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恰逢夜暖知温顾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冯大废然而返

第四百六十二章 冯大废然而返

        “博士。”

        顾长津没抬头,注意力全在实验台上,“什么事?”

        来者是冯大。

        冯大身后跟着吴呦。

        冯大走进来,示意吴呦把门关上。

        等了一会儿,顾长津才把头抬起来,他先把目光落在冯大身上,然后看了看吴呦,“这位是?”

        “我跟您提过的,这位是吴呦吴博士。”

        “心理学专家?”

        “没错。”

        吴呦对顾长津点了个头,“博士。”

        这个地方是顾长津秘密建造,除了他,平时不会有人来,所以荒无人烟,顾长津把脸上的医用口罩取下来,“金家的事,有劳您费心了。”

        吴呦立马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顾长津将口罩丢进垃圾桶里,从实验台后面绕出来,“二位远道而来,我这儿只有清茶招待,万莫嫌弃。”

        “不会嫌弃。”冯大说。

        “坐。”

        这里的构造很奇怪,分明只有一层,中间也没有墙体阻断,但就是一眼看不到尽头,冯大第一次来这儿。

        感觉,很像迷宫。

        冯大坐在顾长津对面,吴呦站在他身后。

        前面的实木桌上摆着一盏茶壶,顾长津亲手斟了三杯,“冯先生不远万里,想必,是有要事相商吧?”

        冯大笑。

        “博士,您是聪明人。”

        顾长津端起茶杯,听他说话。

        冯大靠在沙发后面,“不管您和顾夜西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总归是我的人替您办了事,我收点报酬,不过分吧?”

        顾长津把着茶杯,继续听着。

        “您让吴呦催眠金昌文,故意让顾夜西他们误解顾厉与此案的关系。”如此周折,冯大不解他意欲何为。

        但不解归他不解。

        重要的是,你们现在应该都明白了吧,金昌文为何会说出顾厉的名字?

        自然,是吴呦做了手脚。

        冯大在赌,“顾厉,是顾夜西的父亲。”

        顾长津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

        如果没猜错的话,接着就听见冯大说,“您是想借此机会,让顾夜西居简风他们兄弟反目成仇,是不是?”

        不用想,这是最直接的结果。

        顾长津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化。

        默认。

        冯大压低声音,“为什么?”

        世人行事,都讲究一个动机,这个动机可以是利益,可以是权力美人但挑拨顾夜西和居简风,对博士有什么好处?

        冯大想了好几天,想不明白。

        明明,顾夜西是他的

        “本以为冯大你是聪明人,想不到——”顾长津握着茶杯,指腹在杯口缓缓刮过,“是自作聪明。”

        冯大右边的机械臂动了一下。

        顾长津把茶杯放下,茶水溅了一圈出来。

        “但行好事,莫问他人。”顾长津声调淡淡的,但完完全全是威胁的语气,“有话直说,别吞吞吐吐。”

        冯大也是见惯了腥风血雨的人。

        可眼前这位,道行很深。

        起码,比他深。

        既然如此,冯大也不闪烁其词了,“帮我救一个人。”

        nucleus实验室的人都没用,救不了他的卿卿,虽然一年的期限还没到,但是,他不能坐以待毙。

        顾长津有些意外。

        冯大把手伸到后面,吴呦把文件袋交给他。

        “你先出去。”

        等吴呦离开,冯大才说,“这是患者的资料。”

        顾长津把文件袋打开。

        “冯宁?”

        冯宁,小名卿卿。

        她也是,冯大的女儿。

        冯大的身体微微前倾,态度变得很快,“我知道您医术一绝,只要您能救她,我什么都愿意给你,什么都愿意做,只要能救她!”

        “植物人?”

        “不是,她只是睡着了而已!”

        顾长津随意翻了几页。

        冯大盯着他看,眼角微微泛红。

        “我救不了。”他是俗世医生,不是华佗再世。

        除非——

        冯大大吼,“你骗我!”

        骗?

        顾长津,“此话怎讲?”

        冯大都调查过了,“李明月,你应该认识吧?”

        说起当年,顾长津和李明月都是国家级的顶顶出色的青年才俊,不管他们私下的关系如何,在国人心中,没有比他们更完美的金童玉女了。

        顾长津手放在膝盖上,没有声音地敲。

        冯大盯着他,“顾长津,这是你的本名吧?”

        顾长津眼底的情绪稍微波动。

        “顾厉是你的谁?顾夜西又是你的谁?”

        啪!

        茶杯,四分五裂。

        顾长津拿了张纸,慢慢擦掉手上的茶渍,“冯先生啊,我劝你适可而止。”他没抬头,声音缓缓,“否则,我可保不齐你能长命百岁。”

        这句话,不是开玩笑。

        冯大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话里行间的杀意。

        “我是医生,救过人也杀过人。”顾长津低着头,看自己一双布满皱纹的手,“这双手沾的血,可不比你的少。”

        “让我治你女儿,你就不怕?”他大拇指贴着喉咙,轻轻划过。

        “你敢!”

        冯大拍案而起。

        “我有什么不敢的?”顾长津坐在那儿,稳如泰山。

        是啊,他有什么不敢的?冯大默了片刻,忽而大笑起来,“如果顾夜西知道,你猜他会怎么样?”

        知道什么?

        “他要是知道你顾长津是他的爷爷,让他知道——”冯大盯着他,偏执又疯狂,“他一直在找的人,一直要他众叛亲离的人,就是你顾长津!你猜他会怎么样,嗯?会不会杀了你啊?”

        “你猜,我敢不敢?”

        看他气急败坏的模样,顾长津扯了扯嘴角,“你当然敢。”

        冯大的笑声戛然而止。

        然后,顾长津说,“但你不会。”

        世人行事,除了动机,还讲究一个筹码,他只是布局者,冯大才是代他执棋之人,从他收养顾夜西开始,就已经成了他操纵的傀儡。

        如今主人还活着,线还提在主人手里,傀儡有造反成功的可能性吗?

        答案是,没有。

        顾长津把纸团随意一丢,依旧气定神闲,“没了我,没了顾夜西,你觉得谁还能救你女儿?”

        冯大瞳孔红了一圈。

        “你的女儿我不救,但我的事,”顾长津没那么多同情心,也泛滥不起来,“你要是敢透露出去半分,我可不敢保证卿卿的人身安全哦。”

        冯大脸色惨白。

        这是,顾长津把视线抬起来。

        如今才发现,顾夜西的眉眼真是像极了他。

        冷血又无情!

  http://www.zibibi.com/book/96709/439726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