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皇祇 > 037血狗一族,祭舞,信仰共鸣

037血狗一族,祭舞,信仰共鸣

        血灵部落,一场祭奠结束了。

        众人怀揣着悲伤、愤怒、喜悦和快意的情绪,将族人的骨埋葬在了葬坑中,以黄土掩埋,立石碑。

        碑上,刻录了数千个名字,全部都是死在血狼口中的灵血一脉。

        碑前,老人们在祭奠逝去的人。

        在此刻,他们的心情很复杂。

        有愤怒和仇恨,也有喜悦和快意。

        愤怒和仇恨针对着血狼一族,喜悦和快意则是针对李希烛此人。

        大仇得报,曙光到来!

        没有什么能够比这些更能让人感到由衷的喜悦了。

        ……

        那一天,血灵部落和赤铜部落合并在一起。

        两个部落的所有人加起来,刚刚好过了一千人的数量。

        不得不说,这件事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

        毕竟,不管是赤铜部落还是血灵部落,曾经都是万人的大部落。

        可是现在合并在一起,居然也才堪堪一千多号人而已。

        而且,这一千多人中,大部分都还是刚刚恢复了一些青春的老人家,岁数上已经走在前路上了。

        不过没关系,灵血一脉的老人们认为自己不比年轻人差,因为他们已经焕发了第二春,可以再度为了部落去征战,再加上他们经验丰富,要远远胜过毛躁的年轻人。

        此刻,部落中的人们已经倾巢而出。

        他们前往北大荒上的血红山脉中,将一具具狼尸搬运了回来。

        这些狼尸可不能浪费,皮毛、爪牙、筋骨和血肉都是好东西。

        而且,灵血一脉的人对于血狼恨之入骨。

        简直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以泄心头之恨。

        近百万的狼尸,一千多人的部落根本就吃不完。

        不过没关系,大荒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凶兽了。

        根本没过几天,血红山脉中的狼尸就一扫而空了。

        其中,有很少的一部分狼尸被部落的人肢解,炮制成了肉干。

        而大部分的狼尸则成为了其他凶兽的口中食。

        两天后

        部落中,赤铜神像耸立在了一座石台上,接受着信仰的朝拜。

        而在赤铜神像的下方,一千多头血狼整整齐齐的趴在那里。

        这些血狼是李希烛特意留下来的一部分。

        每一头都是拥有十万八千斤的锻体极巅的凶狼。

        而此时,在这些血狼的额骨之上,有宝术形成的血色符文烙印在那里,正在闪耀着丝丝缕缕的光。

        那是李希烛使用老狈的先天宝术,正在给血狼们种下奴役的印。

        奴印一旦种下,那么血狼们是听话的血狗。

        主人让它们摇尾巴,它们就会乖乖的摇尾巴,不会有任何不从。

        这是老狈的先天宝术,也可以说是血脉宝术。

        这种宝术,可以形成奴役血狼的符文印记,烙印在血狼的颅骨和灵魂之中,改变血狼的思想意志。

        不管再怎么凶性的血狼,中了符文印记后,都会逐渐的转性子。

        并且,老狈宝术还可以凝聚成符文锁链。

        就是之前那些从狼王额骨中激射出来的符文锁链,每一根都是老狈宝术的凝结体,代表符文奥义。

        这种符文锁链,可以困人,但是效果并不算强。

        因为,李希烛仅仅是动用了剑胎的气机,就斩碎了所有的符文锁链,脆弱的犹如普通的精铁打造。

        而这种符文锁链的真正能力,其实是侵蚀。

        血色的符文锁链具备着奇特的血腥物质,能够侵蚀血肉之躯,非常针对血肉组织构造而成的宝体。

        同时,符文锁链能够侵蚀精神力量,直接影响敌人的灵魂意志。

        虽然不能奴役除了血狼之外其他的种族,但是这些符文要是烙印在灵魂上,也会造成可怕的影响,严重性的错乱和扭曲意志、思维。

        可以说,老狈宝术是一种很厉害的宝术。

        如果能够让敌人中招的话,就能够关键时刻决定出胜负的结果

        两天的时间,李希烛接收了老狈的一切。

        尤其是鬼爪宝术、血瞳宝术和老狈的血脉宝术,已经全部都被李希烛给摸清楚了。

        甚至,他已经施展了出来,并且效果要比巅峰期的老狈还强大。

        宝术烙印下来后,李希烛直接给血狼们下达了命令。

        “一,不许伤害人族!”

        “二,不许违抗人族!”

        “三,不许抛弃人族!”

