了,安室透也是佚名(合章)

第369章 懂了,安室透也是佚名(合章)

        另外,柯南觉得,安室透今晚出现在学校的动机,其实也问题很大。

        江夏之前是独自一人在校门口等小学生放学。

        以他的习惯,就算意识到教学楼里情况不对,也不会主动去找上司帮忙,因为那会妨碍江夏敲打犯人……咳,妨碍他在必要时干脆利落地救人。

        所以安室透很可能是路过这里时,主动加入进来的。

        如果是为了帮忙,这本身没什么问题。但安室透的侦探事务所其实并不在这附近,很难想象他为什么会突然从小学门口路过……不过江夏好像说过,这位老板爱好打工,每天都在东京四处乱飘、随机刷新,也可能真的就是碰巧遇到了,然后闲得没事干,想看看员工平时都在干什么,所以一路跟进了学校……

        嗯,总之先打个“存疑”的标签,日后慢慢调查。

        柯南心里给安室透盖了个戳。

        ……

        如今,教学里的大部分谜题都已经解开,该社死的人也已经社死完毕,几拨人不好再留在教学楼里,纷纷准备离开。

        前往校门的路上,柯南看着“安室透”的背影,再想想他今天不合常理的举动和态度,思绪发散,浮现出一些回忆。

        说起来,上一次见到安室透,还是江夏被佚名组织里那个会易容、性格恶劣的新成员灌醉拐走的时候。

        柯南记得当初自己追查江夏的下落时,曾经和安室透在酒店的监控室猝然相遇,然后安室透就在查出线索后果断丢下他,用“私家侦探的方法”找人去了……这让柯南郁闷了一小段时间,不过好在当晚,江夏就顺利到家。

        听江夏说,他是蹭安室透的车回到了市里。这么看来,能找到人,大概也有安室透的功劳,这个老板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人。

        不过结合今天的事,柯南心里又有了新的疑问:

        安室先生究竟是怎么找到那个擅长易容的佚名成员的?

        佚名的人一贯来无影去无踪,警察找不到就算了,装了飞毛腿的记者们和一些资深侦探,也从未成功抓到过佚名的裙摆。

        高调的佚名小姐尚且如此,何况是一个精通易容的人。可安室透却能在发现线索的当天,就找到佚名的行踪……

        一句俗语忽然从柯南脑中冒出。

        ——能打败自己的只有自己。

        ……难道安室先生,其实也是佚名中的一员?

        不,应该不是,以前在伊豆的时候,安室先生曾经被小白的麻醉针扎过。

        ……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小白不会去扎他的佚名同伙。

        不不,警车载着嫌疑人离开以后,安室先生曾经问他们,凶手有没有提起“那个小男孩”,这说明他对小白不太了解。

        ……但是反过来说,当时那个问句似乎也能理解为,安室透是在询问同伙的状况。

        ……

        柯南思维反复横跳,一时无法确定。

        他盯着安室透的背影、盯着这个江夏的新熟人,面色沉凝,感觉一切都充满了谜团。

        说起来,如果安室透真的是佚名成员,那他身上,应该也会有那个花哨繁杂的黑色“z”字纹身。

        佚名小姐的纹身在脸上,小白的纹身在脖子上,都是方便露出来的部位。

        安室先生身上则暂时没看到过,但这不能作为排除他的依据——毕竟佚名或许根本就没有“必须把纹身纹在显眼处”的规定,只有佚名小姐和小白两个样本,不足以得出有效的结论。

        安室透到底是什么人……

        ……

        贝尔摩德好端端地走在校园里,忽然感受到一阵穿透力极强的凝视。

        她蹙眉回过头,看到了正在身后观察她的柯南。

        “……”

        贝尔摩德皱起的眉头重新舒展。

        cool  guy似乎对波本比较警惕,这是好事。

        而且波本看起来是个亲和力挺高的人,也很擅长伪装。cool  guy会对波本有这种态度,或许是乌佐曾经对此有所暗示……

        想到这,贝尔摩德被窥视的不满像雪花落进火堆,瞬间消失无踪,化成几缕暖意。

        ……

        到了校门口,教导主任若无其事地拐过街角,快步离开。

        小林老师本来也想如法炮制,但挪动前,她忽然看到江夏转过头,目光落在她身上。

        小林澄子打了个激灵:“怎、怎么了?”

