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笔文学 > 不灭青莲 > 第六百三十二章不要死啊

第六百三十二章不要死啊

        众所周知,木之法则在战斗力方面与风之法则相比相形见绌,它的长处,在于恢复,就如大自然强大的恢复力。

        “嘿,这家伙牛皮吹大了,木之法则在攻击上就弱风之法则。”

        司徒墨现在的名声可谓是奇臭无比,在场没几个喜欢他的,现在能见其吃瘪,他们自然是乐意。

        “神通,木灵封禁。”

        司徒墨无视周围传来的淡淡讥讽嘲笑声,口中轻念,同时绿色的光点如同下雪般从他身上掉落,落在擂台的芽苗上,下一刻芽苗就发了疯似的狂涨,一瞬间就有一人高。

        确实木之法则在攻击方面偏弱,可如果是使用得当,一样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你们这些无知的家伙,等你们看到我只用木之法则就将他击败时,你们就会知道,你们的想法有多么的可笑。”

        司徒墨在心中嗤笑。

        “还有沈青云,你的力量或许的确超过了修为本身,但这一场,我会让你明白,我是你无法逾越的天堑,在我面前你终究只能无力的落败!”

        没错,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沈青云。凌飞,只是他杀鸡儆猴里的那只鸡。

        要怪,就怪凌飞和沈青云有些关系,交谈的一幕被他看到了吧。

        若不是如此,要认输不战,也就罢了。

        恐怕凌飞做梦也想不到,他被司徒墨言语辱骂,竟只是因为他跟旁座的沈青云说了几句话。

        沈青云也不会想到,司徒墨的心眼,竟然会比针眼都小。

        “唰唰!”

        暴涨的芽苗成为了一根根粗壮的藤蔓,每根之间有木之法则连接,闪烁的绿光仿佛是符文一般,交织流动。藤蔓扭动着它粗壮的躯体,朝凌飞缠绕而去。

        只一瞬间,凌飞就被藤蔓编制成的牢笼困在其中。

        牢笼可以困住人,却无法困住风。

        风之法则带着剑意,斩断藤蔓,他迈步走出。

        司徒墨见此一幕,并没有更多情绪流露,微微勾起唇角,那遍布在四周的木之法则绽放光芒,凭空生出藤蔓,不是很粗壮,手臂般粗壮,一端尖锐,宛若一根根锋利的箭矢,带着强大的洞穿力。

        若是被刺中,身体恐怕会立即多出一个窟窿。

        可就算是这样,藤蔓也近不了凌飞的身。

        而近不了,也是因为周身的风之法则还有伴随的剑意,覆盖一定区域,将之变成自己的领域,藤蔓接近,直接斩碎!

        凌飞拂手,随手捻起一道剑意,朝司徒墨甩去。

        司徒墨丝毫不慌,心神微动,立即便有藤蔓围拢组成盾牌挡下这一剑。

        “这一剑,勉强。”

        司徒墨瞥了眼地上碎成一块一块的藤蔓,淡淡点评,这剑能破防,算是不错了。

        藤蔓都是法则之力所化,被击碎也没事,还会变回法则之力回到身体里。

        “是么,这不过是我随手一击,担得上圣子一句勉强,不胜荣幸。”

        此时的凌飞,仿佛变了一个人,之前愤怒的样子不再,无比冷静。

        这一刻,他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摒弃了外界,在这个世界,只有他和司徒墨。

        “好帅,师兄这句话好酷!”

        那个小师妹又喊了起来,惹得旁人露出无奈翻白眼,吃柠檬了,好酸呀。

        沈青云露出笑容,这句话,他可以给九十八分,跟认真起来的自己何其相似。

        司徒墨挑眉,竟有种自己落入下风的感受。

        我防御下来,评价勉强,你回应这不过是我随手一击。

        你的随手一击却要我来防御,这不是落入下风是什么?

        “呵呵,继续吧。”

        他并没有因此发怒,这种事,没有必要。

        凌飞没有说话,只是抬步迈了出去,一步一步接近司徒墨。

        见凌飞朝自己走来,司徒墨露出比以往更甚的笑容,不过他却没有出手,让凌飞离他更近些。

        “哎,这一战你也怎么看?”

        慕清寒眼睛看着台上,还不忘问沈青云,想知道这一战的结果。

        “怎么看?用眼睛看呗。”沈青云想着逗逗这个丫头。

        “认真点,他们谁会赢?”慕清寒没好气的拍打了一下他,说正经呢,你搞什么?

        “哎,我也认真的。”

        沈青云闪了一下,但地方就这么小,他怎么可能闪到其他地方去,所以还是挨了一巴掌,但不疼。他笑着道:“我不用眼睛看,用什么地方看?”

        “还有,谁会赢这种问题你也问得出来。”

        “那个司徒墨,涅槃七转,凌飞涅槃五转,中间差了两转,你说谁会赢?”

        “啊?!七转,我以为他才六转。”

        慕清寒闻言,惊讶的捂住红唇,夺圣战开始之前,都在猜测司徒墨修为到什么程度了,上一次是五转,这次猜测最多都是六转,甚至六转巅峰。

        却没有想到司徒墨已经七转了,那这次夺圣战修为不是最高的了?

        那还有什么胜算。

        台上,司徒墨眼睛盯着凌飞,看到他踏入某一个范围时,眼睛顿时大亮,同时虚空中绿色光芒绽放。

        这一刻,凌飞完全陷入了司徒墨的局里,绿色的光点漂浮在虚空中,碰到凌飞的风之法则时,两者就相交融一般,相融,然后消失。

        “怎么回事?”