        ……

        李希烛将三条令刻录在了宝术符文中,作为绝不可违反的禁令。

        这些禁令全部都是以服务人族为宗旨。

        禁令刻印下来后,但凡是人族,就能够随意的驱使这些血狼。

        甚至,让它们一头撞死在墙上,它们即便不情愿也无法违抗。

        老狈的宝术实在逆天,这种强行奴役的法门,简直有些恐怖了。

        只可惜,这个宝术只对血狼一族有效果。

        大概是因为老狈是血狼一族中孕育出来的异种,它的血脉宝术自然是与血狼一族有着紧密的关联。

        很快,所有的血狼都被李希烛给种下了宝术的符文印记。

        这些印记深深地刻印在了额骨和灵魂之中,宛如根茎一般扎在里面,牢牢的把持着脑域和精神。

        李希烛的神力品质太高,施展出来的宝术效果比老狈强十几倍,除非这些血狼能够逆天崛起,以后来者居上的姿态反超铜胎的修为。

        否则的话,它们一辈子也别想解放了。

        “血狼这个名字对于灵血一脉的人来说是伤痛,既然如此,那就改一个名字吧……”

        “既然已经屈服于人族,那就不要再以狼为名,从今以后,血狼一族不再,大荒只有血狗一族。”

        最后,李希烛甚至将血狼一族的名字改了,并且强行发动禁令,让所有的血狼看到人族之时,身体和灵魂都会情不自禁的摇尾巴。

        正所谓上竖的是狗,血狗一族,实至名归。

        不久后,在一次祭祀之时,李希烛将所有的血狗放出来,让部落中的人接收这些听话的红色大狗。

        狗子们的力量和速度极强,全部都达到了十万八千斤的极限境。

        而且,狗子们个头很大,每一头都像蛮牛一般魁梧,部落里的战士们可以骑上去当做马儿来使用。

        正好,霸王枪于马上之道也有所涉及。

        部落里的战士们正好可以直接骑乘之以战凶兽。

        一时间,部落的众人很高兴,甚至灵血一脉的老人家们已经开始连夜赶制鞭子了……

        夜

        一条条红色的大狗老老实实的卧在祭台的一旁。

        部落里的一千多人,数百位老老少少和一百多位壮年人聚集在一起,在司的带领下朝圣祭灵。

        司的传承中,有一套完整的祭祀之礼。

        族人们在祭台下点燃一堆堆篝火,司手持赤铜器在篝火让跳舞。

        那是一种祭舞,配合特殊的呼吸方法引起灵血与赤铜器的共鸣。

        嗡!

        一时间,司手中的赤铜器散发出了温润的光芒。

        那是一种宛如烛火般的光晕,呈现赤金色,随着司的舞动而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道优美的弧度。

        这祭舞很神奇,李希烛看到了司体内的灵血在复苏,丝丝缕缕的灵性得到了升华,与赤铜器共鸣。

        而后,他看到了朝圣中的人们情不自禁的高呼了起来。

        有人高呼汉字组成的赞歌,有人开口吟诵着古老祭文。

        在祭舞、赞歌和祭文的作用下,这个部落一千多人的意志仿佛被点燃了一般,得到了某种升华。

        那一刻,星星点点的信仰之力如潮水一般涌出。

        李希烛从未看到过如此汹涌的信仰之力。

        如果说以前赤铜部落供给的信仰之力是顽童嘘嘘时的细流,那么现在的信仰之力就是万人齐放了!

        那般汹涌的乳白色光点,聚拢成了浪潮,化作一道道洪流,随着司的舞动而上下翻飞,缭绕着她手中的赤铜器,犹如群龙戏珠一般。

        嗡!

        李希烛提起一缕神力,注入到了两颗猩红的眼球之中。

        顿时,那两颗眼球中勾勒出了一枚枚神异的符号。

        这些符号在眼球之中汇聚,化作一对眼瞳般的符文体。

        符文瞳诞生的一瞬间,李希烛洞察到了万物气机的变化。

        他将被复苏的两颗眼球放置在了自己神魂的双眼位置上。

        嗡!

        刹那间,两道血色的光辉激射而出,迸发于长空之中三尺有余。

        这是血瞳宝术,能够洞察万物气机的变化,甚至探究根本规律。

        先天血瞳宝术,属于先天宝术中的一种。

        这宝术是老狈最厉害的宝术,只可惜并不是攻击类型的宝术,否则的话,李希烛想要击毙老狈,恐怕还需要再动用更强的手段才行。

        那一夜,老狈动用这个宝术的时候,就是想要逃命。

        结果,它最终还是没能逃掉,反而被李希烛将双眼扣了出来,现在成为了李希烛的战利品。

        老狈的双眼中有神通种子,只需要直接激发就能使用,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宝骨、奇珍或是法宝。

        此刻,李希烛激发了血瞳宝术去看司的祭舞和信仰之力的变化。

        一眼过去,他直接就看出了一些门道。

        祭舞看似是舞,实则蕴含着某种暗合天地规律的东西。

        在舞动的同时,司体内的灵血就像是一种媒介,引发了赤铜器和信仰之力的共鸣,而并非是灵血与赤铜山的共鸣,灵血只是中转站……

  http://www.zibibi.com/book/95201/367089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