        校门口有路灯,旁边的保安室里也透出些许明亮光芒,小林澄子的身影和脸被清晰映照。

        这么一看,才发现她真的很像佐藤警官。

        江夏本能地拉了一下衣摆,遮住装有甩棍的口袋。

        然后才指了指在旁边竖着耳朵偷听的几个小孩,目标明确地问道:“近期他们还有其他值日吗?或者,有没有其他必须留校的安排?”

        ……难得有了一次光明正大地带少年侦探团出门的理由,不嫖点式神和杀气回来,总感觉人生都不够圆满。

        小林老师听到这个问题,求生欲很强地连连摇头,小声说:“其实我们很少占用学生的课余时间,值日也不用干到这么晚……不会再有类似的事了。”

        “这样啊……”江夏目光一动,落在四个小孩身上,露出一点温和的微笑,“明天放学我来接你们。”

        三个小孩瑟瑟发抖地挤在一起,眼中是如出一辙的绝望。

        他们求助似的望向小林老师,却见内向的老师在勉强回答完江夏的问题后,就一直低着头。

        ——她还沉浸在深夜练习却被学生当场抓获的社死阴影里,此时完全不想跟任何人对视,只想找个壳把自己藏进去,自然没注意到小孩们无声的呐喊。

        三个小朋友只好又把目光投向在场的另一个大人,“安室透”。

        这一次,双方对视成功。

        少年侦探团眼中顿时有了一点期待的光芒,希望这个看上去脾气很好的金发大哥哥能看懂无辜小朋友们逃避电影的愿望。

        却见“安室透”眼睛虽然看着他们,但心思却明显在别的地方。

        “他”接着江夏刚才的话,有些遗憾地说:“明天我正好有事,没法过来。”

        柯南翻着半月眼,瞥了一眼这个奇怪的老板:为什么接话接得如此自然,明明根本就没人邀请他一起去……

        想到这,柯南警惕地摸了摸下巴。

        虽然以往对安室透的种种试探,包括告诉目暮警部安室透持枪等等,都只得到了正常的反馈——安室透怎么查都是一个身份没有问题的正经侦探。

        但柯南还是直觉地感到这个人有秘密、有问题。

        尤其是在今天接触之后。

        ……要不找个借口,让江夏把安室透骗去泡温泉,或者游泳?

        这样一来,如果安室透真的是佚名,那或许能借助他刻意遮掩过的部位,推测他身上的“z”字纹印藏在哪。

        当然,在持有纹身的情况下,安室透一定会拒绝同去那种必须露出身体的地方。

        所以,要着重观察他拒绝邀请时的态度。

        柯南感觉很ok,开始努力规划细节。

        ……

        在教学楼里耽误了一段时间,此时夜已经很深。

        小林老师缓过来一些后,非常果断地挥手告辞,快步离开。

        “安室透”看了一眼剩下的人——一个江夏+四个小孩,又想了想今天自己开来的车。

        然后发现,虽然挤了点,但后座坐四个小孩,其实也能坐开。

        实在不行,还可以让江夏抱着柯南坐在她旁边的副驾驶座上,这个时间段,应该不容易被交警抓到……

        贝尔摩德想着想着,嘴角很不明显地勾起。

        她非常自然地转了一下手指上的车钥匙:“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去。”

        江夏瞥了一眼“安室透”身上愈发稀薄的杀气,再想想少年侦探团的妙用:“不用了,他们家都离这里不远,我送他们回去。”

        “……”

        贝尔摩德转钥匙的动作一停,有点细微的不甘心。

        但考虑到她现在披着波本的皮,而波本又不太像那种会三番四次提出这种邀请的人……再加上柯南看她的眼神越来越警惕和古怪,贝尔摩德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她还打算再披着安室透的身份来玩一趟呢,不能让cool  guy太警觉。

