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皇祇 > 036请回枯骨,葬于朝阳初至处

036请回枯骨,葬于朝阳初至处

        巨大的狼头横在所有人的面前,凶厉的威压还在萦绕,丝丝缕缕压迫在所有人的心头,让人震颤。

        狼虽死,其厉威尤在,那一份属于神通境大凶兽的厉气尤在。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暂停了一下。

        他们看着巨大的狼头,心中一片震撼。

        因为,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一颗狼头代表着什么,但是光是如此大的体量就足够让人惊骇了。

        哗啦一声!

        突然,赤铜部落的众人骤然跪拜了下去。

        他们狂热的吟诵出了让人听不懂的祭文,似乎是在歌颂着什么。

        赤沙陷更是掷下盾牌,带头祷念。

        血灵部落的众人惊讶万分,而后抬头看向了天空。

        刚刚狼头就是从天而降,以及一个声音也在天空上响起。

        随后,血灵部落的一众老人就看到了天空上的那尊神祇。

        金光灿灿,宛如大日垂辉,丝丝缕缕纠缠在一起,化作神灵身。

        那种璀璨的光芒太耀眼,并且很温暖。

        血灵部落的司注意到了隐藏在金光之下的赤金色火光,那是她这一脉的信仰,曾经是至高的图腾。

        噗通一声!

        司跪拜了下来,颤颤巍巍的念出了师长传授下来的祭文。

        那是古老的语言,曾经用来沟通神祇。

        刹那间,李希烛就感应到了司的祷念。

        那种古老的语言居然真的沟通到了他的神魂。

        李希烛看到了司的念头,那是一种纯真、纯粹、纯质的念头,是从司的精神之火中衍生而出。

        透过现实,李希烛看到了那团火。

        那是一团血色的火光,其中孕育着一具精神力旺盛的灵魂之体。

        于是,李希烛按照对方的祈祷给出了回应。

        顿时,司瞪大了眼睛,想不到真的成功了。

        一瞬间,她再无疑虑,直接献上了最纯粹的信仰。

        哗啦啦~

        不多时,血灵部落的众人也都跪拜了下来。

        因为,那些从天而降的圣辉滋养了它们的身体和心灵。

        温润的气机弥漫下来,宛如洪流一般浩瀚,一瞬间就将方圆数百米的疆域笼罩,化作一方圣域。

        圣域中,血灵部落的老人们发现自己枯木又逢春了。

        他们腐朽的身体焕发出了生机,身体里的灵血开始涌现灵性,使得他们的身体开始发光发热。

        一瞬间,很多老人感觉自身回归到了年轻小伙子的状态,能够日行百里夜不垂,呼吸有力吞百气。

        神圣的光辉普照下来,发生了惊人的一幕。

        李希烛将神力祭出,融入灼日阳炎的火光之中,送到了血灵部落数百位老人的身体中,为他们的肉身洗礼,让血液再焕发生命之力。

        很成功,李希烛的神力就像是一剂补药,弥补了血灵人的亏损。

        在李希烛的眼中,血灵部落的众人就像是一堆干柴,需要引燃,才能焕发出生命之火,点燃青春。

        他们体内的灵血非常神异,具备了很强的灵性,如果被激发出来的话,可以延年益寿和生命升华。

        而现在,李希烛以最神圣的姿态出场。

        他一出场就将恩赐落下,复苏了血灵部落的生机。

        甚至,那些藏在地窖里的孩子也被他以神力带了出来。

        金色的神光化作赤金色的火光,笼罩了整个血灵部落。

        他在显圣,他在赐福,神力滔滔不绝,火光如大日圣辉。

        只可惜,他的赐福只对具备灵血的人有效,可以焕发生机、补充灵性,让枯萎的血脉迎来高潮。

        此刻,在灼日阳炎的火光笼罩之中,血灵部落的所有人都得到了滋养,老人们枯萎的血脉焕发了生机,他们的身体状态宛如逆转了时光一般,有很多人都恢复了黑发。

        而那些常年在地窖里的孩子们也被消弭了所有的异常状态。

        他们的疾病被驱逐,幼小的身体得到了补充,逐渐的胖了起来。

        那一刻,血灵部落的所有老人都热泪盈眶。

        他们在黑暗之中前行,如今终于迎来了曙光。

        那一抹赤金色的火光,就像是一盏烛灯,照亮了黑夜。

        一时间,近乎所有人都拥有了新的信仰。

        他们得到了光明,沐浴在温暖之中,宛如盛世人。

        赤金色的火光缭绕,丝丝缕缕垂落万道辉,整个世界都仿佛被照亮了一般,给人一种无限的光明。

        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司无比的惊喜,因为她真切的感受到了身体的复苏。

        这老朽的躯体居然焕发第二春了,从里到外都被滋润,有某种代表性的血液在身体里复苏生机。

        她心脏跳动有力,身上开始焕发光芒。

        一缕缕赤色的霞光透过皮膜涌出来,她的皮肤开始恢复青春,从一个老妪变成了丰满的中年美妇。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像是神迹一般。