        凌飞脸色微变,他感觉到自己的法则之力正在消失!

        不过也不是真的消失,而是身体周围的会消失,并不影响体内的。

        “你已经无法使用法则之力了。”

        司徒墨勾唇,“这是我刚才施展的神通,真正的力量,以我为中心,封禁一定范围内的法则之力,使其失效。”

        “失去法则之力,涅槃境,相当于废了一半。”

        “你还要打么?”

        司徒墨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你打不过我,现在认输,可以不用受苦。

        若不认输,下场你就自行想象。

        “若是一开始让我认输,何至于上来?”

        凌飞脸色恢复平静,说不清是讥讽还是什么,对司徒墨道:“还是说,我们的圣子大人,其实喜欢享受把对手踩在脚下,碾压对手,然后让对手认输的感觉?”

        这话一出,司徒墨脸色当即就变了变,这话说得对也不对,他的确享受这种感觉,对手在自己面前无力的感觉。

        但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承认。

        “那就战吧。”

        司徒墨挥袖,何其潇洒,绿光炽盛的这片天地里,光芒刺目,不知里面隐藏了什么,极为恐怖的气息散发。

        凌飞脚步飘逸,想要后退,但后方却是藤蔓阻路,无奈他也只能迎战,法则之力不能用,还有剑意。

        每当绿色的激光想要接近他,剑意就会掠出一道弧光,直接降激光斩断,炸成一片光点。

        接下来光点并未直接消失,而是漫无目的的飘荡一会儿后,又再度凝聚起来。

        凌飞面对这一幕则是蹬的后退一步,这到底是什么神通,那绿光直接穿过了他的剑意防护!

        诡异的是,那绿光飘到凌飞身上就没有再异动,就像是贴到他身上一般。

        凌飞皱眉,直觉告诉他一定有问题,不可能就是贴你身上一动不动。

        下一刻,他就明白了这个绿点究竟有什么用。

        “噗!”

        毫无征兆,凌飞只感觉身体一痛,生机清晰的感觉到在流逝。

        眼睑下垂,看到从自己身体上生长出来的藤蔓,绿中带着鲜红,摇摆着躯体,吸收着自己的鲜血和生机。

        场外,一些人看到这一幕,直接吓到捂住了眼睛。

        此时的凌飞,就像是有什么怪物,要从他身体里钻出来一样,颇为恐怖。

        沈青云眉头都拧到了一起,这招,是杀人技!

        什么仇什么怨?两人无怨无仇,司徒墨为什么要对他使用杀人技!?

        他想不通,别人也想不通,要说为什么,只有司徒墨才知道。

        慕清寒更是直接闭上眼睛,不敢看下去。

        “王八蛋,只是切磋,为什么要这么狠毒!”

        凌飞的队友看到这一幕,站起来破口大骂。

        “这是对战,我事先也让他认输了。”

        司徒墨平静回应道:“他不肯认输,这自然就是他的下场。放心,我没有攻击他的要害,只会受伤。只要他肯认输,不会有什么事,所以你们最好祈祷,祈祷他能尽快认输。”

        “呵我圣地弟子,岂有跪着生的道理?敢与妖族死拼,在这里,还有什么怕的?”

        凌飞张口,殷红鲜血染红了他的牙,气游若丝。

        一句话,高下立判!

        凌飞用行动证明了自己,而司徒墨,名声一臭再臭!

        司徒墨皱眉,现在是在意那个的时候?命都快没了,还不认输,对一句话固执成这样。

        但他却不知道,自己故意而言,对一位在战场上与妖族拼死拼命的战士来说,是污蔑,是羞辱。

        没有什么,比一身清白,更重要!

        或许司徒墨永远也不会意识到这点,因为他一直是这么的高高在上,习惯了巅峰的感觉,处于巅峰之下的人,能有几个被他看见?

        “这特么要还是圣子,我真就对雷霄圣地失望了。”

        “什么是圣子,一代人的领军人物,可我看到的,只是一个无情冷血虐杀自己人的恶鬼!”

        “呸!”

        “先支持这个宝批龙的人呢?站出来让老子看哈呀!”

        黄埔冥眉头紧锁,众怒触犯,事情大条了。

        “看情况吧,这次夺圣战若还是他,便剥夺了吧。”

        黄埔冥心里想着,同时让长老上去救人,这时间若是长了,那可就救不活了。

        沈青云抬眼看着黄埔冥,看着他的不作为,内心幽幽地一叹,眼里一抹失望闪过。

        司徒墨看到长老上来,自觉的解除神通,旁人插手,意味着结束,他赢了。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圣子的这个位置,已经不属于他了。

        更不知道,沈青云已经下定决心,为雷霄圣地,清理门户!

        司徒墨恢复高冷模样,走下擂台,对周围传来的唾骂熟视无睹。

        “师兄!”

        观众席上一道纤细身影跳下来,朝凌飞飞奔而去,看着模样凄惨的凌飞,她眼圈一下子红了,扑到凌飞身上,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师兄,你不要死啊,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那长老一脸无语,“小丫头,他只是失血过多昏迷了,你要是再压着,可就真救不回来了。”

        “啊?”

        小师妹一惊,连忙从凌飞身上起来,抹掉眼泪,“长老,那快救他吧!”

        两个长老把凌飞抬走,小师妹亦步亦趋的跟着,接下来的比赛,她也没看下去的必要了。

        沈青云和慕清寒都看着那边,那个小师妹的作态不似做假,可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这就很

  http://www.zibibi.com/book/97596/439718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ibibi.com。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zibibi.com