        于是“安室透”被拒绝后,很自然地点点头,转身走掉,步伐潇洒,却不知为何走得仿佛有些慢。

        但这里毕竟离她的车不远。

        没过多久,她略显寂寞的身影还是消失在了车里,车也很快开走,消失在道路尽头。

        一阵风吹过,卷起校门口的落叶。

        现在,这里只剩江夏和几个小孩了——主任奔逃的速度比小林老师还快,江夏甚至没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溜掉的。

        “走吧。”江夏朝几个小孩招招手,准备把他们一一送回家,履行年长者的职责,嗯……也顺便看看沿途有没有突发的命案,或者什么划破夜空的尖叫。

        ……

        半小时后。

        江夏注视着步美飞快跑进大门的背影,略显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元太和光彦的家离学校更近,早在来到步美家之前,两个小孩就已经到家。

        如今步美也回去了,途中却始终无事发生……

        江夏带着仅存的柯南走向毛利侦探事务所,对今晚触发案件的事不再抱有太多希望。

        ——印象里,柯南总得和什么人搭在一起,才能频繁遇到命案。完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案子反而会相对变少一些,或许这也是这个世界对死神之力的某种克制……江夏的思维跑岔了一秒,又很快拉回正题。

        总之,现在没有其他命案吸引器和柯南待在一起,出命案的概率,其实已经很低了。

        对少年侦探谈充满期待的江夏,此时有一种在自由探索类游戏里花半小时打碎了一块造型古怪的石头,然后发现那真的就只是一块石头,里面没藏任何惊喜的细微落差感。

        ……还好他时间多,不差这么一小会儿。

        而且,反正已经约好了明天一起看电影,目前他也已经跟小林老师确认过情况,小孩们再想找借口鸽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大家可以电影院见,而这种娱乐场所,一贯都是命案高发地。

        要是出了什么意外,那意外八成会变成杀气和式神,岂不是更妙……

        江夏感觉一个新的神秘礼包摆在了自己面前。

        他心态迅速变得平和而期待,步伐也轻松起来。

        ……

        柯南体会不到邻居跌宕起伏的心情,也没能在黯淡的光线中发现江夏细微的表情变化。

        他打了个呵欠,见碍事的小朋友都走了,于是打算找江夏问一问安室透的事。

        不过,才刚开口,旁边忽然传来一阵震动铃声。

        ——江夏的手机响了。

        为了防止错过消息,进而错过某些重要的客户,江夏在发现小林老师和主任都不会冒杀气之后,就已经谨慎地把手机调回了震动模式。

        响铃的是日常用手机。

        这倒是正好,否则万一响的是组织专用机,那他还得考虑怎么把柯南支开,或者怎么假装没听到琴酒的电话。

        江夏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是阿笠博士打来的。

        “……”

        没记错的话,阿笠博士现在应该还在九州参加学会。

        正是因为出差,老爷爷才会把“请小孩们看电影”的事转给他帮忙……博士不会提前回来了吧。

        江夏略显迟疑地接起电话,并暗自决定不管博士说什么,明天都要和他们一起去看电影,或者至少在电影院来个偶遇。

        虽然少年侦探团钟爱的哥梅拉系列怪兽电影,对一个高中生来说有点低龄化,但江夏桐志是个没有童年的人,他对小孩子的电影感兴趣,岂不是也非常合理……

        一连串思绪闪电般在脑内划过。

        江夏很快语气正常地按下接听键:“喂?博士。”

        阿笠博士乐呵呵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怎么样?电影看得开心吗?”

        “今天其实没能去成……”江夏简单说了今晚的事情经过,“所以我约了他们明天再去。”

        “哈哈,那几个孩子还是这么调皮啊。”阿笠博士捻着胖胖的胡子,想起几个小孩熊但活泼的样子,语调也变得轻松起来。

  http://www.zibibi.com/book/94888/36708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