        不得不说,灵血一脉是特殊的存在。

        他们的祖先曾经受赤王的赐福,得到了不可思议的力量。

        他们的血是特殊的,即便是老朽的族人,在赤王神力的滋润下居然焕发了活性,开始逆转了青春。

        此刻,很多老人的伤体恢复了健全,并且重新拥有了强健力量。

        李希烛并没有做什么伟大的事,他只是激发了血灵部落众人的灵血,并且为灵血补充了灵性质。

        可是即便如此,那种由内而外的绽放,却依旧让血灵部落的所有人都喜出望外,而后就纳头便拜。

        “我为祭灵,自当庇护人族,灵血一脉,去狼穴迎回族人们的骨……”

        李希烛开口说道。

        他话语不多,却足够让所有人震颤。

        火光之中,有神亲至,言出必行,大荒祭灵。

        一时间,热烈的情绪开始在所有人的心中涌现。

        庇护人族四个字,就像是一层张开的保护伞,让人很有安全感。

        而后面的一句话,则是让血灵部落的众人愣了一下。

        下一秒,有老人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他的几个亲子都死在了狼口,是活生生战死的,结果死后连尸体都没能保存下来,被血狼叼走了。

        曾经的往事映入眼帘,老人仿佛回到了曾经,忍不住心痛如绞。

        而后,血灵部落的一众老人连忙上路。

        他们在赤铜部落的一百多人的护送下前行,来到了巨大山脉上。

        而后,他们看到了一生也无法忘却的一幕。

        血,到处都是血!

        漫山遍野,染红了一截山脉,甚至空气中都还有血雾在飘荡着。

        远远的看过去,那是一座大血山,山间有血雾弥漫,宛如云卷云舒,却充斥杀气腾腾的厉气煞气。

        走近大血山,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血灵部落的老人们忍不住仰天大笑,更有甚者笑着笑着哭起来。

        只见,在那一截山脉之间,有无头狼尸近百万,密密麻麻横沉在山野之间和一个个山脉洞穴里面。

        血水在山脉上淌下,汇聚在山脚下形成了一条河。

        那是一条血河,凶煞无比,可以看到有狼形的鬼影绰绰,仿佛有狼族冤魂在其中挣扎着无法解脱。

        其实不然,因为血狼的魂儿都被李希烛给斩了。

        那些血河中的鬼影,实际上都只是厉气和煞气的产物。

        “好啊!真的好啊!全都死光了!”

        “我儿,可以瞑目了!”

        “狼祸真的除了,是祭灵出手,庇护了我们,为我们报仇!”

        “真是快哉,我今天好痛快,就像是一口血横在胸口,今日终于吐出,即便是现在就死,也值了!”

        血灵部落的众人激动万分,更有甚者居然真的吐出了一口老血,但是精神状态极其的旺盛和亢奋。

        那是因为他们十几年被血狼压迫,抑郁许久得不到释放。

        而在今天,这一口血的吐出,就犹如吐出了所有的抑郁之气,整个人都通畅了,从未有如此神清气爽,即便是死,他们都认为值了。

        大仇得报!

        随后,众人来到了一个山洞前。

        在诸多山洞的前方,有血水从山洞里淌出来,顺着山壁流下去,形成了一道壮丽异常的血瀑布。

        而唯有这个山洞不一样,洞内有赤金色的火光,非常的显眼,而且山洞内也没有血水流淌出来。

        众人按照李希烛的指引来到了这里,走进去。

        然后,血灵部落的众人就看到了一具具巨大的狼尸。

        这些狼尸已经干涸,宛如干尸一般。

        而在狼尸的后方,一座巨大的祭坛横在那里。

        祭坛下,洁白的枯骨成湖,堆积如山,有小儿颅骨在其中横沉。

        那一幕太刺眼,让人忍不住流泪,同时心如刀绞一般。

        沉痛的情绪弥漫开来,所有的老人泣不成声,他们颤抖的走过去为这些族人的骨收尸,要将其埋葬回部落,可惜已经难以分清具体,只能全部都埋葬在一个大葬坑里。

        十几年的心酸和绝望,在今天又到了尽头。

        血灵部落的所有人大哭了一场,释放着情绪。

        甚至,就连赤铜部落的众人都在啜泣,忍不住悲伤的情绪感染。

        同为人族,同在大荒,他们可以理解这种痛苦,甚至感同身受。

        因为,他们以及他们的祖上也都曾多次经历绝望的痛苦和悲伤。

        最后,族人的骨被请回,由司主持,将其埋葬在石林之东,那是一片高地,是每天的朝阳初至处。

  http://www.zibibi.com/book/95201/366738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